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一十四章 涨!涨!涨!-北宋小厨师 365bet体育注册_365bet那个是真的_365bet官网在哪

北宋小厨师

第八百一十四章 涨!涨!涨!

第八百一十四章 涨!涨!涨!2017-11-10 21:29:29Ctrl+D 收藏本站

????(小厨师VIP群号331912736,正版订阅可进。)

????再没有粮食的情况下,任何计划都得加快,因为这会死人的呀。隔日,京城酒楼的菜价酒价就随着粮价的增加,开始调高了价格,而且增长的幅度那是吓得人死,可以说比粮价涨的还要猛一些。

????这正店都涨价了,那么脚店自然也就避免不了了。

????不管是正店还是脚店,都是终端销售,直接面对百姓,它们的涨价百姓是最能够体会到的。然而,这酒楼涨价了,那些肉呀,青菜呀,甚至一些生活物品都跟着涨了起来。

????其他商人也要吃饭的呀,我本来一天赚个几十文钱,就能饱肚了,如今这点钱一餐都不够用,我不涨价,我怎么活。

????你涨我也涨,东京物价开始飙升,就连小姐的价格都涨了起来,就跟竞赛似的,看谁涨的多。

????这倒是让那些粮商们有些看不懂了,我们已经算狠了,你丫比我们还要狠呀。

????要知道民以食为天,疯涨的粮价让百姓是苦不堪言,偏偏还赶上了秋收的前夕,要知道,以前这个时候,朝廷都会放粮压低粮价,可是今年这粮价不跌反涨,你们这是做买卖还是杀人呀,但是他们又无可奈何,只能等待朝廷的政策。很多家境一般的人,如今都不敢上脚店吃饭了,只能在家摸索厨艺,吃着自己做的那难以下咽的饭菜,真是要人命呀。

????当然。像四小公子那种超级富二代官二代全然不放在心上,该怎么玩还是怎么玩。唯一令他们不爽的是,如今不管是酒楼,还是青楼都没有以前那般热闹了,这让爱热闹的洪天九是愁云满面,天天祈祷这粮价快点跌下来。

????这一日清晨,秦夫人李奇耶律骨欲吴福荣小玉吴小六等醉仙居上层干部去到相国寺烧香拜佛。

????秦夫人原本只是一个比较善良的女人,但是自从嫁入秦家,又变得有些迷信了。毕竟商人都好这一口,当然,秦夫人也不是那种天天要跪在佛像面前的虔诚信徒,她只是求一个心安理得,盖因最近实在是发生太多事了,李奇致仕,王仲凌跟电梯似的升升降降。京城的风风雨雨,所以她才决定今日来相国寺拜佛。可是李奇偏偏是商人中的另类,他信自己远远超过相信佛祖,或许就是因为佛祖见他不贿赂自己,心里不爽,于是就把他扔到了宋朝。以示惩罚,可是这小子还是死性不改。

????为此,秦夫人昨晚可是跟李奇做了一晚的思想工作,毕竟李奇才是祸端的根源,他若不来。那么此行可就得大打折扣了。当时吵得李奇真的想将其扑倒在地,就地正法。当然,想归想,他可没这胆。最后秦夫人还是拿出季红奴怀孕为由,李奇才被逼无奈的答应了下来,这种事你不说还好,你一说出来了,好像不来,确实心里有些不安。

????原本季红奴也打算来的,可是李奇怕出现意外,就让她二婶做代表跟他们一起来。

????“夫人,我说你也真是的,什么时候来拜佛不行,偏偏选在这个关头,你真不是一个勤俭持家的人呀,整天就会跟钱过不去。如今什么都在涨价,就连寺庙这等神圣的地方也入乡随俗。唉!你说这佛祖也真是的,神该有神的骄傲呀,怎能跟民间抬杠,啧啧,就这香火钱,我勒个去,太坑人了,不行,改日我得找佛祖去商量商量。”

????李奇站在那插香的炉鼎前,打着哈欠,说的是没完没了,毕竟窝着一肚子的怨气,又见这香火钱高的惊人,不免把怨气全部撒到了佛祖头上,这可谓艺高人胆大呀。

????这一顿牢骚下来,就连一旁的小沙弥都惭愧的地下头来,心里却想,这还不都是你们这些商人带头弄出来的,佛不吃饭,我们可得吃饭呀,这香火钱不涨,那我们就全得吃草去了,你还好意思怪我们。

