? 第六百九十二章 打人不打脸-北宋小厨师 365bet体育注册_365bet那个是真的_365bet官网在哪

北宋小厨师

第六百九十二章 打人不打脸

第六百九十二章 打人不打脸2017-11-10 21:26:35Ctrl+D 收藏本站

????一连数日,李奇是赶早贪黑,天天去上早朝,亲眼见证了王黼从鼎盛走向了衰败,这几日内,凡是与王黼有关的,宋徽宗全都是站在他的对立面。

????王黼也终于明白了,其实那天宋徽宗只是隐忍不发,并非真的不在意,肠子都给悔青了,若非宋徽宗已经赐名给那神犬,他真的想一刀把那所谓的神犬给宰了。

????然而,祝莽的不辞而别,也让他觉得事情有些蹊跷,可他还是没有考虑到李奇头上,他认为若此事乃是人为的,一定是蔡京从中作梗,并非他看不起李奇,只是因为这几日蔡京的党羽已经开始动了起来,而且非常活跃,显然是早有准备,即便李奇参与了,不过也只是蔡京的一个棋子罢了。

????如今王黼每天都是在惶恐中的度过,有道是人走茶凉,可是这人还未走,茶就已经凉了,原本王黼欲动用一切力量挽住颓势,但是收获甚微,因为没啥人愿意理他,反倒是落井下石的不少,梁师成就是带头的那个,他将一切罪责,甚至连失去已久的小JJ都推倒了王黼身上。

????真是墙倒众人推,树倒猢狲散啊。

????现在,就差一个让宋徽宗辞去王黼的借口了。

????朝堂上。

????宋徽宗面色不悦的坐在龙椅上,殿中是一片肃穆,群个个都是低着头。

????朱勔突然站出来道:“启禀皇上,微臣有事启奏。”

????王黼一见到朱勔,心中一凛。

????宋徽宗沉声道:“爱卿有何事上奏?”

????朱勔道:“回禀皇上。事情是这样的,微臣昨日上完早朝。在回去的途中,突然有一人出来喊冤,待微臣一查明,原来此人乃是当年门下侍郞许将的孙子,许维。由于他状告之人,地位非凡,故此微臣不得不谨慎处理,请求皇上定夺。”

????王黼一听到许将这个名字。身子摇晃了几下,险些跌倒。原来当初他还是宣和殿学士的时候,就曾借用梁师成的权势,弹劾许将之子许份,令其罢官,而后又夺取许家的府邸,都说杀人不过头点地。但是王黼又害怕许家报复,干脆狠到底,陷害其一家人,将许家的人都打入了大牢。

????也算是皇天有眼,这次皇上大赦天下,许家的人也就给放出来了。至于为何会跟朱勔搭上,那就无人可知,但可以肯定的是,绝非朱勔说的那么简单。

????宋徽宗双目朝着王黼一瞥,见其慌张的神情。心中更是恼怒,道:“那他状告何人?”

????“就是太宰王黼。”朱勔双手向前一伸。道:“这是许维的状纸。”

????“呈上来。”

????“是。”

????宋徽宗接过状纸,这一行行看上下来,脸上已经显得尤为的震怒了,突然状纸往桌上一拍,怒喝道:“岂有此理。”

????这砰的一声,直接将王黼给吓得趴在地上,哭喊道:“皇上,皇上,微臣冤枉啊,这是有人故意设计陷害微臣啊。”

????“冤枉?”

????宋徽宗冷哼一声,忽然拿起桌上那一沓厚厚的奏章直接甩在王黼脸上,道:“那这些都是冤枉你的么?”

????那一沓奏章散落在王黼周围,有些已经打开来,但就那只言片语,看的王黼是心惊肉跳。

????李奇见罢,暗叹一声,想不到蔡京已经掌握了这么多证据,竟然能忍到今时今日,看来他比我还能忍一些。

????宋徽宗怒不可遏道:“朕自问一直以来没有亏待过你,你就是这么报答朕对你的恩情吗?真是寒尽了朕的心,你叫朕如何宽恕你。”

????王黼知道自己大势已去,忙道:“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微臣知罪,微臣知罪,还请皇上看在微臣这些年在皇上身旁尽心尽力的服侍皇上的份上,饶罪臣一命。”

????不管怎么说,王黼毕竟和宋徽宗相处了这么多年,宋徽宗也不忍心将其打入天牢,站起身来,一振黄袍,怒气冲冲的离开了,没有当着满朝文武的面治王黼的罪,已经算是宋徽宗对王黼最大的宽恕了。

????“退朝!”

