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一桶泡面的深意-北宋小厨师 365bet体育注册_365bet那个是真的_365bet官网在哪

北宋小厨师

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一桶泡面的深意

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一桶泡面的深意2017-11-10 21:45:10Ctrl+D 收藏本站

????青霉素。,ybdu,

????毋庸置疑,这绝对是一种能够造福全人类的神药,如果能够研究出来,必将是医学上的一个重大突破。

????但是李奇心里也没有报以多大的希望,他永远都是做着最充分的准备,最坏的打算。不过推行西方医术,那是势在必行,只可惜李奇所知甚少,只能将一些概念抛出来,至于其它的还是得交给专业人士去研究。

????其实但凡他不熟悉的行业,他都是动动嘴而已,告诉你们有这么一个东西存在,它有什么用,至于能否捣鼓的出,那就看你们自己了,但是像咖啡燕窝泡面酒这些有关厨艺方面的产品,那他就是势在必得。

????至于西医和西药,虽然现在谈还挺遥远的,但是你不去努力的话,那肯定是没有啊,万一捣鼓出来了,那可真是万民之福呀,这买卖怎么做都不算亏。

????他一直也都是这么做得,李奇当然不是万能的,哪怕是说故事,他也只是说一个框架,里面的具体内容都是李清照这些大才女填写进去的,和金庸的原着比起来,除了主线相同,其余的都不相同。

????接下来李奇又把自己对青霉素的了解跟怪九郎师徒详细解释了一遍,也不管他们听不听得懂,反正就是一股脑的全部扔给他们,你们自己去慢慢研究吧。

????几人说了好一会儿,沈文突然走了进来,说是母猪的已经醒来了,怪九郎师徒立刻去到了内堂。

????这一刹那让李奇感觉猪比人更加重要,心里忿忿不平,好歹也留个人陪我聊聊天呀。

????他一个人坐在这里感觉甚是无聊,正准备出去看看,哪知刚来到屋外,就见赵菁燕走了过来,可是并未见着赵楷的影子。好奇道:“咦?你三哥呢?”

????赵菁燕哦了一声,道:“方才宫中来人,三哥就回去了。”

????大家一块来的,竟然就扔我一个人在这里,真是太讲义气了。李奇凑了过去,一脸八卦道:“你三哥和你说了些什么?”

????赵菁燕风轻云淡道:“还能说些什么,不就是让我安心在这里住下,还恩准我回家与爹爹一块过年。”

????李奇没好气的哼了一声,道:“回家过年都还得恩准,难怪这年头的人情产量高的离谱。说不定日后上茅房都得恩准。”

????赵菁燕黛眉一皱,道:“你胡说八道甚么,这其中的缘由你难道还不清楚么,三哥能做到如此就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换做是我恐怕也难以做到。”

????李奇哇了一声,道:“听你这语气,好像还挺感激他?”

????赵菁燕摇摇头道:“谈不上感激,更多的是佩服。”

????李奇嗯了一声,道:“佩服他让你回家过年。我明白的。”

????赵菁燕苦笑道:“三哥能够容下我,不是证明他有多么的宽宏大量,而是证明他有足够的自信,他觉得我的存在根本不会给他带来半点威胁。只有有本事的人才会拥有这般自信,三哥即位以来,也的确是让我刮目相看,我大宋江山在他手里。是我大宋之福,别说我没这本事了,就算有这本事。我也不会再像以前那般乱来了。”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连连摇头道:“不对,不对,三哥与其要担心我,还不如去担心你。”

????李奇诧异道:“担心我干什么,我可是大大的忠臣呀。”

????赵菁燕笑道:“人心难测呀。你想想看,凭我们二人的关系,我若要做大逆不道的事,肯定要靠你,你说我三哥究竟会担心我,还是你?”

????李奇惧道:“真的假的,我胆小,你可别吓我呀。”

????赵菁燕轻轻一笑,道:“权力就是一把双刃剑,能助你呼风唤雨,同样也能将你打入十八层地狱,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你也应该有所防备,不要让我三哥担心你。”

????李奇叹了口气,道:“我这不是一直都在防备么?”

????赵菁燕诧异的望着李奇。

????李奇摇头苦笑一声,道:“你以为我该怎么做?”

????赵菁燕摇摇头道:“这种事自古以来就存在,但是还没人有办法能够很好的解决,不然也就不会说伴君如伴虎,你难道有办法解决?”

