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七百八十五章 惧内的少宰-北宋小厨师 365bet体育注册_365bet那个是真的_365bet官网在哪

北宋小厨师

第一千七百八十五章 惧内的少宰

第一千七百八十五章 惧内的少宰2017-11-10 21:52:48Ctrl+D 收藏本站

????自从刑部改称为司法院后,立法和司法已经分隔开来,导致刑部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审案了,因为刑部失去了判决权,如今的司法院一般都是采取单独问话,获取证据,然后交由大理寺,由大理寺来判决。

????不一会儿,柴聪就被人带走了。

????接着高衙内洪天九秦熺等一干主谋也都被带去问话了。

????方才还拥堵的司法大厅,如今变得是空荡荡的。

????一个官吏来到李奇和秦桧面前,恭敬的说道:“枢密使,秦少宰,真是抱歉,院长如今公务繁忙,无暇招待二位,不过院长吩咐了,让下官带二位去内堂休息。”

????秦桧如今是看到穿司法院制服的人就不爽,皱眉问道:“闲话少说,我儿子还要多久才能出来?”

????那官吏答道:“这下官也不知道,恐怕还要一会儿。”

????李奇打着哈欠道:“你带路吧,我可不想站在这里,万一让人瞧见了,不还以为我是因为犯事才被抓进来的,好歹我也是枢密使,这面子可丢不起。”

????这话自然是说给秦桧听的。

????“是,枢密使这边请。”

????那官吏手一伸,又向秦桧道:“秦少宰---?”

????秦桧哼了一声,气冲冲的往这官吏指引的方向走去。

????那官吏一脸委屈,我可没有惹你啊!

????李奇拍拍他的肩膀,笑呵呵道:“别介意,秦少宰更年期到了。”

????来到后堂。李奇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品着香茗,悠哉悠哉的,好不惬意。

????而秦桧则是双手背负,在中间踱来踱去。

????“哎哎哎,我说少宰,你能别老是晃来晃去么,晃的我眼睛都疼了。”

????李奇一脸懊恼的嚷嚷着。

????不是你儿子,你当然不急。秦桧心里嘀咕了一句。但还是坐了回去。

????李奇道:“少宰请放心,咱们一个枢密使,一个少宰在这里,他司法院难道还敢滥用私行不成。”

????秦桧焦虑道:“我不是怕他们滥用私行,而是---而是我儿子可从未来过这里,不像衙内他们,我怕他们趁机逼迫我儿子认罪。”

????“这倒有可能。”

????李奇点点头。又道:“但是话说回来,作为少宰的公子,要是这点点压迫就承受不了,那证明少宰太娇宠我这侄子了,让他历练历练也好,况且。这又不是大罪,不会有事的。”

????这话秦桧倒是听进去了,在这小事上面栽跟头,至少比在大事上面栽跟头要好得多,嘴上却道:“这我也知道。只怪我那妻子太宠犬子了。”

????李奇笑了笑,没有做声了。

????秦桧瞥了眼李奇。过得片刻,突然道:“枢密使。”

????“嗯?”

????“你有没有觉得此事似乎有些不对劲?”

????李奇当然察觉了,笑道:“我也看出来了,这第一道搜查令就用在少宰身上,很明显李纲是要震慑下我们。前几日搜查令一事,让群臣对于司法院有不少看法,以为司法院不过屈居于立法院和大理寺之下,这对于司法院的权威有着不小的伤害,也伤害到了李纲的权力,而李纲这么做,无非就是借此告诉我们这些大臣,大理寺可不能限制司法院,只要他有证据,不管对方是谁,大理寺还是要给予搜查令。”

????“这我也明白。”秦桧眯着眼,暗道,这搜查令分明就是你一手策划出来的,这要报复,也应该是找你报复啊。又道:“可是,柴家在我大宋的地位一直都非常特殊,只要柴家不犯什么大错,朝廷一直对柴家网开一面,但是这一回,李纲竟然把柴公子也带回来问话,可见---。”

????说到这里,他欲言又止。

????李奇道:“你是说这事是皇上暗中授意的?”