????群臣表情各异,但几乎个个都是一脸幸灾乐祸,任由王黼趴在地上,由此可见,王黼已经犯了众怒,也是该离开的时候了。

????“大人。”

????秦桧见李奇出来了,满脸笑意的迎了上去。

????李奇呵呵道:“这时候也无须低调了,你立刻去找同僚们去醉仙居吃上一顿,算是庆祝多日的噩梦终于结束了,账算我的。”

????秦桧抱拳道:“多谢大人。”

????“嗯。你去吧。”

????“是。”

????秦桧刚走没一会儿,高俅就走了过来,小声笑道:“李奇,真是恭喜,恭喜啊!”

????李奇脸色一变,悲伤道:“太尉,可别揶揄下官了,我与王相虽有诸多误会,但是毕竟同朝为官,见到他落到如此境地,心下不落忍呀,唉。”

????虚伪。高俅白了他一眼,道:“你小子少跟我来这一套,我方才明明听你说要秦学正去醉仙居庆祝,你这是哪门子的不落忍,我倒是挺好奇的。”

????“太尉,请你小声点。”李奇嘿嘿一笑,道:“我这不是看在周围还有这么多同僚在么,低调,低调。”

????高俅哼了一声,小声问道:“此事真的跟你没有一点关系?”

????李奇摇摇头,如实道:“当然不是,王黼若真的那个什么了,对我自然好,关系还是有的。”

????高俅道:“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我是问当日在王府发生的一切。”

????“这个真没有,我是无辜的。”李奇把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

????高俅狐疑的瞧了他一眼,心想。也是,他这么年轻不可能能悟通此中道理。难道真是太师谋划的?

????李奇已经打定主意了,是死都不会承认,虽然如今大势已定,承认与否也不是那么的重要了,但要是让人知道这都是他在暗中操纵,难免会让其他人对他加以防备,这可不是一件好事。

????唯一令李奇遗憾的就是,他始终没有瞒过白夫人。好在白夫人是他未来的丈母娘。

????......

????当日,诏书就下来了,宋徽宗最终还是手下留情了,只是勒令王黼致仕,就跟当初蔡京一样,但不同的是,蔡京是被政敌给弄下台的。宋徽宗也是迫于无奈,才让蔡京致仕,王黼可是逆龙鳞,这可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性质。

????短短数日间,这当朝第一人就差点没有沦为阶下囚。

????这也正好印证了那句话,伴君如伴虎啊!

????王黼下台。普天同庆,高衙内无疑是最开心的那个,他终于不用被王宣恩骑在头上了,不是在樊楼请客,就是在醉仙居请客。挥金如土,夜夜笙箫。好不快乐。

????虽然李奇让秦桧等人高调一点,但是他自己却显得十分低调,躲在办公室,专心打理起生意来。

????正当李奇在认真的审查文件的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阵骚动。

????很快,门就从外面被人用力推开来,只见赵楷一脸怒容冲了进来,双目睁圆的望着李奇。

????马桥随后也跟了进来,道:“步帅---。”

????你终于来了。李奇手一抬让马桥先出去,而后站起身来,走上前,拱手笑道:“李奇见过殿下。”

????砰。

????赵楷倏然一拳挥出,直接砸在了李奇脸上。

????“哎哟。”

????这一拳可真是让李奇始料未及,踉跄了几步,险些被打倒在地。

????“步帅。”

????马桥听得里面有人动手,赶紧进来一瞧,见李奇嘴角带血,登时傻了,在他的印象中,赵楷和李奇的交情就如同兄弟一般,好得不了,怎么可能动起手来。

????“啊---!”

????随着一声惊呼,只见秦夫人站在门前,捂住小嘴,双眼瞪的大大的,美女就是美女,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迷人的气息。

????“步帅(李奇)!”

????马桥和秦夫人同时冲了过来,秦夫人关心道:“你没事吧?”

????李奇瞥了眼赵楷,见其兀自愤怒的望着他。

????马桥纳闷道:“殿下---!”

????李奇手一扬,淡淡道:“夫人,马桥,你们先出去一下,我有事要与殿下商谈。”

????这都动手了,还要商谈?

