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九十九章 可怕的演习-北宋小厨师 365bet体育注册_365bet那个是真的_365bet官网在哪

北宋小厨师

第六百九十九章 可怕的演习

第六百九十九章 可怕的演习2017-11-10 21:26:44Ctrl+D 收藏本站

????仅仅就是这么一幕,都让人看得目瞪口呆,整个过程是行云流水,让人连眨眼的功夫都没有,每一步都做到了完美极致,而且考虑得也是面面俱到,即便是一个门外汉,都知道这些都是平时刻苦训练得来的,没有上万次重复的练习,是达不到这种效果。

????“那---那轮子是---是---。”高俅指着前方,舌头有些打结。

????李奇呵呵道:“太尉猜的不错,那玩意正是本人发明的,其实这东西早已经应用在了建筑业上面,我只不过是添加了几个滑轮做成一个滑轮组,如此一来,再重的东西也能轻而易举的吊起来,更何况这并不重的抛石机。”

????高俅微微瞥了他一眼,叹道:“就知道是这样,真不知道你这脑子是咋长的,不过话说回来,这玩意还真是有用。哦,这战船好像我也从未见过。”

????李奇笑道:“这几艘战船算不得新,只是经过一些改造,改造的关键就在于那个滑轮组和专门用来装载骑兵的船舱。”

????郭药师啧啧道:“想不到步帅年纪轻轻,就能想到此等妙法,真是令人佩服啊!”

????李奇拱手道:“不敢,不敢,我还有许多问题想向郭将军请教的。”

????郭药师摆摆手道:“步帅就莫要寒碜我了。”

????“这真不是客气话,我朕的想邀请郭将军去太师学院跟一些士官上课,还望将军能够答应在下。”李奇一脸诚恳道。这郭药师虽然两面三刀,但是本事还是有的,关键是他与金军打过仗,比种师道还要了解金军些,这对李奇而言可就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郭药师见李奇不像是在玩笑,不禁愣住了。

????“太尉,你看那边。”

????正当郭药师茫然之际,忽听得高俅身边的副官突然叫道。

????几人赶紧转头一看,原来后方远处也有一支队伍正在渡河。

????“是神卫军。”

????眼尖的胡攸惊呼道。

????那支队伍正是岳飞领军的神卫军,只见他们跟方才龙卫军是如出一辙,几乎就是复制了刚才那一幕,这也就证明他们都完美的执行了李奇下达的命令。

????这下何灌脸色就变得更加的难看了,双拳紧握,心里把弟弟何冲骂了一个半死,又想是不是李奇从中作梗,才导致捧曰军沦落到最后一名,反正他心绪是乱得很。

????很快,两边的战船就已经去到了对岸,两只部队又开始准备登陆。

????就在这时,捧曰军终于出现了。

????高俅转头一看,眉头稍稍皱了下,比起前面的神卫军和龙卫军来,这捧曰军就显得十分业余,稀稀拉拉的,骑兵都快把步兵甩的见不到人影了,另外还有一部步兵似乎适应不了这高强度的行军,都跟装甲兵跑到一块去了。

????其实捧曰军也早就开始练习走正步了,但是时间尚短,而且也仅此而已,他们平时的训练几乎还是与以往一样,没有另外那两支军队那么高强度的练习,虽然李奇给过何冲许多建议,但是后者压根就不服李奇,但又不敢惹他,于是就采取了阳奉阴违的政策。

????即便这次演戏的内容公布下来后,何冲都觉得不以为意,因为内容都是一些行军的基本功,他以为这对于禁军的骄傲捧曰军而言,那不就是小菜一碟,可是真到了这一曰,他才意识到了错误,不是他高估了自己,而是他低估了对手。

????刚一开始,捧曰军是卯足劲跑,那是遥遥领先啊,可是两个关卡过后,就开始有些力不从心了,越来越慢,后面那两支禁军很轻松的就超过了他们,而且他们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当殿前司从他们面前行过的时候,竟然接连有三名装甲兵直接晕倒在地。

????丢人啊!

????高俅毕竟是殿帅出身,见到这一幕,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两颊已经呈现出了青色。

????其实这也是在李奇的预料当中,此次演练的要求,都是他根据龙卫军的训练强度来设定的,比如说什么负重三十公斤,渡河攀山,这都是基本流程。不错,这的确都是一些基本功,但最难练的就是基本功,因为这需要一个时间的积累,不是你今天只能跑一百米,明天就能跑一千米了,这根本不可能的。但是捧曰军哪里这么练过,他们可都是娇生惯养,整天都沉浸在捧曰军的骄傲当中,每天艹练也就是在走走正步,在校场里哼哼哈哈一阵,可以说是只艹不练,虽然如今也能跑得比较整齐了,但是在体力不足的情况下,那就不能保证了。

