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七十三章 诡辩-北宋小厨师 365bet体育注册_365bet那个是真的_365bet官网在哪

北宋小厨师

第七百七十三章 诡辩

第七百七十三章 诡辩2017-11-10 21:28:23Ctrl+D 收藏本站

????这还正常?蒋道言冷声道:“你身为侍卫步都指挥使,擅自调动军队,这难道正常吗?”

????李奇笑道:“我先请问蒋御史一个小小的问题,假如我将我的士兵从茅房里调到校场上去,这是不是属于我都指挥使的权力范围内?”

????这小子把朕的大殿当什么呢?不是屁股,就是茅房的。宋徽宗沉眉道:“李奇,你有事说事,不要说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李奇拱手道:“皇上,此事事关微臣清白,还请皇上让蒋御史回答下官的问题。”

????蒋道言心中疑惑不已,连输两阵的他必须得打起精神来,沉着以对,其实这场赌博,他还是占有上风的,关键就在于能否定李奇的罪,只要后面两条任何一条罪状成立了,那么李奇必定步王黼的后尘,他的板子自然也就免了。

????宋徽宗干脆道:“这问题朕就替蒋爱卿回答了吧,你身为都指挥使当然有这权力。”

????“有皇上这句话,微臣就放心了。”李奇呵呵一笑,道:“在下为官不久,不懂为官之道,也因此得罪了不少人,这点我一直都在学习当中,但是,一些基本规矩,我还是谨记在心的。枢密使有发兵之权,而无统兵之重;三衙有统兵之重,而无发兵之权。蒋御史,不知我有没有说错?”

????蒋道言道:“你既然知道,那么就是知法犯法,应当罪加一等。”

????“你现在可得弄清楚,你只是控诉,而非定罪,所以罪加一等根本是无从说起,小心我告你诽谤哦。”李奇笑了笑,扫视群臣一眼,道:“所谓的统兵,就是安排以及监督士兵们的日常训练。我一直以来都是秉公守法,从未越界,更没有逾制。就拿这次的事情来说吧,当时我刚从纪闵仁口中得知他勾结西夏时,正巧遇到奉命前往兰州救援的折可存将军,我才知道原来西夏屯聚了十万兵马在兰州边境,当时我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兰州不容许有失,即便是拼了这条性命。所以,即便当时我身边才两千人马,也毫不犹豫与折将军一同赶往兰州救援,你要是说我多管闲事,那我就认了。”

????这小子真是得了便宜卖乖。宋徽宗笑道:“爱卿当机立断。做的非常好。”

????“多谢皇上夸奖。”李奇一拱手,继续道:“当我们赶到兰州后,折将军立刻布置防御,将兰州打造成铜墙铁壁,他西夏若敢来犯,必叫他有来无回---。”

????蔡攸忽然道:“经济使似乎还忘了种家军。”

????“哦,对对对。还有种公率领的种家军。”李奇故作恍然大悟,道:“其实种家军在捉拿纪闵仁的计划中,也占有一席之位,不过当初是皇上允许种家军来凤翔帮助我的,所以,我可是奉命行事,并未违法,这点皇上可以替我微臣作证。”

????宋徽宗苦笑的点点头。其实他早已经料到,李奇一定会拉他下水的。

????蒋道言也看穿了李奇的用心,生怕他借皇威来替自己辩解,忙道:“当时的情况我也了解,事出突然,那不怪你,可是府州的折家军和延安府的种家军突然同时出兵。此事你作何辩解?”

????“出兵?”

????李奇猛吸一口冷气,双手一摊道:“他们何时出兵了,我不知道啊!”

????蔡攸道:“这事证据确凿,我能替蒋御史作证。”

????蒋道言虽然和蔡攸没啥交情。但是蔡攸毕竟是枢密使,地位举足轻重,有蔡攸相助,他底气倍增,道:“三军同时出动,你以为你能瞒得了谁。”

????“三军同时出动,这个情况是有的,但是出动和出兵还是有差别的。”李奇笑道:“出兵的意思是派出兵力参战,但是出动的意思是开始行动,若是前者,那么折家军和种家军明显违规,但是后者就不是,所以,二者的差别可是很大呀。”

????又来这一招?你刚刚才用过的呀。蒋御史心中一凛,哼道:“你休在这里咬文嚼字,这点犯不着你来教。”

????对,又是这一招,但是好用就行,你管我啊!李奇呵呵笑道:“他们折家军种家军的确是出动了,但只是演习而已,而非出兵。虽然我也派禁军参与了,可这属于我的职权范围内的呀,难道我堂堂一个都指挥使连练军的权力都没有呢?呵呵,要是这点事还得得到枢密院的同意,那就真不知道是谁逾制呢?”

????“演习?”

????蒋道言和蔡攸同时惊呼道。

????李奇错愕道:“可不是么?不然二位以为是什么?”

