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莫使金樽空对月-北宋小厨师 365bet体育注册_365bet那个是真的_365bet官网在哪

北宋小厨师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莫使金樽空对月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莫使金樽空对月2017-11-10 21:48:49Ctrl+D 收藏本站

????在醉仙居门前,只见停着一条长长的车队,车上面堆满了各种货物,有农具,有工具,也有生活用品,而在每辆车上都插着一面旗子,旗子上面写着“醉仙居”三个字,十分醒目。

????“吁---!”

????一辆马车来到门前停了下来。

????但见吴小六立刻飞奔过去,欣喜的叫道:“李哥,你来了。”

????里面很快就传来了李奇的声音,“你小子什么时候这么关心过我这做师父的了,我看你分明就是冲着人家小桃来的。”

????“哪有!”

????小六子搓着手,脸都红了,可见他和师父的脸皮还是差了不少。

????说话间,李奇已经从马车里面走了出来,瞧了眼吴小六,怒其不争道:“真是一点出息都没有,七字真言已经被你玩废了。”

????“小六子,你别听这人瞎说,厨艺以外的东西,你最好还是不要跟他学。”

????王瑶也从车里面走了出来,比起刚才来,脸上多了一层银色的面纱。

????小桃随后也走了出来。

????吴小六见到小桃,脸上的红晕更深了,可是小桃哼了一声,脸朝向另外一边。

????这让小六子心中一慌,暗道,我什么时候又得罪他了。

????殊不知是他的师父代他得罪的。

????一定不能让这小子知道真想。李奇打了个哈哈,手往门前一扬,喊道:“吴大叔。”说着就急忙忙的跳下车去。

????这人做了坏事,就知道溜之大吉!王瑶白了李奇一眼,又朝着小桃道:“小桃,你去帮帮小六子吧。”

????吴小六听得是欣喜不已。

????这夫人的吩咐,小桃可不敢忤逆,哦了一声,就与吴小六去帮忙了。

????“啧啧,吴大叔,红光满面的。看来日子挺滋润的吗,对了,你的那两个妾侍呢?我说过可以携带女眷的。”李奇走了过去,一手搭在吴福荣肩膀上,笑吟吟道。

????吴福荣一手掀开李奇的手,笑骂道:“去去去,这大清早的。一句好话都没有。”

????李奇冤枉道:“我说你红光满面,这还不是好话呀!”

????吴福荣哼了一声,见王瑶走了过来,忙行礼道:“夫人。”

????李奇凑了过去,低声道:“吴大叔,夫人可以叫。可别前面加个秦字了。”

????吴福荣惊讶道:“难道---。”

????李奇得意的呵呵一笑。

????王瑶虽然没有听清楚他们在独孤什么,但瞧这厨子一脸奸诈之色,想来也没有什么好话,道:“吴叔,你别听人乱说。”

????吴福荣木讷的“哦”了一声,可有瞧了眼夫人,觉得今天的夫人与以往判若两人。眉宇间少了一份哀愁,却多了一份风情,美丽大方,艳丽迷人,心想,难道真的连夫人都逃不过李奇的魔爪,这真是太厉害了。

????“李大哥,夫人。”

????陈阿南小玉从里面走了出来。见到李奇来了,急忙上前来。

????李奇笑道:“准备的怎么样?”

????陈阿南道:“都准备好了,就是小文他们还没有来。”

????“是吗?”

????李奇突然将陈阿南抓了过来,小声问道:“对了,这事你没有告诉衙内他们吧。”

????高衙内摇摇头道:“没有,他们明天还得排演了,昨天练了一宿。如今恐怕还在睡觉。”

????“那就好。”

????李奇轻轻松了口气,今天他可是下了血本,要是克星来了,铁定会黄了去。

????陈阿南突然指着远处道:“大哥。小文他们来了。”

????李奇举目望去,只见远处一队人马往这边行来,为首一人还举着一面大旗,上面写着“太师学院”四个大字,而且还是蔡京的亲笔字迹。

????“哟!老怪夫妇也来了。”

????李奇定眼一瞧,突然发现里面还有着两道熟悉的身影,特别是那一头不带一丝杂色白发,尤其引人注目。

????“李叔!”

????沈文一见到李奇,就急忙跑了过来,而在他身后还跟着三十位与他年纪相仿的少年。

????其余人也纷纷上前,整齐划一的拱手道:“学生见过副院长。”

????“乖,乖!”

