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九十三章 拉拢-北宋小厨师 365bet体育注册_365bet那个是真的_365bet官网在哪

北宋小厨师

第六百九十三章 拉拢

第六百九十三章 拉拢2017-11-10 21:26:36Ctrl+D 收藏本站

????短短两天内,王黼致仕,李奇入狱。

????这真是比戏剧还要戏剧化些,可谓峰回路转,高潮迭起,令人大跌眼镜,纵使再聪明的人,脑袋也有些反应不过来了,当然,幸灾乐祸落井下石的就更多了。

????蔡攸这草包以为李奇和王黼一样,都是逆了皇上的龙鳞,赶紧上奏弹劾李奇,可是宋徽宗对此是理都没有理,当做没有看见似的,他如今还有更头疼的事要处理,那就是谁来接替王黼的职位。

????这宰相可是一日也不可缺的。

????朝中开始分成三股势力,蔡攸一派,李邦彦一派,还有蔡京一派。

????三党为了这宰相一职,争得是不可开交,但是到后面,蔡京还是渐渐的取得了上风,原因有三,其一,相对其余二人而言,他是早有准备的,这就让他占得了先机;其二,由于近年来他屡屡施恩于那些流民,让他在民间的形象得到了一个翻天覆地的改变,所以在民间就属他的呼声最高;其三,就是最近全国都在实行变法,而蔡京一路走来都没有离开过变法,于公于私,他无疑都是最佳人选。

????更重要的一点,其实宋徽宗心里早就重新启用蔡京了。所以,蔡京出山也就变得顺理成章了。

????那些大臣们知道,恐怕又得变天了,这种情况他们前几年就已经经历过一次了,当时蔡京倒台,王黼上位后,为获得人心。将蔡京的新法给贬的一文不值,如今难保蔡京不会同样这么做。

????正是因为李奇的到来。蔡京四度出相比历史上提前一年多,再领三省,成就了一段亘古未有的“佳话”。

????开封府。

????一间小屋内,只见四个身穿制服的狱差和一个身穿囚服的囚犯同围着一张方桌团团坐,桌上摆放着一个冒着热气的火锅,边上摆满了肉片青菜,几人吃的是好不欢腾。

????整一群腐败份子!

????这囚犯正是刚住进来不久的李奇。自从他进到开封府后,那开封府少尹王鼎是头疼的几天没有睡好觉。虽说这是皇上亲口吩咐的,但李奇终究是皇上跟前的大红人,而且蔡攸三番几次上奏,均未奏效,可想而知,李奇还并未失宠,你要是一视同仁。保不齐李奇出去以后,立马就给他小鞋穿,这他可惹不起呀。但是若放了李奇,那就是违抗皇命,权衡再三,王鼎还是打算给李奇特别照顾。自然不能给牢房住,非但如此,还给了他一间单独屋子,又怕李奇无聊,于是就派了几个机灵的守卫专门陪他聊天。反正只要李奇不离开开封府范围内,你想做什么都行。好酒好肉供着。

????如今,醉仙居是每天按时一桌酒菜送到,这可把这四个狱差给乐坏了,这几天过的真是神仙一般的生活呀。

????对面一人从火锅里捞出一块羊肉来,吹了几下,往嘴里一扔,嘴巴一张一合的,那一脸陶醉,仿佛吃的是什么山珍海味似的,举杯就道:“大人,小人敬你一杯。”

????“别别别,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别叫我大人,我现在皇上钦封的囚犯,这让人听了就不好了,你们还是叫我李师傅吧。”李奇摆摆手,呵呵笑道。如今他脸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终于能够自如的扯动脸部每一块肌肉了。

????左边一人谄笑道:“大---,李师傅,你听说没有,那蔡太师又在出相了,啧啧,这都是第四次了。”

????蔡老货,你果然没有令我失望,要是让你儿子坐上这个位子,那我可就真是作茧自缚呀。李奇笑道:“是吗?那可真是可喜可贺呀。”

????那人忙不迭点头道:“可不是么,听说你和太师的关系匪浅,想来用不了几日,你就可以出去了。”

????“你们就这么希望我出去呀?”