????李奇道:“制度。”

????“制度?”

????李奇嗯了一声,道:“只有一套完善的制度才能杜绝这一种现象,从某一面来剖析权力,这权力就是能够缔造秩序,或者说能改变秩序,这种权力一般都握在皇帝手中,一旦某人有能力缔造新的秩序,那么就可以说是威胁到皇帝了,所以皇帝肯定不会让这种威胁存在,你很难见到皇帝去杀那些小官小吏吧,因为他们没有拥有缔造秩序的能力,权力可以缔造秩序,反之,秩序也能够限制权力,一套完善的制度就能做到如此。

????你想想看,当制度完善了,我们这些朝廷命官只需要按照章程办事即可,不需要去改变什么,更不是少了某个人就不行的,很多人都能胜任,如果制度不完善的话,那么就必须得靠某一些特定得人选去弥补这一点,管理好朝政,只有一套完善的制度,皇帝才可以做到游刃有余,不需要给大臣太多的权力。”

????赵菁燕沉吟半响,点头道:“你说的也有些道理,但是想要拥有一套完善的制度这谈何容易呀。”

????李奇道:“但是你不去努力,就肯定没有。”

????赵菁燕笑道:“你指的是司法院和立法院吗?”

????李奇呵呵道:“你都听说了。”

????赵菁燕道:“如今大街小巷都在谈论此事,我能不知道吗?”

????李奇笑问道:“那你觉得咱这事办的怎样?”

????赵菁燕道:“你这么问,无非就是想听我夸夸你。”

????李奇哈哈一笑,道:“知我者,夫人也。”

????“难道夸你的人还少么?”燕福翻着白眼,甚是无奈。

????李奇道:“这不一样,别人夸我的话,我基本上都过滤了,你若夸上几句。夫君我一定会非常开心的。”

????赵菁燕有些难以启齿道:“我现在再夸你,会不会显得有些虚伪?”

????“怎么会。”李奇立刻道。

????赵菁燕见到李奇迫切的表情,噗嗤一笑,随即轻咳一声,认真道:“这一步棋走的的确是非常妙,你只是损害了秦桧的利益,就走出了以法治国的第一步,我大宋将得利于此,而我三哥手中也多了一把神兵利器,也从中获得不少利益。王仲陵因此保住性命无忧,就更加不用说了,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你给秦桧上了一课,什么面子都搬回来了,你这一招比秦桧的要高明多了。”

????李奇听得直挠头,道:“虽然你说的句句属实,但是听起来还真是挺虚伪的。”

????赵菁燕翻着白眼道:“你这人还真是难伺候,是你让我说的。说了你又觉得虚伪。”

????李奇呵呵道:“其实你应该抓住重点来说,若是让你上去发言,肯定是不及格的。”

????“什么重点?”

????“就是我呀。”李奇道:“你应该这么说,咳咳。我夫君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文成武德,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千秋万世,一统---一统---。”

????话说至此。戈然而止,赵菁燕笑吟吟道:“一统什么,你倒是继续说呀。”

????李奇憋了半天,道:“一桶泡面。”

????赵菁燕噗嗤一声,哈哈大笑道:“你的志向还真是够大的。”

????李奇面不改色道:“你可别小看这一桶泡面,其中包含的深意那真是太多了,这也是我能活到如今的关键原因,你三哥可不喜欢志向太大的臣子,泡面足矣。”

????赵菁燕笑而不语,现在还不是谈这个话题的时候,转而正色道:“谁人都知道秦桧这一回栽了一个大跟头,若他不弄点动静出来,那他可就颜面扫地了。”

????李奇道:“这我知道,也不止一个人跟我说过,但是最近他不会有什么动作,等过完年我再与他过过招,不急,不急。”

????说着他突然伸手搂住赵菁燕的纤腰,将其搂了过来。

????赵菁燕大惊失色,将头往后面一缩,道:“你想作甚?”

????李奇嘻嘻道:“如今你三哥已经点头,那你可以安心做我的妻子了吧。”

????赵菁燕面色羞怯之色,颤声道:“那---那又如何?”

????李奇睁着双眼道:“那又如何?当然是跟我回家过年呀。”

????赵菁燕一脸歉意道:“对不起,这个年我想回家跟家人一起过。”

????李奇一愣,点了下头道:“这是应该的,应该的,孝字当先。”

????赵菁燕微微一笑,报以感谢,又道:“你现在可以松开了吗?”