????李奇笑着点点头,又正色道:“相信今天来此的目的,你们的沈老师已经告诉你了,要尽可能的好好表现,这对于你们而言,是一次非常关键的考核,今后你们能够拿多少酬劳,不说全看今天,但是今天的结果也会有着直接的影响,所以你们一定好好表现自己,将你所学的全部展现出来。”

????“学生谨记副院长的教诲。”

????一干学生齐声说道,

????“哈哈,你这么说就不怕他们紧张么?这越紧张可就越容易出错。”

????随着一阵洪亮的笑声,怪九郎与他夫人尹氏走上前来。

????李奇笑道:“如果连这点点紧张可克服不了,你叫我如何放心让他们走出学院。”

????怪九郎哈哈道:“说得好,对于一个郎中而言,这心理素质同样也是非常重要的。”

????李奇略带一丝好奇道:“想不到怪兄你对这种活动也感兴趣。”

????怪九郎道:“你倒还别说,对于太师学院的这种实习制度,我是非常感兴趣,我也觉得非常好,所以才跟过来看看,顺便看看能否帮上什么忙。”

????哎呦!怪九郎要出手了,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啊!李奇忙道:“你们可看好了,这位老先生就是你们师祖爷,待会一定要多多向他学习,如果你们能在一天之内榨干他,我一人送你们一张会员卡。”

????沈文乐呵呵道:“这恐怕不能够,我都学了好几年,还只是学到了爹爹的一成。”

????怪九郎摆摆手道:“文儿,这医术不同于其它的学问,学又能学得了多少,你要记住是先有病才有医的,所以要靠自己的摸索,一成已经足矣了。”

????“是,孩儿记住了。”

????原来今日不简简单单的是一次善事。也是医学院的一次考核,这些学生将会去为那些村民看病,将自己所学的东西用于实践,因为农村里面可是很多人没有钱看病的,多半上了年纪的穷人,都是一直带兵在身,而这医术可是关乎人的性命。你必须要有足够的经验,才能帮人治病,所以李奇觉得两者真是天作之合,故此才有了这一次的实习。

????怪九郎突然瞥向李奇身边的王瑶,道:“这位是?”

????差点忘记,他还不认识夫人。李奇急忙介绍道:“这位就是醉仙居的东主。王院长的三千金,王瑶。”

????说着又向王瑶介绍道:“这位就是十娘的师父,怪九郎,他身边那位乃是他的夫人尹氏。”

????王瑶轻轻颔首道:“久闻大名,如雷灌耳。”

????怪九郎呵呵道:“你真是跟李奇一般虚伪,你这种足不出门的小娃怎会听说过我的大名,这等话莫要再说了。老夫不爱听。”

????王瑶微微一愣,显得极为尴尬。

????这分明就是报复啊!还顺便指桑骂槐。李奇原本是想骂回去的,他也有这个本事,可问题是这老怪动不动就让人往茅房里面跑,这让李奇有些忌惮,没好气道:“给点面子好不?”

????尹氏也道:“夫人,你莫要与他一般见识,我这夫君就这性子。”

????这老婆都开口了。怪九郎可不敢由着性子来了,转而笑道:“金刀厨王,你的手段还真是了得,令夫人真是一个比一个漂亮。”

????王瑶还未解释,李奇就啧了一声,怫然不悦的说道:“怎么说话的,什么叫做一个比一个漂亮。这不是陷我于不义么,你应该说,都很漂亮。”

????周边的人听得都捂嘴偷笑起来。

????夫人站在这里真是如坐针毡,这怪九郎和李奇在一块。杀伤力那是成倍增加的,因为这二人都是口无遮拦之辈,于是向吴福荣道:“吴叔,我们去里面说会话吧。”

????随后就与吴福荣去到店里面了。

????李奇瞧了眼怪九郎,道:“看吧,又让你给气走了。”

????怪九郎不以为意,这种情况太常出现了,他都已经习惯了,道:“就凭你的本事,待会三言两语便能哄回来。”

????“你太过奖了。”

????李奇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怪九郎突然左右看了看,道:“怎么没有见到我的好徒儿?”