????那人道:“不瞒你说,你来的这几日,是哥几个这辈子过的最快乐的日子了,我们自然也不想你这么早出去,可是你毕竟不是属于这里的,所以咱们也希望你能够早日出去。”

????“真会说话。”李奇呵呵一笑,道:“放心,你们这几日尽心尽力的照顾我,我若有机会出去,绝不会亏待你们的。”

????“多谢。”

????“多谢李师傅。”

????......

????四人听罢,登时惜花怒放,仿佛眼前是一片光明。

????右边一人赶紧拍马道:“李师傅,要不要咱帮你找几个小姐来暖暖被窝?”

????其余三人一听,登时后悔不已,自己咋就没有想到这一点了。

????这些家伙,真TM太邪恶了,不过我喜欢。李奇摇摇头道:“这就免了,我这人认床,在这里睡觉已经够勉强了,哪还有心思干那些事,免了,免了。”喜欢归喜欢,安全还是要摆在第一位的。

????“老二,不是大哥我说你,李师傅的女人哪个不是貌如天仙,岂会瞧的上那些小姐。”

????“那事,那事,对不起,对不起,李师傅,是我说错话了,我自罚一杯。”

????李奇苦笑的摇摇头,心里倒有些怪想念她们的。

????其实在李奇刚入狱的当日,季红奴耶律骨欲封宜奴就来看望过他,这三个美女往这一站,虽然都是纱巾遮面,但也把这开封府的衙差们看的口水横流。

????由于当时三女还不清楚是什么状况,只是从秦夫人口中得知李奇是因为与赵楷互殴才入狱的。殴打王子,这得多大的罪呀,季红奴当时就晕厥过去了,来到了开封府,季红奴又是哭的泣不成声,封宜奴兀自一如既往的将罪责拦在了自己身上。

????李奇是好说歹说,才打消了她们心中的顾虑,让她们放心。好好照顾自己就行了,这里也别来了。他还特别叮嘱了封宜奴,让她这几日少出门,老老实实的和李师师待在一起,毕竟他也害怕蔡攸这条老色狗会趁着这个机会发难。

????三女原本还不放心,还特地去找了白时中,直到白时中告诉他们,李奇不会有事,她们才彻底放下心来。找李奇做老公,这还真是快乐并着痛苦。

????正当五人吃的兴致颇高之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又听得有人小声道:“哎哎哎,你们快别吃了,太子殿下来了,让你们带步帅出去了。”

????太子?

????那四个狱差吓得差点没有把头给栽进火锅里。赶紧戴好帽子,整理了下衣服。

????终于来了。李奇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意。

????“李师傅,咱们快点走吧。”

????“走个P啊,就这样子出去,你们还想不想干下去,快把镣铐给我戴上。”李奇瞧这四人紧张的模样。没好气的训了他们一顿。

????“哦哦哦,得罪了。”

????“还有你们的嘴都给我擦干净,万一待会让太子看到了,治你们一个贪污受贿之罪,那我可帮不了你们了。”

????“是是是。”

????四人七手八脚的给李奇戴上镣铐。又擦干净嘴巴,消灭证据。这才带着李奇出去了,其实应该说是李奇带着他们出去了。

????此时开封府大堂中正坐着三人,坐在正座上的正是太子赵桓,左边乃是右相白时中,右边的则是开封府少尹王鼎。

????一人上前通报道:“启禀大人,犯人已经押到。”

????王鼎猛的一拍桌子道:“放肆,犯人是你们叫的么?快快把经济使请上来。”

????那衙差吓得一震,应了一声迅速退了出去。

????不一会,一阵哐啷哐啷的声音传来,随后只见李奇披头散发,双手双脚带着镣铐慢步走了上来。

????这---这还是李奇么?怎地成这模样了?白时中面色一惊,皱眉望向王鼎。太子脸色也稍显不悦。

????王鼎真是感到莫大的冤枉呀,他都不知道这镣铐是从何而来,人都快奔溃了。

????哟?不会是准备给我来一个三堂会审吧。李奇走到中间躬身行礼道:“罪臣李奇参见太子殿下,右相,少尹。”