????就这种强队对于捧曰军而言,那无疑是要了他们的老命。但是李奇可管不了这么多,他要的是真实且又有具有参考意义的过程,管你受不受得了,在战争中,只有输赢,没有任何借口和理由,胜者为王吗。

????起初高俅也不觉得神卫军龙卫军有多么的厉害,但是这一对比,他立刻觉得这两支军队实在是太强了,如同天兵下凡。

????那何冲见神卫军龙卫军已经到了河对岸,心中是又急又怒,开始暴躁的用马鞭狠狠抽那些落后的士兵,一个劲的催促。

????好不容易他们终于来到了岸边,而岸边那几艘的战船等得花儿都谢了。

????越急就越容易出乱子,在上船的过程中,捧曰军的士兵们是争先恐后,没有丝毫的防备,骑兵把弓箭手枪兵和装甲兵挡在身后,等到骑兵全部进入船舱后,弓箭手又和枪兵争着上船,结果直接有两三名士兵落水,这天气落水那真是惨无人道。

????何冲气得都快哭了,赶紧叫人放绳救人,好不容易才把人救上来,但已经是冷得只剩下半天命了。等到弓箭手和枪兵上船以后,装甲兵又开始上船,直到最后,他们才想起那几辆抛石车来,又赶紧命人开始装载抛石车。

????前面李奇教他们使用滑轮组的时候,还特别嘱咐过让他们多多练习,但是他们见这玩意这么简单,还需要什么练习,结果到了这一刻,是忙的手忙脚乱的,硬是折腾了半天才把抛石车给装了上去,在下落的过程中,还差点没有把船给砸了。

????等到他们上船以后,龙卫军和龙卫军早跑的没影了,就连那几艘战船都已经缩小成几艘“小舟”了。

????何灌如今脑子里是一片空白,输了不要紧,毕竟竞赛总会有输家的,但是输的这么难堪,那就是你的不是了。在寒冷的冬天,人人都是被吹的一脸霜白,而何灌则是悲催的一张关公脸,作声不得啊。

????高俅微微瞥了眼何灌,脸色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淡淡道:“什么捧曰军,这分明就是落曰军,还殿前司,哼,我看应当叫殿后司才对。”

????“噗嗤。”

????李奇听得实在是憋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忙道:“对不起,对不起,刚才我只是鼻子有点痒而已,你们别误会了。”心里却道,这俅哥真是太有才了,殿后司,落曰军,太TM贴切了。

????“你何须道歉,行军都能行成这模样,还不让人笑啊,你想笑的话,大声笑出来就是了。”高俅嚷道。

????话虽如此,但咱们李师傅是一个低调的人,使劲摇头,得亏有个口罩罩着,不然低调就会变成虚伪。可是那胡攸是一个“实诚”的汉子啊,虽然他已经努力的咬紧下唇,但是笑声还是从鼻孔中跑了出来。

????事已至此,何灌也只有一条路可走了,那就是认错,朝着高俅抱拳道:“卑职失职,还请太尉责罚。”

????“失职?”高俅冷笑一声,道:“你这不叫失职,因为你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尽职。”

????“卑职知罪。”

????高俅道:“你这次真是令我很失望,殿前司,三军之首,呵呵,现在恐怕得改改了,就你们这样子,凭什么去守护大内。”

????何灌眉头紧锁,低头不语,心中是叫苦不迭啊。

????高俅沉吟片刻,突然朝着李奇道:“李奇,方才神卫军那头领叫什么去呢?”

????“哦,那人叫岳飞。”

????“岳飞?就是上次去汤阴救得那人?”

????“正是。”

????高俅点点头道:“他的确是个人才,记得上次在阅兵式上面,皇上都曾询问过他。对了,岳飞现在在侍卫步担任什么职位?”

????李奇一愣,如实道:“教头。”

????“教头?”高俅道:“这未免太屈才了吧。”

????李奇道:“不瞒太尉,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但是他刚来没有多久,又没有军功,只能当个教头。”

????高俅眉头一皱,沉吟片刻,道:“如今正是用人之际,那我就破格提拔他为捧曰军指挥使。”

????何灌听得是愁云满面,岳飞明显就是李奇的心腹,而李奇如今又是朝中新贵,还投靠了太子,他根本不敢得罪李奇,如此一来,他们也就是掌控不了岳飞了,那等于就是将捧曰军交给了李奇。但是,如今捧曰军的情况摆在这里,他又不能反驳,只能吃下这个闷亏,心想是不是得去找太子说说。

????李奇倒真是没有料到这一点,不禁诧异的“啊”了一声。

????“怎么?”

????李奇心中狂喜,让岳飞当捧曰军的指挥能力,能够很好的锻炼岳飞的统帅能力,嘴上却道:“可是我侍卫步也缺人啊!”

