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六十一章 同官不同命-北宋小厨师 365bet体育注册_365bet那个是真的_365bet官网在哪

北宋小厨师

第七百六十一章 同官不同命

第七百六十一章 同官不同命2017-11-10 21:28:5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日,种师道折可存分别率军回延安府府州去了,不过这事毕竟给他们提了个醒,于是他们还是留了一些人马在此部署,而折彦质虽然立下不小功劳,但毕竟功难抵过,折可存也没有让他回渭州,而是让折美月先到渭州顶一阵子,待朝廷的惩罚下来以后,再做定夺。

????而李奇则是率领禁军回凤翔了。

????行至三日,终于来到了凤翔府的边境,远远望去,不再是那沾满杂草的荒田,而是一片片整整齐齐迎风摇摆的幼苗,绿油油的,令人心旷神怡。田间还能看见一位位弯腰弓背的农夫农妇在辛勤的插秧。

????李奇看到这一幕,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步帅,你瞧那里?”

????牛皋忽然把手往一处屋顶上一指。

????李奇顺着他的手指望去,只见那屋顶上还插着一面旗子,上面写字三个大字---高青天。

????“看来这蠢货终于替自己的洗白了。呵呵,不过他做的似乎还不错,别人都用他的名字来辟邪了,真是够出风头的。”李奇呵呵一笑,但眉宇间的疲惫之色尽显无疑。

????原来在伏击纪闵仁的同时,李奇已经叫人去搭救田七等人,也把粮食全部拿了回来。而当晚他并没有带上高衙内和洪天九去兰州,强行命人把这俩蠢货送回了凤翔府,毕竟当时大战一触即发,要是带上这俩蠢货,天知道他们会干出什么事来。

????如今用屁股想也知道,高衙内肯定用那些粮食在为自己刷声望。

????“步帅,咱们快点赶路吧。”酒鬼不耐烦的催促道。他现在只想回到凤翔,豪饮一番,最好能够醉足三天三夜。

????李奇苦笑一声,道:“走吧。”

????......

????“大人来了,大人来。”

????当李奇进入凤翔境地不到半个时候,忽听得一声接一声的呼喊。语音充满了兴奋。

????不一会儿,只见一群农夫朝着李奇他们跑来,有光膀子的,有赤脚的,也有还挑着箩筐的,一眼望去,真是很滑稽的一幕。

????那些禁军可是一着被蛇咬三年怕井绳啊。面色一紧,立刻打起精神来,应付随时可能发生的状况。

????待那些百姓来到李奇面前,忽然全部跪了下来。

????一老翁满眼热泪道:“大人,草民们愚昧无知,错怪了大人。还请大人降罪草民。”

????“草民们没有想到纪---他竟然会---还让俺们误会了大人,真是罪该万死啊!”

????......

????百姓们满面歉意,老泪纵横,请求李奇的原谅。

????李奇赶紧下马来,与牛皋他们扶起这些乡亲们。李奇略带一丝疲惫道:“乡亲们,你们根本无须道歉,因为你们没有对不起我。也没有对不起任何人,是我们对不起你们,正是因为我们自己的一时私欲,才让你们蒙此大罪,对此,我感到非常抱歉,是我愧对你们,是我们这些所谓的父母官愧对了你们。不管怎么样,你们都是受害者,若是要下跪,那也应当是我们向你们下跪道歉。”

????言罢,李奇当真作势要单膝跪地,他知道,自己若不这样做。这些百姓肯定会就这事说个没完没了的。果然,那些百姓赶紧上前扶着李奇,再也不敢替道歉一事了。

????李奇心里也算是松了口气,徒步与这些百姓慢慢的朝着前去。李奇一边走。一边笑问道:“京城运送来的粮食已经分到各位手中了吧。”

????一大娘忙点头道:“俺们都领了粮食,这还得全亏高青天,他可真是一个大好人,可是俺们以前还错怪了他,当他是骗子,现在想想真是过意不去。”

????李奇呵呵一笑,道:“没事,他那人挺白痴---哦不,挺大度,你们多叫他几声高青天,他就会知足了。对了,第三批粮食可有运来?”

????众人齐齐摇头。那大娘又问道:“难道还有粮食么?”