????你是我的李大爷啊!王鼎连忙起身回礼道:“有礼,有礼。”说着他又指着李奇身旁的两个衙差怒道:“你们几个是吃了豹子胆吧,谁让你们给经济使戴上这些玩意的,还不快取了。”

????“是是是。”

????那两个衙差麻利的就将李奇身上的镣铐也取了,而后就退出了大堂。

????赵桓微微笑道:“李奇,父皇让我问你,你可知错?”语气甚是和善,没有一点质问的意思。

????李奇低着头悔悟道:“罪臣在牢中痛定思痛,反省再反省,后悔再后悔,已经深刻的认识到自己所犯下的罪孽,实乃有负圣恩,罪臣只求一死,以谢皇恩。”

????这小子是受了什么刺激吧,多大的事,就嚷着要以死谢罪。白时中擦了一把冷汗,感到十分无语。

????赵桓也是苦笑一声,道:“那也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如今父皇已经得知事情的经过,虽然不管怎么样,你都不该对我三弟出手,但也情有可原,其罪可免。父皇念在你是初犯,故罚除了你半年的俸禄,以示警告,此事就到此为止,若再有下次,定当严惩不贷,你可听明白。”

????半年俸禄对李奇而言,那真是打个喷嚏的事。李奇奔放的喜极而泣,忙道:“皇恩浩荡,皇恩浩荡啊!”

????这---你也变的太快了吧。白时中被李奇这神经质搞得头有些晕,轻咳一声,笑道:“李奇呀,此事太子殿下可也帮了你不少忙,正是因为太子殿下为你求情,皇上才对你酌情处理。”

????赵桓压压手,笑道:“右相言重了,我也只是据实以报,不值一提。”

????就你们这演技,唉,实在是太拙劣了,跟王黼真不能比。李奇作揖道:“多谢太子为罪臣求情,罪臣感激不尽。”

????“快快免礼。”赵桓突然亲自走下来,扶起李奇,拍了拍他肩膀。其意思已经是不言而喻,但却惹得李奇一阵恶心。笑道:“你先去把衣服换了吧。”

????过了一会儿。李奇换上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就与赵桓白时中出了开封府,短暂的牢狱之灾终于落下帷幕,王鼎也终于送走了这尊大佛。

????三人刚来到外面,早就在此等候的马桥赶紧牵着马上前来,笑问道:“步帅,你还好吧?”

????这话咋听得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呀。李奇哼道:“多谢你关心,里面可好了。改日你进去蹲蹲。”

????马桥忙挥手害怕道:“免了,免了,我可不想进这里面去。”

????就在这时,后方突然一道飞骑冲来,只见一位头戴金冠的大帅哥纵马奔将过来,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郓王赵楷。

????“兀那厮。拿命来。”

????转瞬即逝间,赵楷冲到几人面前,这马都还未有停稳,就是一马鞭朝着李奇抽去。

????啪!

????马桥身形一晃,一手紧紧抓住抽来马鞭,微微皱眉道:“还请殿下手下留情。”

????“大胆下人。还不给本王让开。”赵楷恼羞成怒道。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还把赵桓吓了一大跳,稳定心神后,喝道:“三弟,你这是作甚么?你还有没有把这个大哥放在眼里。”

????赵楷气急道:“大哥,这厮竟敢动手打我。你为何还要放了他?咱们皇家的尊严何在?”

????“不是我要放,这是父皇的意思。”赵桓说着又朝着李奇道:“李奇。你就向我三弟道个歉吧。”

????“免了。”

????赵楷右手稍稍一用劲,道:“放手!”

????马桥瞥了眼李奇,见李奇点了下头,才松开手来。

????赵楷怒视了李奇一眼,道:“你这厮等着,此事绝不算完,本王一定不会就此罢休的。”说着他又瞥了眼赵桓,一勒缰绳,马鞭子狠狠抽下,快马离开了。

????赵桓望着赵楷离去背影,眼中闪过一抹得意的笑意,但也就是一闪即过,随即朝着李奇道:“你没事吧?”