????二人不禁一愣。

????李奇又再说道:“夫人,麻烦你先到外面去坐坐。马桥,你也出去,不管有什么动静,没有我的吩咐,谁也不准进来,哦,记住,别让人偷听了。”

????秦夫人听他若有所指,心中委屈的要命,我这是关心你,你还把我当贼一样防,真是岂有此理,倒也懒得管了,轻哼一声,就走了出去。

????马桥也不敢跟赵楷动手,心想留在这里也帮不了李奇,说不定还得丢人。应了一声,就走了出去。

????待门刚一关上。

????李奇学电影里面那些明星,非常帅气用手擦了下嘴角,瞥了眼虎口上的血迹,道:“殿下,你---。”

????赵楷不待他说完,就指着他怒喝道:“你敢说此事跟你无关?”

????李奇手一伸,道:“我没想说这事,这事待会再说,我现在我有更重要的事要跟你说。”

????赵楷下意识道:“何事?”

????李奇露出一个自以为迷人的微笑,道:“殿下,你难道没有听过打人不打脸的道理吗,老子可是靠着这脸吃饭的,你这不是要坏我饭碗么?”

????他越说越激动,话刚一说完,冷不防就是一拳打了过去。

????赵楷万万没有想到李奇竟然敢跟他动手,这一拳也是挨得结结实实,嘴角崩裂,鲜血登时流了出来。赵楷都顾不得脸上的疼痛,无比惊讶道:“你---你竟敢打我?”

????“打你?我还踢你了。”

????李奇又是一脚踢了出去,差点没有把赵楷给踹到了。

????连中两元的赵楷。这下可真火了,也甭说了。举拳挥了过来。

????啪!

????赵楷只觉手臂一阵巨疼,定眼一看,只见李奇一手拿着一根高尔夫球棍。

????无耻!太无耻了!

????李奇拿着球棍嚣张的冲着赵楷一扬头,好似在说,你丫再来呀。他知道自己拳脚不是赵楷的对手,不耍诈,铁定会被K,打人总比被打要好。

????赵楷气的头昏脑胀。顺手拿起茶几上的几个茶杯扔了过去。

????操!太卑鄙了吧,亏你丫还是王子,竟然用暗器。李奇面色一紧,赶紧朝旁边一扑,堪堪躲过,可还等他反应过来,只见一道黑影扑了过来。

????李奇万万没有想到赵楷会拿自己当暗器使。一不留神被扑到在地,还是缺乏实战经验呀,如此一来,他手中武器的优势荡然无存。

????砰砰!

????赵楷一肘子打着李奇胸口,差点没有将李奇打的闭过气去,不过他也不差。一膝盖顶向赵楷的腹部,差点没有把赵楷顶的断子绝孙,二人的脸庞都扭曲了。

????一阵抽搐过后,二人开始在地上翻滚来,翻滚去。缠缠绵绵。

????赵楷虽然练过,但也就是花拳绣腿。和李奇岳飞等人不能比,二人也没有什么招式可言,扭成一团,你一拳,我一拳,专挑脸打,看来他们彼此双方都对对方的样貌有意见呀。

????砰砰砰。

????“哎哟。你娘的又打脸?”

????“啊!你竟然打我鼻子。”

????“彼此,彼此。”

????里面打的是热火朝天,外面马桥听得是心惊胆战,很是挣扎,不会出什么事吧,我到底该不该进去了?

????这时,秦夫人突然从会议室走了过来,马桥不等秦夫人张嘴就道:“夫人,步帅吩咐过了,谁都不能进,你就别为难我了好么?”

????秦夫人轻轻哼了一声,目光却瞟向办公室,满眼的担忧,道:“谁告诉你我要进去了,此等闲事,我才懒得管了,我只是准备回去了。”

????马桥稍稍一愣,手朝着秦夫人后方一指,道:“夫人,楼梯在那边了。”

????秦夫人轻轻啊了一声,脸红如血,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低头转身快速的朝着楼下走去。

????过了约莫一盏茶功夫,里面终于安静下来了。

????马桥生怕两人已经同归于尽了,心想,步帅只是让我防着不让别人偷听,可没有说不准我偷听啊。他竖起耳朵贴在门板听了一会,隐隐听得传来二人的喘息声,这才彻底送了口气。

????“哎哟,啊啊---,殿下,看你斯斯文文的,下手还真够狠的,我发型都被你捣乱了,哎哟。”李奇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内,望着铜镜里面那个鼻青脸肿的家伙,凄惨的呻吟着。

????“你还好意思说我,我还想问你是不是娘们了,竟然用指甲抓我?”