????李奇哦了一声,道:“十娘最近一直忙着钻研剖腹产,别说你了,我整天跟她同住一个屋檐下,一天到晚都难得见她一面。”

????其实他也邀请了封宜奴季红奴她们一块来,但是没有一个愿意来的,都找了理由推脱了,很明显是不想凑这热闹,如果她们来了,那李奇肯定要陪着她们,这样就很难单独与夫人相处了。

????怪九郎点点头道:“我这徒儿对于医术的痴迷要远胜于我,今后你可得多多包容她一些,可莫要因此冷落她了。”

????李奇道:“这是必须的,我说怪兄啊,你说这话怎么一点也不脸红哦,这方面你充其量就是一个新手,我可是宗师级别的,要说教也是我向你说教,真是不自量力。”

????怪九郎哈哈一笑,道:“对对对,老夫的确有些狂妄自大了,但是你也别向我说教,你的那一套,老夫可学不来。”

????李奇暗讽道:“那倒也是,毕竟你年纪也不小了。”

????这话说的怪九郎尴尬不已,暗骂,这小子还真是小心眼,我不过就是说了他"qing ren"一句,他就变本加厉的骂回来,真是不懂尊老爱幼。

????一旁的尹氏也是直摇头,她深知他夫君不仅是医术了得,而且也是一个非常狠的角色,比狐狸还要狡猾一些,很难有人从他身上占得半点便宜,除非是他自愿的,可是自从李奇出现以后,怪九郎就没有少吃瘪,要论狡猾,二人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啊!

????稍作整顿之后,队伍就出发了,他们今日的目的就是东郊外的一些比较贫穷的村庄。

????与之前不同的是,如今车内就剩下王瑶和李奇了,小桃和吴小六则是坐在一辆货车上,可怜的小六子也是不容易啊,对小桃是痴心一片,不然凭借李师傅的高徒。他绝对不愁娶不到媳妇。

????车内,王瑶轻轻掀开窗帘,望着那一面迎风抖动的旗子,轻轻摇了螓首,收回目光来,向李奇说道:“李奇,我知道你安排这些旗子的用意。但是我以为行善这种事还是低调一些好,不然别人会说我们利用行善来牟利的。”

????李奇一笑,道:“我付出了,为什么不能得到回报,此乃天经地义的事,不管我用意如何。我拿出来的可是真金白银,没有半点水分,那些骂我们的人,可能从未捐过一文钱,他们有什么资格说三道四的,而且行善跟行商并没有任何冲突的,此乃一举数得。

????你想想看。我们这么一弄,很多人都会效仿,那么就会有更多的穷苦百姓得到帮助,对于他们而言,他们得到了资助,至于帮助他们的人,至少没有害他们吧,而你这么说。无非也是在乎自己的名声,从根本上来说,也是用意不纯。”

????双赢一直都是李奇追求的价值观,既能行善,又能为自己和醉仙居获取好名声,这何乐而不为,谁规定行善的目的就一定得单纯。他才不管这一套了。

????王瑶思忖一会,总觉得这话不能说对,但是错在哪里,她又不说清楚。待她再抬起头来,只见李奇已经靠在角落里面睡了起来,先是一愣,眼中闪过一抹感动,左右张望了下,喃喃自语道:“都说坐我的马车,这里连一张毯子都没有。”

????言罢,她就拿起自己的斗篷轻轻盖在李奇身上,但坐回来了时,目光突然又落到了桌上的那九十九朵纸折花上面,不禁伸手取下一朵来,捏在手间轻轻搓弄着,目光渐渐变得深邃起来。

????当初郑逸虽然追她追得紧,但是郑逸毕竟是君子,送她的礼物不外乎一些诗词,而秦默的话,又有一点木讷,哪里懂得主动送礼物给她,她这一生只收过两次花,都是李奇送的,但是第一回的黑菊花,目的不是很明显,当时李奇只是看到这些奇花,就不自觉的想到了她,因为她是非常喜爱花的,故此就将奇花送于她。

????但是这一回不同,这一回李奇的目的非常明确,她也能够感受得到,只是李奇的嘴太贱了,好好的一桩美事,落在李奇嘴里,好像是茅房里面出来的美事。

????但是想着李奇的那一番话,王瑶又觉得好笑,不禁摇摇头,又凝视着手上纸折花,突然间,她的神色变得黯淡下来,喃喃道:“永不凋谢,永不凋谢。”念及至此,她眉宇间又透着一丝忧愁,又将目光望向窗外的风景,微风吹来,拂动着她耳边的几丝秀发,却又荡起一抹忧伤。

????过了约莫半个时辰,“唔---嗯---!”几声呢喃将王瑶的思绪拉了回来,她转过头来,见李奇扭动了几下肩膀,缓缓睁开眼来,于是道:“你醒了。”

????李奇一听王瑶的声音,猛地睁开眼来,惊讶道:“我刚才睡着了?”