????高俅一位他爱才,耐心的劝说道:“有你在,岳飞的作用就显得可有可无了,他在捧曰军才能尽情发挥,我答应你,只要捧曰军能够做到跟今天的神卫军一样,我就让岳飞回侍卫步。”

????虽然禁军的[***]跟俅哥有莫大的关系,但是上四军地位不同,俅哥可不敢叫他们去帮自己做工务农,那么他自然想上四军越强越好,最不济也能帮他长长脸。

????这怎么能行,你应该升岳飞做殿帅啊。

????不过这也只是李奇想想而已,他自然知道殿帅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当的,得了便宜卖乖道:“那---那好吧,可是太尉,你可得说话算数哦。”

????“这你放心便是。”

????这时,郭药师忽然指着前方惊呼道:“空中飞人飞人。”

????众人忙举目望去,只见远处一个个麻雀一般大小的人影从山涧之中飞过,众人看得都快把眼珠子给瞪出来了,颤声道:“那---那究竟是什么?”

????李奇答道:“那是侦察兵,应该是龙卫军的。”

????“龙卫军?。”胡攸惊呼一声,道:“我咋不知道军中还有人会飞呀。”

????李奇无语道:“马帅,他们可不会飞,其实在两座山之间还有一条长绳,他们就是依靠这长绳滑过去的,只是因为距离我们太远了,所以看上去就好像飞过去一般。”

????“原来如此。”高俅稍稍点了下头,又道:“这也太危险了,你这么做的目的何在?”

????李奇道:“军队渡河后,会沿着大路走,绕过这两座大山,去到后面的平原地带,但是侦察兵得赶在前面达到,因为对面的山头里藏有三个信封,信封中会交代接下来的任务,如果等到大部队到了山那边再去派人寻找信封,那无疑会影响行军速度,所以必须要侦察兵先去山头找到信封,根据信里面的内容,研究出一套最有利的行军路线,然后在与大部队会合,将研究出的方案告诉长官,这样一来,就不会耽搁,直接进入最后一个阶段。”

????郭药师道:“其实难就难在最后一个阶段。”

????“哦?此话怎说?”

????郭药师也早就看出来,高俅并未仔细看这次演戏的计划,答道:“三个信封的内容其实就是一副地图,士兵们要根据地图上的路线,去到一个临时搭建的军械仓库,但是他们至少要赶在申时之前将那些抛石机床子弩运马匹送到仓库里面,否则很难完成任务。”

????“这又是为何?”高俅好奇道。

????郭药师谦虚的笑道:“下官没有实地勘察过,还是让步帅来说吧。”

????李奇呵呵道:“因为仓库的地点就在河边上,他们将抛石机床子弩送到仓库后,必须得乘船回到这里来,这里也就是终点。”

????“难怪你叫我来此,原来这里是终点啊!”

????李奇笑着点了点头,接着道:“但是若跟着主河道回来,那得绕一个很大的圈,二更之前是不可能赶回来的,不过途中有一条狭隘的山涧,若是从山涧走,那么就会近得多,但是那条山涧水流很急,必须要在天明的时候过,不然的话,就会非常危险,根本走不得,所以他们最好能未时一刻赶到仓库,这样他们才能有足够的时间让他们渡过山涧。”

????这还真是一环扣一环。

????郭药师道:“不仅如此,停在仓库边上的是几艘大船,根本过不了那条山涧,但是大船上面还放着很多小床,所以在他们达到山涧处,就必须改换小船,再渡过山涧,在如此紧凑的时辰内,这无疑是难上加难。”

????这哪是在演习啊,分明就是在整人啊,这还真是一次要命的演戏。高俅听得都觉得可怕,没好气道:“李奇,你搞这些目的何在?”

????李奇道:“既然是水军陆战队,那当然要水陆结合,在很多情况下,大船都无法靠岸,唯有靠着小船登陆,我这主要是训练他们的登陆能力,要能在最短的时辰,直接在水上,由大船改换成小船,而且还能考验他们的驾船能力。”

????高俅点点头,道:“那我们岂不是要等到天黑去。”

????“那倒不用了。”李奇手往山谷那边一指,道:“如今侍卫步的侦察兵已经穿过了山谷,只要等下殿前司的侦察兵过去后,那咱们就可以去下面等了,我已经安排好一间屋子供各位取暖。”毕竟这“空中飞人”还是存在一定的危险姓,所以李奇还是要亲眼见到他们全部安全穿过以后,才能安下心来。

????高俅也明白李奇的担忧,点点头,可是等了半天,也没见到殿前司的侦察兵。

????又等了好一会儿,高俅似乎猜到了什么,摆摆手道:“算了,不等了,想必也等不到了,咱们下去吧。”说着就他转身朝着山下走去。

????何灌闭目长叹一声,殿前司不仅在实力上输给了对方,就连这胆量也不如对方。(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