????赵楷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脸上是青一块,紫一块,鼻子也是通红的,另外脖子上还有三道令人触目惊心的抓痕。

????李奇哼道:“你这是在侮辱女人的智慧,谁规定打架不能抓人的,好使就行了,我没有抓你的脸,已经够给你面子了。”

????赵楷怒目一瞪,恐吓道:“你知不知道你犯下了滔天大罪了,竟敢对本王动武。”

????李奇道:“我这也是没有办法,谁人都知道打人不打脸,你一上来就转挑我的脸打,我能不回手么,我这只是用生命在扞卫我的脸,哎哟,哎哟,瞧见没有,我说个话都疼死了。”

????“你---。”

????赵楷重重哼了一声。

????二人一阵沉默。隔了半响,赵楷忽然抬起头来,正色道:“你为什么要做的这么绝?”

????“是你先动手的好不!”

????“我不是说这事。”赵楷皱眉瞧了他一眼,道:“你无须否认,虽然朝中很多人都以为这事太师在从中作梗,但是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

????这么神?李奇道:“你可有证据?”

????赵楷摇摇头道:“证据我倒是没有,但是我太了解你了,这等计策也只有你能想得出,太师可想不到用一条狗去引王黼上当。”说着他又叹了一声,接着道:“其实我一直都希望你和王黼能够化干戈为玉帛。可是没有想到你们的恩怨却日益加深,但是。你也用不着做的一点余地都不留吧。”

????李奇也没有否认,道:“王黼他欺人太甚的时候,殿下怎地又将这番话跟他说。”

????赵楷道:“但是我也没有偏向他啊!”

????李奇摇摇头道:“殿下,就王黼那骄横无理的作风,以及他那心胸狭隘的性格,就算当初没有王宣恩,我与他也不会与化干戈为玉帛,至于交好那就更加不可能了。”

????赵楷急道:“可如此一来。那我就---。”

????李奇道:“就什么?”

????赵楷一偏头,哼了一声。

????李奇一本正经道:“殿下,你要是真以为王黼会给你带来什么,那你可就太天真了,他那都只是为了自己,就他那两面三刀的性格,翻脸比翻书还快些。记得当初是那何执中推荐他为官的,可是他一转背就上奏弹劾何执中,你若想着靠这种人的话,那无疑是自掘坟墓。”

????“这也我知道。”赵楷轻叹一声,道:“但我还有选择吗?”

????“当然有,依仗王黼那只是下下策。”

????赵楷眉眼一抬。道:“此话何意?”

????李奇勾了勾手指。

????赵楷没好气道:“你不会坐过来。”

????“我怕你打我。隔着一张桌子说话,还是稳妥一些”

????“你会怕?罢了,罢了,算我怕了你。”

????赵楷懊恼的晃了晃头,脸上又是生疼。歪着嘴,起身坐到了办公桌的前面的椅子上。

????李奇瞧他样子差点没有笑出声来。可这一扯动,他自己也疼了个半死,真是一对难兄难弟呀。小声道:“殿下,其实王黼这件事已经很好的给你提了个醒,盛极必衰,其实就算我不出手,他迟早也会走向这一步的,因为他已经犯了众怒。而你如今虽深受皇上宠爱,可那又如何,所以大臣都盯着你看,你的一举一动,他们都了如指掌,就跟王黼一眼,这对你而言当真是一件好事吗?”

????赵楷眉头紧锁,道:“那你的意思是?”

????李奇靠在椅背上道:“我的意思不重要,重要你是怎么想的,你是想做曹植,还是曹丕。”

????赵楷面色一惊,呆呆的望着李奇。

????......

????两个时辰过后。

????马桥靠在围栏上都快睡着了,突然,门终于从里面打开来,他赶紧上前,可是却见到赵楷愤怒的从里面走出来,他大惊失色,指着赵楷的脸,惊呼道:“殿下,你的脸怎么呢?”心里却嘀咕道,你也太没用了,连步帅都打不过。

????赵楷袖袍一振,怒哼一声,道:“你就等着看你的主人受死吧。”

????说着他就气冲冲的离开了。

????马桥愣了好半响,忽听得里面传来一声呻吟,赶紧走了进去,当看到李奇那张脸时,惊得嘴巴张得老大。

????李奇紧张道:“你丫快把门关上呀,这要让人瞧见了,我还有脸见人么?”

????马桥赶紧将门关上,上前询问道:“步帅,你没事吧?”

????李奇大怒道:“我有不有事,可都写在脸上,你丫不会看呀。”

????“.......!”马桥讪讪道:“步帅,你要不要紧?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李奇郁闷道:“我咋知道,你又不是没瞧见他一进来就跟条疯狗似的,MD,老子的英俊相貌都被他给毁了,算了,算了,别去理他,快弄两个热鸡蛋来给我敷敷,疼死我了。”

????“哦。”

????马桥刚一转背,李奇突然道:“对了,夫人现在在哪里?”