????王瑶点点头。

????李奇轻轻敲了敲额头,道:“真是该死。”

????王瑶好奇道:“怎么呢?”

????李奇郁闷道:“我还是第一次跟美女约会约得睡着的,这是死罪,决不可饶恕,是滴蜡,是皮鞭,三娘,你直说吧。”说话间,他眼睛偷偷瞥了几眼王瑶。

????说实话他心里比较虚,这要是在后世跟女人出去约会,这一上车就自己先睡了,那铁定吹了,这在泡妞界来,绝对是大忌中的大忌。

????好在这不是后世,王瑶一点也没有介意,反而非常享受这种气氛,好笑道:“好了,你别在那里演了,我又没有怪你。”

????暴汗!被看穿了,难道是我的演技退步了。这么一说,李奇倒是更加尴尬了。

????王瑶帮他斟一杯茶,递了过去,道:“你都累成这样,应该在家好好休息,这又不是什么急事。”

????李奇接过茶水来喝了两小口,听到她这么说,忙道:“这当然是急事啊,这可是我们之间的第一次正式约会,而且第一次我已经失约了,只是---只是没有想到我竟然睡着了,白白浪费了这大好光阴,真是亏到家了。”说着他又懊恼的抓了抓头。

????王瑶听得是晕生双颊,艳丽无比。道:“谁---谁说这事了,我说的是行善。”

????“哦,对对对,行善,行善,你看看,我都睡糊涂了。”

????李奇说着又道:“但是行善也不会妨碍我们谈恋爱呀。这两者也并不冲突,而且我们能在充满善意的旅途中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这若传出去定然会成为一段佳话的。”

????分明就是你动机不纯,还什么佳话,真是好生无赖!王瑶红着脸道:“这话你也好意思说出口,若让人听见。非得让人笑掉大牙去不可。”

????“笑就笑呗,看谁笑得更加开心。”

????李奇不以为意的摇摇头,忽见王瑶手中还捏着一朵纸折花,笑道:“三娘,你喜欢我送你的花么?”

????王瑶一愣,下意识低头瞧了眼手中的纸折花,目光中透着一丝伤感。轻声道:“人面如花面,花终有凋零的一刻,而红颜也终有老去的一日,岂能像这纸花一般,永不凋谢。李奇,我大你五六寒暑,也许再过不久,我可能就变得鹤发苍颜。到时也许你就会非常讨厌我了。”

????李奇稍稍一愣,暗道,看来年龄真是女人的天敌,连她也不能做到心如止水,可是你丫明明就是在逆生长,我现在看着好像都比你要大了,这话说的真是太寒碜人了。凝视着王瑶。发觉这一刻的王瑶才是一个真正的女人,突然一笑,道:“你误会我的意思,你以为我送你纸花。是祝愿你容颜永不凋零么?”

????王瑶默不作声。

????李奇又道:“我不否认我是比较喜欢美女,这是人之常情,美丽的事物总是引人向往,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吗,但美不是唯一,也不是恒久的,人生匆匆数十载,唯独情才是恒久不变的,不管是爱情,还是友情和亲情,我送你纸花,只是希望我与你之间的感情能够像这纸花一样,永不凋谢,正所谓,执子之手,与子携老。”

????王瑶听得芳心大震,泪眼婆娑,心头阴霾一扫而空,余下的只是无尽的感动,可这回过神来,忽见方才还坐在她对面的李奇,如今已经坐在她的身旁,而且还握着她那一双白皙如玉一般的芊芊玉手。

????轮着见缝插针的本事,当今世上除了高衙内以外,谁还能与李奇匹敌。

????她开始怀疑李奇的那番话,是出自真心,还是为了沾她便宜。

????李奇似乎看穿了王瑶的心思,口舌花花道:“你可别误会,我这只是用行动来告诉你,我已经执子之手,也会与子携老的。”

????王瑶回想着与李奇第一回相遇直到如今,至今也无法相信自己有朝一日会与他如此亲密,毕竟二人的价值观和思想观都是南辕北辙,但是话说回来,这他们两个都能走在一起,也只能用天意来形容了,嫣然一笑,道:“罢了,罢了,我此生遇见你,也算是我红尘未了。”

????李奇大喜,单掌置于胸前,道:“施主终于开窍,阿弥陀佛。”顿了顿,他又道:“其实方才我们所言,可以用一问一答来说明。”

????王瑶好奇道:“一问一答?”