????“当然,如今这点粮食本来就不够,相信过不了几天,这第三批粮食应该也会到了。”李奇微微一笑,又道:“不过,这两批粮食都是咱们大宋百姓自发运送来的,虽然是私人行为,但是人多力量大,相信规模不会比朝廷的小。唉,各位乡亲啊,其实朝廷也有朝廷的难处,当初朝廷也没有想到竟然有人会贪污赈灾粮,导致双方都误会了,险些酿成大祸,而如今朝廷正筹备振兴江南,国库也是相当紧张,但是这不代表朝廷不关心各位了,朝廷还是组织了一些大善人前来援助各位,我们是一个民族,应当团结,互相体谅,一方有难,当八方支援,希望你们也能记住这一点,或许今后别人也需要你们的帮助。”李奇语重心长道。

????“是是是,大人的话,俺们记住了。”

????众人纷纷点头。

????李奇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道:“哦,乡亲们,后天你们让一些会做菜的人来凤翔府,我教你们做一种食物,这种食物在灾情来的时候,或许能发挥很大的作用,记住了。”

????那些百姓听得虽然不是很明白,但都一个劲的点头。

????......

????李奇与这些乡亲们走了一段路,谈了许多,但都是关于开发西北的事情,双方似乎都很避讳谈及纪闵仁,由此可见,当地百姓们还是非常尊重纪闵仁的,即便纪闵仁已经抛弃了他们,他们心中兀自没有记恨于他。又走了一会,李奇就与他们分开了,因为他必须得赶在天黑之前去到凤翔府。

????傍晚时分,李奇与酒鬼师徒来到凤翔府府衙,他们来凤翔府这么久,还是头一次来这府衙。至于岳飞等人,还是在城外安营扎寨。

????“下官见过大人。”

????一位身体单薄留着一缕山羊胡的中年男子站在府衙门前,见李奇他们来了,恭敬的作揖道。

????“你是?”

????“哦,下官乃是凤翔府的主薄,孙晖。”

????李奇笑道:“原来是孙主薄啊!”说到这里,他忽然见这孙晖一脸惶恐,稍稍一愣。随即明白过来,拍了拍他肩膀道:“放心,本帅可不是那不讲道理之人,我知道此事与你无关,所以不会责怪你的,你安心做好本职工作就行了。”

????孙晖一听,在胸口悬浮大半个月的石头终于落了下来。感激涕零道:“多谢大人饶命之恩。”

????李奇笑着摇摇头,道:“进去吧。”

????“大人请。”

????孙晖带着李奇进到里面,李奇环顾四周,里面虽然简陋,但也干净整洁。

????李奇转悠了一圈,忽然问道:“对了。纪闵仁住在哪里?”

????“知府大---他就住在后面的一个小院子里。”

????“那他的家人呢?”

????孙晖一愣,黯然道:“自从十年前他的原配妻子病死以后,他就没有再娶,膝下也无儿女。”

????李奇皱眉道:“为何不娶?难道他一个知府连个妻子都娶不到么?”

????孙晖轻叹道:“我以前也劝过他再娶,甚至还帮他物色了几个,可是他却说,他的心里面已经装满了百姓。再也容不下其它事,若是再娶,也只会害了别人。唉,其实他夫人从生病到去世,他回家的次数不到五次,一直都在外面视察,就连他夫人临走时,他都不在身边。”

????李奇沉默片刻。道:“带我去他住的地方吧。”

????......

????孙晖带着李奇来到府衙后面的一个小院子里,院内就一间房间,大约六十来平米。走进一看,只见屋内十分简陋,摆放的全都是实用的东西,没有一点浮夸的陈设。屋中中间一个小饭桌,左边是一张书柜。柜子上面摆满了各种书籍和文档,有竹书,也有纸书。书柜前面有着一张长桌,桌上摆着文房四宝。在窗边还放着一张老藤椅。而在右边放着一张床和一个小衣箱。

????李奇问道:“这是书房还是卧房?”

????“这是卧房。也是书房,其实这里原本是两间屋,但是他说这样方便办公,于是就叫人给打通了。”

????李奇点点头,心中是五味杂陈,道:“你先出去吧,我在这里看看。”孙晖一愣,道:“大人,如今天色已晚---。”

????“他人我都不怕,难道还怕他的鬼魂么,你去吧。”李奇不等他把话说完,就抬手说道。

????孙晖唱喏一声,又道:“那大人的晚饭?”