????秦桧点点头,心中一叹,自己怎么就这么背时,四小公子以前天天打架闹事,我儿子才参与这一回,就撞到着风口浪尖上。

????李奇眉头稍稍一皱,道:“但是皇上为什么要这么做?”

????秦桧摇摇头道:“我也不清楚,所以还想请教下枢密使。”心里却道,要是皇上没有参与此事,老子非得让李纲好看。

????他是少宰,党羽遍布朝野,就连司法院都有他的人,但是他权力再大,也没有皇帝大,如果皇帝要动他儿子,那还不是弹指间的事。

????李奇沉吟半响,道:“这我也不知道,不过我以为皇上应该不会搞这么无聊的事情,我想还是李纲迫切的要证明自己和他的司法院,故此才会闹得恁地大。”

????但愿如此吧!

????秦桧心中默默说道。

????过了好一会儿,李纲走了进来,连连拱手道:“抱歉,抱歉,怠慢了二位贵客,李纲真是愧疚不已。”

????秦桧连忙起身询问道:“问完了吗?”

????李纲道:“已经问完了。”

????秦桧道:“现在总可以放了我儿子吧。”

????李纲摇摇头道:“真是抱歉,目前还不能放。”

????“为何?”

????秦桧质问道。

????李纲兀自语气平淡的说道:“目前证据确凿,我们已经打算向大理寺发起诉讼,控告令公子高尧康洪天九等人聚众斗殴伤人以及损害他人财产等罪名。”

????秦桧急切道:“这才多大的事,无须闹到大理寺去吧,平常我怎没有见你们司法院这么勤快。”

????李纲行得正,坐得直,一点也不惧怕,道:“我们司法院一直都是按规矩办事,若是少宰觉得我们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妥,也可以去大理寺告我们。”

????秦桧冷笑一声,道:“很好。相信李院长是一个擅于考虑后果的人。”

????李纲争锋相对道:“我只考虑违法的后果。”

????秦桧也深知李纲的性格,典型的软硬都不吃。干脆问道:“那我儿子现在在何处?”

????李纲道:“已经在办理移交大理寺的手续,如果少宰想的知道结果,何不上大理寺去询问,宣判未下之前,已经不归我管了。”

????秦桧道:“那我现在要见见我儿子。”

????李纲立刻唤来一人,道:“带少宰去见秦公子。”

????“是。”

????秦桧在经过李纲身边的时候,嘴角挂着一抹冷笑,意味深长道:“自我大宋建国以来。百余年间,一共才出了两位铁面无私,希望李院长能成为第三个。”

????李纲不卑不亢道:“蒙少宰看得起,李纲一定会多多努力的。”

????秦桧哼了一声,大步走了出去。他走后,李奇站起身来,笑呵呵道:“李院长真是威风呀。”

????李纲笑道:“若是一点威风都没有。又凭何执法。”

????“有道理。”李奇点点头,突然话锋一转,道:“但是我以为李院长没有必要因为这点小事而去与秦少宰正面冲突,你最多也就整整他儿子,可是他要整你的机会实在是太多了,方才他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如果你在今后稍有执法不当,那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李纲笑道:“多谢枢密使提醒,但是枢密使可有想过,如果我这一次网开一面,那么今后我都要网开一面。想必这可不是枢密使建立成立司法院的初衷吧。”

????李奇道:“但是做人要学会变通。”

????李纲道:“人可以变通,但是法不能因人而变。否则,要法何用。”

????“但愿你是对的。”李奇呵呵一笑,便不再多言了,转而道:“不知衙内他们审问完没有,我可否去看看他们。”

????“当然可以,枢密使这边请。”

????“多谢。”

????因为还未宣判,故此司法院不能将他们关入牢房里面,只是将他们关押在一间小屋子里面。

????李奇与李纲来到一间小屋门前,这门都没有打开,就听得到里面传来一声咆哮,“小九,你个小人,老子与你拼了。”

????好像是柴聪的声音。哇!小九又干了什么,能让一向以装逼为生的柴聪如此暴怒。李奇心中十分好奇。

????李纲赶紧让人将门打开来,里面的景象顿时让李奇一惊,直接柴聪掐着洪天九的脖子,将他抵在墙壁上,而高衙内这蠢货则是站在旁边一脸纠结,估计也不知道该帮哪一边。

????李纲沉声道:“怎么?外面还没有打够,还跑到我司法院来打了,要不要我再叫几个人陪你们练练。”