????李奇道:“有女询问:贤妻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何解?君答: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王瑶听得是直翻白眼,什么一问一答,这分明就是沾她便宜呀!可是转念一想,李奇说的似乎也不无道理,暗自思量,我与他年纪都也不小了,余下留给我的时光已经所剩无几,不管他人会如何说到,他日也会随我化作一堆泥土,长埋于地下,只盼莫负光阴,莫负君。

????心念这最后一句时,她心中陡然敞亮,只觉浑身轻松了许多,快乐幸福涌上心头来。

????说来也是十分奇妙,她之所以能豁然开朗,其实并非因为李奇,而是因为秦默,当初秦默一死,留给她的是无尽的悔恨,也让她明白要珍惜当下的一切,可以说是秦默让她陷入纠结当中,同样也是秦默让她能够放下这一切,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快乐时光。

????李奇一直凝视着王瑶,鹅蛋脸,丹凤眼,点绛唇,身躯成熟丰满。凹凸有致,更显雍容华贵,眸中脉脉含情,光彩熠熠,顾盼生辉,与以往那个沉闷的秦夫人判若两人,显得娇艳妩媚。诱人至极。

????是时候下手了!

????李奇看得心痒难耐,一只手从王瑶肩后迂回前进,朝也想,暮也盼,娇滴滴的夫人就在眼前,李奇心中异常激动。

????“李大哥。咱们到了。”

????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了起来。

????是陈阿南的声音。

????啊---!

????一种杀人的冲动的油然而生,李奇愤怒道:“现在时辰还早,百姓们估计还没有起床,再转一个圈。”

????“嗯?”

????惊醒的王瑶猛然回过头来,正好见到李奇那只在她背后悬挂的长臂,身子往后急缩,道:“你想干什么?”

????李奇反手向那窗帘抚摸而去。赞许道:“三娘,你不觉得这窗帘挺漂亮的吗。”

????王瑶双肩轻轻耸动了下,啐了一声“下流”,随即钻出车外去。

????李奇望着自己的右手,闻着上面残留的几缕幽香,叹道:“西瓜没拣着,芝麻也丢了,真是从城市亏到农村了。”

????又听陈阿南道:“李大哥。如今时辰已经不早了,都快正午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李奇懊恼的摇摇头,然后走了出去,来到车外,只见湛蓝的天空。白云朵朵,远处一条小河宛如蓝色的缎带缠绕着一望无际的绿色田野,远处一座座造型古朴色彩和谐的小屋,错落有致,鳞次栉比。微风拂过,炊烟袅袅,一派淳朴的风光,尽显无疑。

????深呼一吸清鲜空气后,李奇又朝着陈阿南道:“时辰不早了,快点把货物卸下来吧。”

????陈阿南听得怪纳闷的,刚才还说时辰还早,现在又说时辰不早了,真不知李大哥到底想干什么?

????李奇左右看了看,突然发现左边马桥和鲁美美一人站在车上,一人站在车下,看着像似在卸货,仔细一看,二人聊得的不亦说乎,手脚慢的出奇的离谱,这倒也算了,毕竟还在做做样子,可是吴小六和小桃却还坐在车上闲聊,特别是那吴小六,手舞足蹈的样子,别提多兴奋了。

????李奇真的想杀人了,敢情他才是最失败的啊!

????“大姐姐!”