????有趣,有趣,你小子若是还不通为官之道,那真没人懂了。李邦彦等人都露出笑意,如此一来,这倒是将了蔡攸一军呀,毕竟枢密使可没有统兵的权力。

????宋徽宗嘴角略微上扬,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快快全部道出,勿要再卖关子了。”

????“是。”

????李奇正色道:“但是在兰州的时候,折可存将军屡屡夸赞微臣带军有方,说咱们禁军不亏为大宋最精锐的军队,还说对咱们禁军的新式训练以及那些新式武器非常感兴趣。微臣当时想我们禁军缺乏经验,而折家军种家军都是能征善战之辈,我们的新式训练法也可以帮他们改良纪律,能够很好的互补,既然如此,为何不来一次三军联合演习。于是一拍即合,就有了那次演习,难道这也不行么?”

????蒋道言哼道:“那你还真是会选地方。”

????李奇冷笑道:“不知蒋御史这话是什么意思?在下的很费解啊!我大宋军队在大宋境内演习,难不成还得看外人脸色,别说演习了,我就是拉屎都行啊。而且折家军和种家军都是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演习,这在正常不过了,枢密院根本无权干预!还有,边境一般都是战争的发起点,我反而觉得在那里演习合情合理,无可非议,难道还把西军调到海上去练习海战啊。”说着他朝着宋徽宗一抱拳道:“皇上。我们虽然是在边境演习,但是个个谨守规矩,没有任何一个人越界,不管是西夏,还是金国,他们来凭什么质问我们,难道边境就不是我大宋领土呢?”

????群臣听罢。皆是低头偷笑起来。

????宋徽宗点头笑道:“你说的不错,我大宋军队在哪里操练,外人无权过问,此事毋庸再议。”

????“皇上英明。”

????李奇又朝着蒋道言伸出两根手指,笑嘻嘻道:“二十大板。”

????蒋道言这下有些慌了,成败就在最后一罪了。赶紧道:“那兰州一战,你总不能抵赖了吧,如此大的事,你为何不向皇上通报?即便此时,皇上与我们都对此事只是一知半解,你究竟是何居心?”

????李奇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了。

????蒋道言怒道:“你笑甚么?”

????李奇道:“不错。我承认,当时我是命岳飞带领三千人马在兰州附近伏击了一只由一万人组成的军队。可是在当时。我并不知道他们是西夏军队,我还当是草寇了,一万人被我军三千人打的全军覆没,一个都没有逃走,他还有脸来告状了。不过是与不是,这都不重要,谁叫他不长眼,哪里不好跑。跑到我大宋领土来晃悠,就算他再来十万人,我也早打不误。为什么?我就是让那些人知道,我大宋可不是好惹的,凡是侵犯我大宋领土的,虽远必诛,更别说左邻右舍的了。至于我为什么没有向皇上通报。很简单,因为我怕军机泄露,记得当初在凤翔的时候,我给朝廷发了几分密函。都纪闵仁命人给拦截了下来,以至于刚开始屡屡受挫。而当时情况如此紧张,两军相距不过百余里,大战一触即发,要是让敌军知我军虚实,那不禁兰州,甚至连渭州庆州及河湟一代都可能陷入危机,微臣不得不谨慎处理。如果你们一定要说我退敌有罪,那我只能认罪了。不过下次要是敌军以急行军突然攻击兰州,那么守城将领恐怕想的第一件事不是退敌,而是上奏说明一切,等待皇上或者枢密院的决断,而后再想着如何退敌。”

????关于信函被劫,高俅已经说明了。群臣听到李奇用此作为理由,知道蒋道言已经输了,毕竟这一个理由,就可以帮李奇撇的一干二净。

????宋徽宗好奇道:“三千兵马全歼对方一万人马?”

????李奇道:“回禀皇上,微臣绝不敢有任何虚言,不过我禁军也损失惨重,死伤百余人,唉,微臣有罪啊!”

????三千打一万,才死伤百余人,这还有罪?这分明就是在邀功啊!群臣不约而同的给李奇递去两道鄙夷的目光。

????宋徽宗听得大悦,哈哈道:“打的好。这一战真是扬我大宋军威呀。”顿了顿,他又问道:“那你又是如何退敌十万于谈笑间了。”

????李奇嘿嘿道:“回禀皇上,正如皇上所言,这一战真是扬我大宋军威,没过多久,那李察尔就来到兰州找到微臣解释此事,我就笑着让他们的军队别到处乱晃悠,免得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于是他们大军就退却了,微臣这应该算是退敌十万于谈笑间吧。”

????宋徽宗当然知道不会这么简单,但是鉴于李奇的口才,他也觉得这很正常,哈哈道:“好。好一个退敌十万于谈笑间。”说着他龙目一扫,正色道:“此事鉴于事发突然,情况紧急,经济使也是为了顾全大局,才没有上报,而且,经济使随机应变,击退敌军,不但有罪,反而有功。”