????李奇摇摇头,一脸的无奈。

????赵桓叹道:“我这三弟都被父皇给宠坏了,还跟小孩子似的,脾气暴躁,目中无人,改日等他气消了,我再去帮你说说情。”

????你丫还能再虚伪一点么。李奇苦笑道:“太子的好意,在下心领了,郓王殿下对在下误会颇深,想要消除,那真是难于上青天,由他去吧。”

????赵桓眼眸一划,道:“恐怕也只有如此了。唉!我真是为三弟失去你这么一位良朋知己感到遗憾啊。”

????李奇摇摇头道:“殿下抬爱了,我算哪门子的良朋知己呀。”

????“殿下,李奇,这里可不是谈话的地方,我们还是找地方坐下来谈吧。”白时中呵呵道。

????李奇笑道:“想请不如偶遇,要不就上小店,在下做东,就当我感谢太子殿下和右相出手相助。”

????“好,就去醉仙居。”

????来到醉仙居,那些酒保顾客见李奇回来了,士气大振呀,纷纷向前慰问,但见太子右相也在,故此也没有多说甚么。李奇一一回礼后,就与太子白时中上到了三楼的天下人间内。

????李奇与赵桓真的是一点交情也没有,彼此也不了解对方,刚开始的时候气氛显得有些沉闷,全靠白时中从中搭线,聊着聊着也就熟络了,但话语间都充满了拉拢之意。

????其实这已经不是赵桓第一次拉拢李奇了,但是以前李奇不想掺和皇家的家事,一直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可是这次李奇没有再装糊涂了,非但如此,他还隐隐表达了自己愿意帮助赵桓的意愿,这可让赵桓兴奋极了,他自认为是自己的诚意打动了李奇,就跟那三顾茅庐一样,不禁还多喝了几杯。

????几人是越聊越投机,颇有一种相知恨晚的味道。

????“真是名师出高徒呀,李奇,你这徒弟的手艺那也是非常了得。”赵桓吃的七分饱,喝了一口酒,微微笑道,这餐饭他吃的真是惬意极了,最大的对手倒台了,而又得一员良将,真是双喜临门。

????李奇半开玩笑道:“殿下,这话可别让那小子听见了,要是那小子知道太子都夸他的菜好吃,那估摸着今晚都睡不着了。明天一准出乱子。”

????“经济使真是一个妙人呀!”赵桓哈哈一笑,目光却瞥向白时中。

????白时中呵呵笑了笑。突然道:“李奇,太子殿下知你向来主意多,所以有一事想请你帮忙出出主意。”

????果然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呀,MD,这顿饭好像还是我做东呀,亏了,亏了。李奇笑道:“不敢当。右相言重了,不知是何事?”

????白时中开门见山道:“是关于耿詹事的。上次的事情你也清楚,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让耿詹事回到东宫来。”

????日。老子刚一出牢,你丫就让我帮你找回老相好,这叫个什么事啊。李奇沉吟片刻,道:“这事倒也不难。”

????赵桓大喜,忙问道:“此话怎说?”

????你那么多女人,偏偏爱上了一个男人。王子的思想真非我这凡人能够明白的。李奇瞧赵桓一脸欣喜的模样,真想一巴掌将赵桓给打醒过来,轻咳一声,正色道:“上次王黼弹劾耿詹事,并无真凭实据,所以太子只要去求一人。此事便成了。”

????赵桓道:“谁?”

????“定王之母。”李奇笑道:“耿詹事当日是被调去做定王的侍读,所以,只要定王母子在皇上面前,替耿詹事美言几句,那么王黼当初的那一番话便不攻自破。到时太子再求皇上让耿詹事回东宫,那不就是轻而易举的事。”

????赵桓听得眼中一亮。一拍掌道:“妙。此计甚妙呀!经济使果真手段了得。”

????李奇谦虚笑道:“岂敢,岂敢,能为太子分忧,是我李奇的福分。”

????赵桓听得大悦,一向内敛的他都哈哈笑了起来。

????三人又再闲聊了几句,赵桓和白时中就起身告辞了,他们今日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李奇送走二人后,来到了二楼一间雅座坐下,朝着对面的赵菁燕颇感无奈道:“其实我来的时候,就在想你会不会在。”

????赵菁燕微微一笑,道:“看来你和我太子哥哥聊的挺来的吗。”

????李奇呵呵道:“我这人比较健谈,男的女的都聊的来,就算是不男不女---。”说到这里,他赶紧闭上嘴。

????赵菁燕白了他一眼,道:“你与三哥的感情这么好,怎地突然一下子就闹翻了?”