????柴聪松开手来,怒哼一声,没有搭理李纲,走到窗口去,背对着李纲,柴家的人这点骨气还是有的。

????这些家伙。李奇苦恼的摇摇头,向李纲道:“劳烦李院长了。”

????“举手之劳而已。”

????李纲笑了笑,然后就离开了。

????李奇走了进去,拍了拍洪天九的肩膀,道:“你小子没事吧。”

????“大哥放心,柴聪怎么可能会与我动真格的,我们是闹着玩的。”洪天九兀自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那真是遗憾!”李奇叹了口气,又向柴聪道:“咦?柴聪,你怎么也跟他们关在一起了,你不是只来协助调查的吗?”

????柴聪一听这话,顿时火冒三丈,转头怒视着洪天九,道:“你问他吧。”

????洪天九挠着头笑道:“我也没做啥,就是把柴聪踢那几脚的事给说了出来。”

????这还叫没做什么?

????李奇惊讶的望着洪天九,原本柴聪只是以证人的身份来协助调查的,这下好了,协助变成从犯了,道:“小九,你还真是讲义气啊!”

????高衙内道:“我觉得小九这事做的挺对的,这坐牢本生就挺无聊的,三个坐牢自然比两个人做要热闹一些。”

????洪天九嘿嘿道:“哥哥说得是,我就是这般想的。”

????柴聪气得已经快晕厥过去了,道:“我宁死也不愿与你们两个小人住一间房。”

????高衙内道:“这可由不得你,司法院又不是你家开的。”

????“好了。好了,你们先别吵了。”李奇无奈道:“此事已经不在我们的掌控中。一切都交由大理寺判决,想要全身而退是不可能得,但也不是什么大事,特别是对你们而言。”

????洪天九习惯性的凑了脸来,谄媚道:“李大哥,你能帮我们送一副扑克来不,要不坐牢忒无聊了。”他好不容易留住柴聪,目的就是可以斗地主。

????李奇习惯性的推开他。呵呵道:“你要求忒低了,别说扑克了,送副麻将给你们都行啊。”

????要求太低呢?高衙内眼眸一转,道:“那要不这样,你再去迎春楼帮我们叫几个歌姬来,我付双----不,三倍价钱。”

????洪天九立刻道:“妙极。妙极,还是哥哥想得周到。”

????“还迎春楼?”

????李奇好气好笑道:“真是抱歉,这司法院也不是我开的,爱莫能助啊!”

????他见高衙内这几个二货比他还轻松一些,自然不会拿热脸去贴他们的冷屁股,嘱咐了他们几句就回去了。

????.......

????“李奇。怎么样呢?”

????这一回到家,一直在这里等候的高俅洪八金就立刻迎了上来。

????李奇笑道:“二位稍安勿躁,大事没有,但是---。”

????“但是什么?”

????高俅赶紧问道,别看俅哥常常用无影脚来招呼衙内。但是在他三个儿子中,他最疼爱这个小儿子了。也一直都带在身边。

????李奇将今日发生的事,原原本本的与他说了一边。

????高俅听得惊奇不已,坐在椅子上,不敢置信道:“想不到这才半日功夫,就发生了这么多事。”

????李奇嗯了一声,道:“现在秦桧已经无暇顾及衙内他们了。”

????高俅道:“其实这事若不是牵扯到少宰公子,连芝麻大的事都谈不上,但是司法院却如此兴师动众,这---这是不是李纲有意要震慑满朝文武?”

????不亏是老油条,一眼就看出关键来。李奇点点头道:“我也是这般想的。”

????高俅轻轻一笑,道:“其实交给大理寺,我倒还省心一些,好好惩罚下那逆子,免得那逆子不知天高地厚,胡作非为。”

????这还不是托你的福。李奇道:“明日就是要审判了,太尉八金叔你们去吗?”

????高俅不答反问道:“秦桧会去吗?”