????李奇道:“这你别管,待会我自己会去弄。”

????“是。那下官告退了。”

????“嗯。”

????.....

????待孙晖走后,李奇在屋内转悠一圈,来到书柜前,随手拿了一两本小本子翻了翻,虽然有很多字都不认识,但是李奇却能够清楚的看到字里行间内只蕴含着两个字---百姓。

????站了一会,李奇方觉有些疲惫,但他不知是身体疲惫,还是心里疲惫了,于是坐到窗下的藤崎上,望着屋内的一切出神。夜风从门缝中挤将进来,在摇摆的烛火的映照下,仿佛屋内全都是纪闵仁的人影,吃饭看书办公写字休息。就在不经意间,李奇的眼眶微微有些湿润,心情变得十分沉重,自言自语道:“为什么你连二十年都熬过来了,偏偏这两年都等不了了,要是再过两年,或许你就不会走上这条路了。你此举不仅害了你自己,害了我,还害了百姓少了一位好官,你真是罪大恶极,有时候我真的宁愿你是一位十恶不赦的大贪官,可惜---你不是。”

????说着说着,他就这样缓缓睡着了。

????但是不一会儿,他就被夜风吹醒了,这刚睁开眼,就听到对面有人说道:“你终于醒了。”

????“鬼啊!”李奇吓得惊叫道。

????“还说不怕鬼。”

????李奇猛地一怔,定眼一看,来人真是赵菁燕,松了口气,道:“原来是你啊,你怎么进来的?”

????赵菁燕道:“我敲了门,但是你没有应,于是我便进来了。”

????“你还真是够懂礼貌的,有个性。”李奇说着赶紧打量了下自己,紧张兮兮道:“你没有对我做什么吧?”

????“此话何意”

????“一位这么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高帅富睡在这里,难免你不会对我图谋不轨啊!”

????赵菁燕对此早已免疫了,淡淡道:“若是我真要对你做什么,一定是先用针线把你的嘴给缝上。”

????日。这婆娘这么狠毒?要是我的话,我一定要释放你的双乳。李奇心中狠狠的意淫了一番,嘴上却一本正经道:“你怎地还没有走?”

????“出了这么大的事,我走也走得不安心,还不如留在这里。”赵菁燕说着,忽然手往李奇脸上一指,惊讶道:“你哭呢?”

????“啊?”

????李奇下意识的擦了下眼角,还真有些湿湿的感觉,当即愤怒道:“我TM难道就不应该哭么,别人当官,我也当官,别的官抄家,都是捞的盆满钵满床满,而我了,生平第一次抄家,结果---唉,你看看这都是些啥玩意,连一样值钱的东西都没有,我这抄的是哪门子的家啊,害得我马不停歇的赶来,结果---唉,真是同官不同命,上天为何要如此对我,太不公平了。”

????赵菁燕微微张嘴,呆呆的望着李奇,忽然噗嗤一笑,坐在书桌前,游目四顾,轻叹一声,道:“是啊!太不公平了,这还真是同官不同命,有些人只是一个小小的知县,却能妻妾成群,田屋无数,可是有些人贵为知府,而且还做了二十多年,却兀自一贫如洗,连个送终的人都没有,实在是闻所未闻啊。”

????搞什么?讽刺我?你丫脑袋锈逗了吧。李奇又是一怔,随即躺了下去,轻轻摇动着,淡淡道:“那又怎么样?他犯下如此罪孽,也是死有余辜啊!”

????“你说的很对。”赵菁燕轻轻点头,话锋一转,又道:“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确是一个人才,我看过他写的一些东西,都非常有见地,比那些一品大员都还要强,只可惜---。”

????李奇好奇道:“你来过?”

????赵菁燕嗯了一声,忽然问道:“你有没有想过不杀他?”

????李奇淡淡道:“我是官,他是贼。”(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365bet体育注册_365bet那个是真的_365bet官网在哪,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求365bet体育注册_365bet那个是真的_365bet官网在哪。。。另外,本人刚刚建了一个VIP书迷群,群号码331912736需要截图的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