????“夫人已经回去了。”

????李奇听罢,这才松了口气。

????可就这时,门突然打开来,只见秦夫人走了进来,如此大事,她如何会放心离开,其实她方才一直在一楼,见赵楷走了,就赶紧上来。

????操!李奇赶紧将脸藏在桌上放着的文件里面,支支吾吾道:“夫人,你进来的时候好歹也敲敲门啊?人家现在不太方便见人了。”

????“你用不着藏了,我都瞧见了。”秦夫人哀其不争的叹了口气,道:“我方才瞧郓王殿下怒气冲冲的离开了,你怎地又惹到他了,你和他不是一直很要好么。”

????李奇郁闷的抬起脸来,泪眼汪汪的说道:“什么人我惹他,分明就是他惹我,如今除了王黼以外,还有比我更惨的人么?还请夫人别告诉红奴,免得那小妮子担心。”

????秦夫人哼了一声道:“你也知道还有人关心你,就你现在这样子,你以为能瞒得住谁。罢了,罢了,我也懒得管了,不,我是根本就管不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马桥,你就烧点热水来。”

????“还有鸡蛋。”

????马桥点点头,转身就出去了。

????李奇期盼道:“夫人,你帮我敷呀。”

????秦夫人淡淡道:“我待会叫小桃帮你。”

????就知道你没这么好。李奇充分的发挥阿Q精神,道:“那也好,总比马桥那二愣子动手要好。”

????秦夫人道:“这点皮外伤倒也无关紧要,可是郓王那边---?”

????李奇一挥手道:“放心,没事的。”

????两个时辰后,李奇的谎言就被无情的戳破了。

????正当李奇还在照镜子之际,忽然一群侍卫冲了进来,带头的正是梁师成。

????“李奇,你好大的---咦,你的脸怎么呢?”

????梁师成刚准备兴师问罪,忽见李奇鼻青脸肿的模样,登时傻了。

????李奇“惊诧”道:“太尉,你怎地来呢?”

????梁师成微微一怔,道:“李奇,你知不知道你闯下大祸了,你---你怎地能殴打的郓王了,他可是王子呀。”

????李奇指着自己的脸道:“拜托,我们只是互殴好不,你看我的脸。”

????“互殴那也是你的错,郓王他不开心,你让他打两拳也就算了,为何还要还手,这下好了,方才郓王告到皇上那里去了,皇上听后,龙颜大怒,命我等前来拿你,交由开封府收押。”

????“什么?”

????李奇大惊道:“有没有这么严重?”

????“唉。”梁师成一声轻叹,一挥手,他身后的侍卫上前来,道:“大人,得罪了。”

????“住手,谁敢动手,休怪我不客气。”

????马桥突然挡在李奇身前,短刀在手,倒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李奇心中一凛,喝道:“马桥,你想造反么,还不快让开。”

????“步帅?”

????“快点让开,我不会有事的。”

????马桥见李奇一脸淡定,心中有些犯迷糊了,但是他还是比较相信李奇的,听他这么说,心知他定有办法,这才让开。

????李奇又朝着梁师成拱手笑道:“我这下人是山里来的,不懂规矩,太尉勿怪。”

????梁师成呵呵道:“没事,没事,你就跟咱家走一趟吧。”

????李奇听的语气和善,心里稍稍松了口气,知道他并未有因为王黼的事而记恨自己。

????就在这时,秦夫人突然走了出来,见到这番景象,心中大骇,她一直担忧的终于来了,只觉天下都要塌下来一般,忙道:“太尉--。”

????“咱家也是奉命行事。”梁师成不待秦夫人把话说完,就打断了她的话,嚷道:“带走。”

????李奇偷偷的瞥了眼秦夫人,见其一脸愤怒担忧的表情,小声道:“夫人勿要担忧,我这人命硬,定能逢凶化吉。”

????秦夫人此时真的想把李奇骂个狗血淋头,她曾屡屡劝说李奇,在外不要与人为恶,少点锐气,但是李奇就是不听,还变本加厉,如今终于尝到苦果了,脸一偏,气的是连话都说出不来了,但眼中的担忧之色还是无法掩盖。(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365bet体育注册_365bet那个是真的_365bet官网在哪,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七千字大章求365bet体育注册_365bet那个是真的_365bet官网在哪。。。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