????李奇道:“他肯定会去的。”

????高俅一听,皱了下眉头,道:“李奇,这---。”

????李奇点点头道:“就算太尉不说,我也打算去看看。”

????高俅忙道:“那真是多谢了。”

????他现在没有任何权力了,如果遇到秦桧,他哪里说得上话,说不定还会被秦桧嘲讽一番,但是他又怕秦桧暗中搞鬼,坑高衙内,所以他希望李奇帮帮忙。

????翌日。

????大理寺。

????李奇来到的时候,秦桧早就在里面了。

????“少宰,昨晚没有睡好啊?”

????李奇见秦桧挂着两个黑眼圈,其实不问也知道肯定是王氏在家又大吵大闹起来。

????果不其然,秦桧只是讪讪一笑,没有做声。

????这恐怕是大宋有史以来最为狼狈的少宰了,像王黼蔡京他们当宰相的时候,别说斗殴这种经常发生的事情了,就算是杀人,也没有人敢抓了他们的儿子呀。

????“少宰,枢密使,我们审判官请二位进去。”

????来到屋内,只见正前方站着一名四十岁左右的男子,身材高瘦,身着青色便服,这就是大理寺的最高审判官赵执,他是自大理寺改革后,第二任审判官,鉴于第一任审判官因为女人保护法一事,不能承受重压,将事务扔给副审判官,导致赵楷很是不满,直接免除他的官职,并且亲自提拔赵执上来,出任审判官,这赵执也是家世渊源呀,乃是铁面御史赵汴的孙子。

????秦桧指的两位铁面无私,这赵汴就是其中一位,还有一位自然是大名鼎鼎的包青天。

????“赵审判,秦某打扰了。”

????秦桧拱拱手,这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呀。

????李奇也是拱拱手。打了声招呼。

????“二位尊客,大驾光临。蓬荜生辉,何来的打扰,请坐,请坐。”

????三人坐下来。

????待下人奉上香茗后,赵执微微笑道:“想必二位定是为了秦公子高衙内他们来的吧。”

????秦桧点点头道:“不知赵审判打算如何判决?”

????赵执笑道:“这算不得大案,还用不着我来审判,不过判决已经出来了,是大理寺下面的一个分院判决的。”

????秦桧赶忙问道:“不知结果如何?”

????赵执道:“经我们大理寺审查证据后。司法院控诉令公子等人罪名全部成立,判处监禁半月,执行社会服务令一个月。”

????“什么?”

????秦桧霍然起身。

????嘿嘿,有好戏看了。李奇立刻露出一副看好戏的嘴脸来。

????哪知秦桧话锋一转,道:“这未免判得太轻了一点吧。”

????纳尼?

????李奇双目一睁,惊的差点没有咬到自己的舌头。

????赵执显然也没有想到秦桧会这么说,不觉一愣。准了一宿的话全部吞了回去。

????秦桧义正言辞道:“赵审判,你们不会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从轻判决吧?”这简直就是一位贤相呀。

????赵执微微一怔,忙道:“这绝无可能,我们大理寺忠于圣上,忠于律法。一切判罚都是根据律法。”说着他从桌上拿出一份文件来,递给秦桧道:“这是判决书,还请少宰过目。”

????秦桧接过来一看,皱眉道:“我以为犬子乃是少宰之子,应当罪加一等才是。”

????这只狡猾的狐狸。赵执暗骂一句。要是他真的这么弄,那秦桧肯定会弹劾他到死为止。道:“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们只是根据律法判罚,而非针对犯人。”

????“赵审判言之有理。”

????秦桧轻轻吐了口气,道:“其实我今日前来,就是希望大理寺能够秉公执法,千万不要顾忌我,我虽是少宰,但也遵从大理寺的一切判决。”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赵执只能起身道:“多谢少宰能够谅解,并且支持我们大理寺,赵某真是感激不尽。”

????“哪里,哪里。”

????秦桧连连摆手,突然朝着李奇道:“枢密使有什么说的吗?”

????李奇还未从秦桧的演技中走出来,啊了一声,呵呵道:“我要说的,少宰已经说了。”

????秦桧道:“那我们就不打扰赵审判处理公务了。”

????二人立刻起身告辞。

????赵执望着二人离开的背影,喃喃自语道:“不愧是我大宋最狡猾的两个人。”

????......