????蒋道言一听,登时面如土色。四大罪状已经被李奇一一反驳,接踵而来就是三十大板了。堂堂御史台一把手,竟然受此屈辱,这以后还有脸见人么,那言官恐怕都会变哑官了。

????那些被他们害苦了的大臣,纷纷眼含笑意的望着蒋道言。

????李奇朝着蒋道言眨了眨眼,乐呵呵道:“蒋御史---。”

????蒋道言微微一怔,事已至此,他知道自己已经输了,转身朝着宋徽宗行礼道:“微臣愿赌服输,还请皇上责罚。”

????他话音刚落,李奇忽然拱手道:“微臣请求皇上赦免蒋御史这三十大板。”

????此话一出,除了蔡京高俅以外,其余人均是面露惊诧之色。赌也是你要赌的,如今赢了,却不要这赌注了,这玩的究竟是哪一出啊。

????宋徽宗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却道:“哦?这是为何?”

????李奇道:“皇上,微臣方才之所以设下这赌注,主要是为了让微臣与蒋御史站在平等的角度上辩论。而非我真的就想报复蒋御史,其实微臣此番出行,的确有许多地方处理的不得当,若是能完美完成任务,那么也就不会被人抓到把柄,究其原因。微臣也并非毫无过失。蒋御史他虽有不当之处,但情有可原,毕竟他的出发点还是为了皇上,为了我大宋着想,既然是为了皇上着想,那么微臣受点委屈又算得了甚么?所以,微臣恳请皇上免去蒋御史那三十大板。”

????他这番话说得是大方得体。还在无形中表露忠心,令宋徽宗心中甚是开心,给了李奇一记赞赏的目光,道:“不愧是朕器重之人,光这份胸襟,足以令朕欣慰不已。那好吧,既然这赌注是你设下的,你自当有权免除。不过,蒋御史,你方才出言的确有所不当,朕以为纵使免除了你的责罚,你也应当向经济使道歉。”

????其实李奇非常清楚宋徽宗也不想打蒋道言板子的,况且蒋道言挨板子对他而言,只是多了那么一丝报复的快感。没多大的作用。利益至上的他,自然得将利益最大化,他明白蒋道言弹劾他,并非是故意针对他。这若是换做蔡京蔡攸梁师成等人,蒋道言也会照弹不误的。而他连番反驳蒋道言,已经震慑住了那些言官,若是他再从当好人,那么他的形象在那些文官心中无疑会大大提升了,相比之下,蒋道言就相形见拙了,最最关键的是,他在得胜之时,勇于承认自己的过失,不仅给自己留下了余地,还能博得宋徽宗赞扬,只有像高衙内那种二货才会去求那一丝无关痛痒的快感了。

????关于这一点,蔡京高俅对李奇是再了解不过了,他们从一开始,就知道李奇绝不会去真的打蒋道言板子的,换做是他们,同样也是如此,除非能一巴掌把对方拍死,否则你就要给自己留有余地,然而,你若想给自己留有余地,那就必须给对方留有余地,你还得给皇帝留有余地,这就是为官之道啊。

????“皇上教训的是。”

????蒋道言朝着宋徽宗作了一揖,又如斗败的公鸡来到了李奇面前,双目轻闭,作揖道:“蒋某方才言语不当,唐突了经济使,对此蒋某甚感抱歉,还请经济使见谅,勿要放在心上。”

????李奇等他全部说完,才假意扶起他,呵呵道:“哪里,哪里,蒋御史真是太见外了,我们同殿为臣,有些摩擦也是理所当然的。”

????蒋道言趁着起身之际,小声道:“你也别太得意了,我绝不会因此小小恩惠,就忘记我身处何位,倘若你下次再有把柄被我抓住,我兀自会将你告上大殿的,不过,下次我一定会准备的更加充分,绝不会再像今日这样。”

????李奇满脸笑意的点点头,嘴上却小声道:“你尽管放马过来吧,本人最不害怕的人就是手下败将,下次我一定也会宽恕你的,毕竟我这胸围---不,这胸襟可不是你能比的。”

????“我可不会宽恕你。”

????“抱歉!你没有这项功能,也不会有这机会的。”

????正当二人唇枪舌剑之际,忽听得一声尖破嗓子,“退朝!”

????李奇猛地一怔,转头望去,只见宋徽宗二话不说,起身就朝着旁走去。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操!搞什么呀?老子赏都还没有领,你丫就逃跑了,忒也抠门了吧。李奇撇下蒋道言,冲上前道:“皇上,皇上,微臣还有本上奏啊!”

????宋徽宗余光微微瞥了眼他,轻哼了一声,大步出了大殿。(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365bet体育注册_365bet那个是真的_365bet官网在哪,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求365bet体育注册_365bet那个是真的_365bet官网在哪。求推荐。。。本书的VIP群号码331912736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