????“啊?”

????李奇不但没有松开,反倒是轻轻一带,将赵菁燕搂了过来,又吻了下她的香唇,赵菁燕哪里想得到这厮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亲吻她,满脸通红,如同朝阳一般,心中是又羞又怒,但更多的是无奈,怒视着李奇,道:“你放不放?”

????李奇厚着脸面皮道:“再抱一会吗。”

????赵菁燕知道和这厮说再多也没用,轻轻一扭,就挣脱开来。

????李奇手中一空,也是满腔的无奈,心想,也不知道马桥会不会擒奶龙爪手,这个倒是可以学学。

????赵菁燕又道:“不过你可以让十娘跟你回家过年。”

????李奇道:“这我当然知道,其实我原本打算明天来接你们过去的,哪知你三哥今日就拖我来了,待会吃完饭我就让十娘跟我回去过年。”

????说到吃饭,那自然李奇亲自下厨,对于李奇的厨艺,即便是怪九郎都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几人风卷残云一般的将李奇做得几道家常小菜给席卷的干干净净,说不出的舒服受用。

????李奇这一品大员亲自下厨就已经非常了不得了,洗碗这等事自然不会交给他了,尹氏很自觉的将碗筷收走了,沈文也跟过去帮忙了。

????而怪九郎酒足饭饱后,就跑去屋内午睡去了。

????至于赵菁燕也回屋去了。

????机会来了。

????李奇悄悄来到内堂,见刘云熙一个人坐在火炉边上沉思,李师傅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嘻嘻笑道:“十娘,在想什么?是不是在想我啊。”

????刘云熙一怔,道:“我在想猪。”

????“呃。”

????李奇登时冒了一头冷汗,郁闷道:“这---你用不着这么寒碜我吧。”

????刘云熙却是很认真道:“什么寒碜你?我的确是在想那头缝完线的母猪。”

????真是越说越伤心啊。李奇非常无奈道:“想猪就想猪吧。”说着他又一屁股坐在刘云熙身边,呵呵道:“十娘,如今可是到了咱们试婚的最关键一步。”

????刘云熙听得眉头紧锁,暗想,原来他还是在与我试婚,我还以为---。想到此处,她神色显得非常伤心,不愿多谈,只是嗯了一声。

????怎么回事?李奇诧异的望着刘云熙,片刻过后,他登时醒悟过来,该死的,我又说错话了,这可如何办是好。沉吟片刻,他故作没有发现,继续说道:“在交趾的时候已经证明我们做夫妻完全没有问题,就差水乳交融了,但是你知道的,我背后还有着一个大家庭,家中还有很多成员,这事不是我一人可以做主的,你能否融入这个大家庭,还是一个未知数,正好马上就要过年了,你就跟我一块回去过年,走完这试婚的最后一步,不知你意思如何?”

????刘云熙听得怔怔不语。

????李奇谨慎的瞧了她一眼,小心翼翼道:“你不会怪我太唐突了吧,其实我已经非很委婉了,你看我都借用试婚来说服你跟我回家过年。”

????刘云熙猛地一怔,道:“借---借用?什么意思?”

????李奇道:“当然啊,你知道的,我这人比较腼腆,这种事不太好意思直说,万一被拒绝了,那多没面子呀,故此想到用结婚来说服你跟我回家过年,想不到你还是生气了,真是失败。”说着他叹了口气。

????刘云熙忙道:“谁---谁说我生气了。”单纯的十娘,哪里是老奸巨猾的李师傅的对手。

????李奇道:“你刚才那样子分明就是生气了,算了,既然你不愿意,那我就不勉强了,你知道的,我可是非常尊重你的。”

????刘云熙彻底慌了,道:“我---我没有说不愿意,我---。”

????李奇眼中带笑的问道:“你什么?”

????刘云熙瞧了眼李奇,羞涩道:“其实我也想跟你回家过年。”

????李奇大喜,一拍掌道:“那好,你快去收拾东西,待会就跟我回去。”

????刘云熙摇头道:“现在还不行,我还得照顾那头母猪。”

????李奇吃醋道:“究竟是猪重要,还是我重要啊。”

????刘云熙很伤人的说道:“可是猪缝了线,你没有啊。”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