????......

????来到大理寺外面,李奇伸展了一个懒腰。

????秦桧道:“枢密使,今日天气不错,我们何不走走。”

????李奇转头望向秦桧,道:“我也正有此意。”

????“请。”

????秦桧一边走一边笑道:“枢密使,我们两争争斗斗,倒是便宜了李纲这厮啊。”

????要知道这司法院可是李奇一手策划的,而且即便是现在,所有人都以为李奇策划二院,就是要削弱秦桧的权力,但是谁人也知道这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现在秦桧已经尝到苦果了,要是刑部还在他手里,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事。

????“就算李纲现在还是刑部尚书,也不是什么善茬,不好惹呀。”

????李奇说着,突然又道:“不过少宰的态度真是变得好快啊,我都有些反应不及了。”

????秦桧呵呵道:“枢密使谦虚了,此事证据确凿,而司法院又不肯给我面子,对犬子网开一面,我又何苦去因此得罪大理寺了,而且李纲分明就是要拿我立威,彰显自己的权威,我在律法上与他司法院斗,这无异于以卵击石。”

????忽悠谁了,你当我不知道么,昨夜你肯定去打听了皇上对此事的看法。李奇心如明镜,道:“少宰果真是聪明人呀,其实得罪司法院倒是没有什么,毕竟司法院只有查案的权力,要是得罪了大理寺,这小鞋一穿,那可就得不偿失了,不过我想少宰不会就这么算了吧。”

????秦桧倒也没有隐瞒,现在他已经不惧怕李奇了。意味深长道:“这日子还长久的很,李纲不过是手下败将。何足惧也?”

????当初他和李奇布局让李纲入瓮,趁机将李纲赶出京城,以至于金军南下时,赵桓身边就李奇一个能够说得上话的人,如果当时李纲也在的话,可能会给李奇造成非常大的麻烦。

????李奇忙道:“呐,说归说,你可别想着拉我下水。当初的事说出来,对谁都不好。”

????秦桧道:“这我自然知道。”

????李奇又低声道:“可是令夫人会愿意就此罢休?”

????秦桧嘴皮跳动了几下,道:“关于这事,我还想请枢密使指点我几招。”

????李奇错愕道:“指点什么?”

????秦桧叹了口气,道:“内子愚昧无知,只知我是少宰,却不知当下情况。昨夜在家大发脾气,哭闹了一宿,让我想办法救出犬子,着实让人头疼,要是让内子得知犬子还得坐牢,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说不定还会来大理寺吵闹。呵呵,关于这方面,枢密使家里一直非常和睦,与经济使更是无比恩爱,相敬如宾。羡煞旁人,故此想向枢密使讨教几招。好让内子能够消停。”

????原来小秦还真是气管炎呀,堂堂少宰,竟然被逼着向同僚讨教御妻之道,真是有够悲催的。李奇忍着没有笑出声来,道:“少宰不会是在说笑吧?”

????秦桧一脸尴尬,但是想着家里那只母老虎,还是拱手道:“秦某是报以诚心向枢密使讨教,还望枢密使能够不吝赐教。”

????“这样啊!”

????李奇沉吟片刻,道:“这样,少宰,你待会回去就大发雷霆,说自己要与司法院势不两立,要到皇上那里去参李纲一本。”

????要能参的话,我早就参了。秦桧连忙摇头道:“不可,不可---。”

????“你先听我说完。”

????李奇打断了秦桧的话,又道:“这当然不可,你若闹到皇上那里去,皇上不就得知令公子罔顾律法,聚众斗殴吗,那对于少宰和令公子的前途都不是一件好事,说不定皇上还会加重刑罚,但是少宰你在令夫人面前得装作不知,与她同仇敌忾,这样就能把她得怨气转移到李纲身上去,不至于对少宰你动怒,然后再安排一人阻止少宰,将这些分析清楚,令夫人一听,如果少宰你上奏参李纲的话,反而会把这事闹的更大,令公子还会受更重的罪,那么令夫人肯定也会出言的阻止少宰,但是又不是因此责怪少宰,虽有不甘,但也只能罢休了。”