????秦夫人听得也是一个头两个大,黛眉轻皱,道:“李奇,打我认识你那一日起,你三句离不开钱字,是,你是商人,整日都得与钱打交道,这也情有可原。可是,在这佛殿之前,你能否收敛下,就别提这个钱了,咱们也不缺这点钱,你何苦如此斤斤计较了,就当我求你了。”

????李奇双手一张,道:“哎,夫人,这你可说错了呀。有本事这寺庙就别收钱呀,这么神圣的地方,却透着一股铜臭味,他们都不嫌俗,我还怕俗呀。”他说着又向身旁的小和尚笑嘻嘻道:“小师傅,你说是不是?”

????耶律骨欲小玉等人听得李奇这高谈阔论,纷纷低下了头,使劲的憋住笑意。

????就论这口才,那小和尚岂是李奇的对手,稍稍一愣,单掌于胸,行佛礼道:“阿弥陀佛,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施主字字珠玑,小僧受教了。”

????李奇翻着白眼道:“你甭拍马屁了,而且就你这马屁我也听不懂,这冤枉钱半年花一次,已经是我的极限了,多了也没有,你们得把握机会使劲的宰呀,反正咱们夫人不差钱。”

????这人看来真是憋坏了,连一个小和尚都不放过。秦夫人稍稍翻了一个白眼,但是她没有发现,她这不经意的一个举动却引来数道目光。

????今日她白色素装,看上去高贵典雅,虽是素颜,但是却宛如仙子,让世人只敢远观,就她往这里一站,那回头率瞬间达到了百分之两百。

????“嘿,我说你们看什么看,没看过女人拜佛么?竟敢在这么神色的地方,露出如此之下流的眼神,真是玷污了这佛殿呀。”

????秦夫人没有发觉,可是李奇却感受到了。双目一瞪,张嘴就骂。那些人赶紧羞愧的低下头,灰溜溜的离开了。李奇又朝着秦夫人笑嘻嘻道:“夫人,你瞧见这些人没有,就你往这一站,那得引起多少的邪念呀,我看你以后还是得少来,若是弄得佛祖也动了凡心,那真是罪过。罪过呀----哎,夫人,骨欲,我还没有说完,你们怎么就走了,等等我呀。”

????我还敢听你继续说下去么。秦夫人听得都是胆战心惊,在进大殿前。就将李奇抓了过来,千叮万嘱,让李奇可别在佛祖面前再胡说八道了,就当是为了红奴。

????这红奴一出,李奇倒真不敢了。

????进到大殿,李奇同秦夫人一起跪了下来拜了三拜。而后耶律骨欲小玉他们也一一拜了拜。就在这时,外面忽然进来一奇装异服的男子,这人跟李奇是不打不相识呀,正是纥石烈勃赫的翻译官,袁洪。

????袁洪来到大殿小声在李奇耳边说了几句。李奇点点头,又朝着秦夫人道:“夫人。你知道的,我这人比较专一,要拜也只拜一个佛,我这还有点事,就先失陪了,待会再来找你们。”

????想不到拜个佛都不让人省心。秦夫人摇头一叹,道:“你去吧。”

????李奇又朝着耶律骨欲眨了眨眼睛,而后就跟着袁洪出去了。这北宋的相国寺有些类似后世中国的钓鱼宾馆,一些外国贵宾来访,一般都住在这,纥石烈勃赫当然也不会例外。

????李奇跟着袁洪来到纥石烈勃赫下榻的厢房内,这刚一照面,李奇就被纥石烈勃赫此时的尊荣都给吓到了,只见纥石烈勃赫双目微红,目光显得有些呆滞,面色苍白,好像已经病入膏肓似的。惊诧道:“纥石烈先生,你这是怎么呢?”

????纥石烈勃赫道:“这还不都怪你。”

????“怪我?”

????李奇不解道:“你睡醒没有?”