????忽听一声欣喜的欢呼,只见邓大弟邓忠几个小屁孩往这边跑来。

????原来李奇前一天就通知了他们,于是他们几个小家伙一大早就来到了村前等候。

????王瑶也赶紧招手喊道:“大弟。”

????这几个小屁孩跑了过来,就将王瑶团团围住,叽叽咋咋的说个没完没了。

????“大姐姐,我们在太师学院认了很多字,而且还教了不少朋友。”

????“大姐姐,我们知道你今天要来,还写了几篇文章,希望大姐姐能帮咱们看看。”

????李奇有些不爽了,走了过去,轻咳一声,道:“各位,能否让让,给我挪个位子。”

????几个小屁孩转头一瞧,见是李奇,兴奋的叫道:“大哥,你也来了。”

????李奇强行挤到王瑶身边,摸了摸大弟的小脑袋,笑道:“你小子长高不少呀,在学院没有拿弹弓打老师的屁股吧。”

????邓大弟挠着头憨厚的笑道:“我可不敢打老师的屁股,去了学院,我就再也没有碰过弹弓了。”

????李奇点点头道:“很好,待会让大姐姐看看你们的功课,谁要是没有认真做,今天可没有午饭吃。”

????几个小孩一个劲的点头,个个都是信心满满。

????邓忠突然一脸兴奋道:“大哥,你把我们骗的好惨,原来你就是金刀厨王。”

????李奇呵呵道:“这我没有办法,当初你大姐姐这么憎恨金刀厨王,我若承认了,她不得把我大卸八块。”

????王瑶白眼道:“你记这些倒是厉害的紧呀。”

????李奇嘻嘻道:“有你的回忆,我可不敢忘记。”

????邓忠几个人小鬼大的家伙一听这话,偷偷做了一个鬼脸。

????王瑶霞染双颊,道:“你说话注意一点,大弟他们可还在了。”

????李奇轻咳一声,道:“你们刚才听见了什么吗?”

????“没有,我们什么也没有听见。”

????一干小孩齐齐摇头,一个比一个呆萌。

????李奇哈哈笑道:“好样的!”

????这时候,陈阿南突然走了过来,道:“李大哥,那些村民来了。”

????李奇举目望去,只见黑压压的一片往这边涌来,他可没有精力再去对付这些村民了,向陈阿南道:“他们就由你去搞定了。”说着他又偏过头去,小声道:“记住了,多提提咱们醉仙居和本大人的名字,怎么做就不用我教你了吧。”

????陈阿南毕竟跟随李奇这么久,嘴皮子功夫那也是一等一,一口就应承了下来。

????李奇又朝着沈文喊道:“小文。”

????“李叔,你叫我啊!”

????沈文快步走了过来。

????李奇道:“你过去配合阿南组织那些村民看病。”

????尹氏突然走了过来,道:“李奇,小文还这么小,恐怕---。”

????她话未说完,就听怪九郎道:“哎,没事的,小文也不小了,这点小事我相信他还是能够做好的。”说着又朝着沈文道:“文儿,去吧。”

????“哦。”

????沈文应了一声,然后领着一干学生迎着村民走了过去。

????尹氏瞧了怪九郎,担忧道:“文儿才刚出来不久,不懂世故,万一搞砸了,那可如何向学院里面交代,不行,我得去看看。”

????说着她就急忙追了过去。

????怪九郎苦笑的摇摇头,然后也跟了过去。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李奇又唤来小玉,道:“小玉,分发物资的事就交给你去安排了,注意一点,不要发生口角了。”他明白一旦牵扯利益,那么很有可能会造成争吵,故此特别叮嘱了小玉一番。

????小玉好歹也是醉仙居集团的掌舵人,这点小事对她而言那真是牛刀小试。

????李奇又强行将吴小六叫了过来,道:“我说六爷,你能否先把正事做了再去谈恋爱,学学师父我,不要一心都扑在女人身上,这不是行滴,要收放自如,距离才会让爱更加持久,快点带人去把炉灶弄好,生火烧水,马上就要吃午饭了。”

????吴小六可不信李奇的话了,这事信他没谱,讪讪笑了几声,转移话题道:“李哥,待会你掌厨么?”

????李奇沉吟片刻,摇摇头道:“今儿没心情,还是你来掌厨吧,我破例允许你做一道菜讨好小桃,这也算是你对的一次考核,若是讨好不了,那就证明你还没有成为一个顶级厨师。”

????吴小六若有所思道:“原来这样才能成为一个顶级厨师!”

????操!你丫还当真了,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忽悠。李奇轻咳一声,道:“还愣在这里干什么,快点去干活吧。”

????PS:八千字大章,一块发了,求365bet体育注册_365bet那个是真的_365bet官网在哪,求推荐。。。(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365bet体育注册_365bet那个是真的_365bet官网在哪,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