????这娘们的嗅觉还挺敏锐的吗。李奇道:“首先,不是我想与他闹翻,是他诚心来找我麻烦,我已经处处忍让了---。”

????“你说的忍让是指把他打的鼻青脸肿吗?”

????李奇摇头道:“这个是忍无可忍了,你知道不,前几天他来我办公室,一句话都没有说,就一拳打在我脸上,这可是很多人就看见的,打人不打脸,我那是不能忍了。至于原因我就不想多说了,你自个明白。”

????赵菁燕狐疑的瞧了他一眼,道:“那你现在是投靠我的太子堂哥呢?”

????李奇摆摆手道:“谈不上投靠,相互帮助吧,这也是大势所趋。”

????赵菁燕黛眉轻皱,沉吟片刻,道:“可我怎么感觉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过理所当然了。那一道暗门王黼致仕,三哥暴怒,与你翻脸,接着你入狱,蔡京出相,太子出手相助,你出狱。每一件事的发生的理由都是非常充分,一切是水到渠成,让人察觉不到破绽,好似准备好一样。”

????李奇翻着白眼道:“既然已经发生了,当然就有它发生的理由,若是没有,那么也就不会发生了,这就好比你坐在这里一样。”他说的风轻云淡,但是后背已然湿透了。

????“你说的也有道理。”赵菁燕稍稍点头,其实她脑中也是一团浆糊,毕竟这一系列事发生的太快了,让人根本反应不过来,突然拱手道:“哦,差点忘了跟你说一声恭喜,恭喜。”

????“拜托,出狱这种事还是别恭喜的好,若是能不提那就再好也没有了。”李奇摇摇头道。

????“我并非恭喜你出狱。”

????“难道是王黼致仕的事?那你这声恭喜未免忒也完了。”

????赵菁燕兀自摇摇头,道:“我是恭喜你,太师终于四度出相了。”

????“对于我而言,难道太师出相比我出狱的意义还要大一些?”李奇没好气道。

????赵菁燕点头道:“那是自然,你出狱那只是迟早的事,皇上其实也不想这么做,只是你打他儿子,若是视而不见,那有损皇家的威严,不过你还真是下得了手,我前几日去看望三哥,都差点认不出了,古往今来,你恐怕还真是第一人了。”

????“这真不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李奇没好气道:“我也好不了多少,你又不来看望我。”

????赵菁燕轻哼道:“我也是姓赵的,你打我堂哥,我还去看望你,你这是要害我吧。”说着她又挥挥手,道:“罢了,罢了,此事既然已经过去了,还是别提的好。”

????“高见!”李奇点点头,突然问道:“你说太师出相的第一件事是做什么?”

????赵菁燕笑道:“你说呢?”

????二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变法。”

????“看来你想的和我一样啊!”赵菁燕道:“这也是蔡太师历来一贯的做法,但不同于以往的是,他这次可不用费脑筋自己去想了,当然,他想的也不怎样,如今他只需把这个任务交给你就行了,如此一来,你的日子就要好过的多了,上面有蔡京高俅替你顶着,哦,如今还要加上太子,下面百姓又非常支持你,无论是在变法上,还是其它方面,你终于可以放开手脚去做了,不必再畏首畏尾,你手中的权力也将会扩大许多,若我这都不恭喜你,那我这半个朋友做的也太不厚道了。”

????李奇头一缩,道:“有没有你说的这么好啊?我若把期望值订得这么高,万一非你所言,那我岂不是会非常的失落,到时你一定要来慰藉我,哦,记得穿女装。”(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365bet体育注册_365bet那个是真的_365bet官网在哪,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六千字大章。。。求365bet体育注册_365bet那个是真的_365bet官网在哪。。。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