????纥石烈勃赫一翻白眼,道:“这都怪你那种最新的他天下无双真是太好喝了,我这几日就没吃过什么东西,恨不得将自己泡在酒中。”

????暴汗!原来是这样。李奇没好气道:“这的确怪我,下次我就送点茶给你好了。”

????纥石烈勃赫急道:“你可不能这样,我一闻到茶味就想吐。”但话一出口,他便知道上当了,呵呵一笑,转移话题道:“哦,我还未恭喜你重新出任经济使。”

????“多谢。”李奇点了下头,正色道:“这事说起来,还得幸亏你帮忙,不然我得多费很多功夫。”

????纥石烈勃赫手一抬,道:“这点小忙不值一提,不过,经过这事后,我真的很佩服经济使的才智,当时在大殿之上,那些人说的话,与你预料的相差无几,我当时都差点笑了出来。”

????李奇呵呵道:“哪里,哪里,这话题是由你挑起的,他们除了那些话,还能说些什么,只是你不了解我们大宋的国情,才会这么觉得。对了,你打算何时回去?”

????纥石烈勃赫道:“后日。今日你若不来,我也打算去找你。我们皇上还想问你,何时进行那经济建设的第二步,如今你们大宋商人都是选择与我金国合作,但是很少人去我们金国做买卖。”

????李奇道:“两年。”

????“是不是太久了一点。”

????李奇叹道:“你以为这是小事么?说搞就能搞?告诉你,光是筹资金,就得耗费一年光景,我还得做宣传,召集商人,谈项目。这可不是两个人之间的合作,而是两个国家,两年已经是最早的了,你也瞧见了,我在帮助你们发展经济的同时,我们也在加强经济,一旦时机成熟,我就会组织人去你们投资,要是我随便派些阿猫阿狗过去,你们又会说故意耍你们。”

????纥石烈勃赫听得眉头一皱,小声嘀咕道:“话虽如此,可是不是人人都有这耐心的。”

????李奇只是隐隐听得几个字,双眉一抬,道:“你说什么?”

????纥石烈勃赫呵呵道:“没什么,没什么,其实我们皇上也知道这事很复杂,所以只是让我来询问你一下,并未拿到朝堂上去说,不过我们皇上还是希望能越快越好。行,我会把这话告诉皇上的,不过两年以后,你可一定得履行盟约。”

????李奇听得有些迷糊,但见他似乎不愿多说,也不好追问,点头道:“一定。”心里却道,若是没有靖康之变,我犯得着有钱不赚么。

????纥石烈勃赫忽然一笑,道:“经济使,不管怎么样,我这次一定得运些你那种会冒泡的天下无双回去。”

????李奇叹道:“我倒也想,可是我现在还没有想到保存这种酒的方法,这酒过了两日就不能喝了,等你运回去,恐怕就变成一泡尿了。”

????纥石烈勃赫听得一阵恶心,道:“不会吧?”

????李奇道:“你若不信大可以试试呀,若非如此,我为何要每日给你送些酒过来,而不是一次性给你送来。”

????纥石烈勃赫听他这么说,也深信不疑,道:“那你可得答应我,一旦你想出办法,立刻给我送些去,我真的太爱喝这种酒了,特别是在这炎炎夏日。”

????李奇笑道:“一定,一定。”说着他脑中灵光一闪,这厮后日就回去了,我何不试试能否敲他一笔了,嘿嘿笑道:“纥石烈先生,外面的情况你应该也有所耳闻吧?”

????纥石烈勃赫一愣,道:“你说的是粮价的问题吧?”

????“正是,正是。”李奇点了几下头,笑道:“那么,你看---我给你的价钱如今可是连本钱都回不来呀,要不再往上面加点。”

????纥石烈勃赫听到后面,才知道李奇是想加价,立刻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来,轻咳一声,道:“经济使,当初我与你合作的时候,记得你曾说过,合约就是保证,一切必须得依照合约办事,所以,咱们应该还是按合约办事。”

????日。这家伙真是进步神速呀,都快赶上我了。李奇委屈道:“话虽如此,但是你要的数量这么多,这么弄下去,我扛不住呀,再加一点,就酒价再加一点,如何?”

????纥石烈勃赫点点头,一本正经道:“这事我会考虑的,下次来的时候,咱们再好好商量下,毕竟我此行可是为公事而来,要是让皇上知道我借机来谈私事,那可就不好了。”

????“那行,那行---不对呀,你丫什么时候来啊?”

????“最早也得半年以后。”

????“靠!”(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365bet体育注册_365bet那个是真的_365bet官网在哪,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