????秦桧听得眼眸一转,顿时喜上眉梢,连连拱手道:“多谢枢密使赐教,多谢枢密使赐教。”

????“哪里,哪里。”

????李奇笑道:“但是少宰,此事只是几个晚辈小打小闹,少宰也不要放在心上。”

????秦桧哪里不明白李奇是什么意思,就是让他不要把这怨恨发在高衙内他们头上,其实有李奇罩着,而且还有司法院在边上盯着,他也不敢妄动,何不做一个顺水人情,连忙道:“枢密使多虑了,这我自然明白。”

????......

????......

????翌日。

????大殿之上。

????待商讨完政事后,赵楷似乎意犹未尽,喝了一口茶,又道:“昨日朕的三皇子询问朕,如何才能算作是一个好官,这倒是把朕给问住了,不知诸位爱卿对此有何见解?”

????一位御史大夫就出来道:“为官者,当德才兼备。”

????赵楷点点头。

????又有一位大学士站出来道:“为官者,当心怀仁义才是最重要的。”

????“当大公无私。”

????......

????群臣纷纷踊跃发言,仿佛说的就是自己一样。

????赵楷听了半天,笑着点点头道:“爱卿说的都非常对,但是朕以为,为官者,首先要能服众,就算你德才兼备,就算你仁义为怀,就算你大公无私,但若不能服众者,何以领导百姓,不能领导百姓者,又如何能够帮朕治理好国家,故此,能够令百姓心服口服的,才是为官者最应该注重的。”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又道:“朕当然相信朕的爱卿都深受百姓爱戴,但是有些并未尔等造成的过失,可能也会对尔等的仕途造成不良的影响,比如说,你们的亲人,或者说你们的儿子夫人,朕以前看过太多大臣的公子,骄扬跋扈,胡作非为。”

????此话一出,群臣皆是一震,这皇帝是另有所指啊。

????赵楷一目扫去,暗道,看来没几个是完完全全清白的,唉,真是慈父多败儿呀。又笑道:“你们别担心,朕绝不会因为你们儿子做了什么,而责怪在你们头上,朕一直以来都是对事不对人,而且这小孩打架争吵再正常不过了,朕也不希望见到朕的子民失去了最基本的血性,这是可以原谅的,谁当初没有年少轻狂过,朕也不例外。

????但是,如果触犯了律法,那也必须要得以惩戒,不管是少宰的儿子,还是枢密使的儿子,就要承当后果,虽说子不教,父之过,但这只是家教,无关律法,子犯错,就应该由子来承当,而不能迁怪父亲,这是两件事,尔等也不要混作一谈,可是,若为父者想要干预律法,这本身就是一种违法的事,那么自然也应该受到惩罚。

????不过,律法虽一视同仁,但是尔等作为大臣,应该还是多多注意一些,如果你们儿子做了什么错事,从而影响到百姓对你们的看法,那么很有可能会导致百姓对你们失去信心,朕前面说了,不能服众的官,绝非一个合格好官,如果百姓对你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产生了怀疑,那么这个人将很难得到重用,因为百姓都不服从他,那么纵使你德才兼备,朕也不敢将重任交托于你,尔等一定要铭记这一点。”

????“臣等谨记皇上训言。”

????显然,赵楷针对就是秦熺高衙内他们斗殴一事,但是一棒子挥出,却是非常公平的,一方面他提倡律法,为李纲坐镇,你们谁犯了律法,司法院直接拿人就是了,这另一方面,他也暗示,司法院惩罚秦熺,只是因为秦熺犯了法,理应受到惩罚,跟秦桧一点关系都没有,这可不是针对秦桧。

????毕竟按照以前的规矩来看,特别是那些位极人臣的权臣,一旦家人,或者身边的人遭受打压,那么很可能预示皇上要动刀了,赵楷必须要将此事说明清楚,此事只关乎律法,无关其它,也不是秦桧失势了,你们这些人就别多想了。

????同时,关于太子党一事,赵楷也给出非常明确的界限,你们打打闹闹,朕不管你们,你们爱怎么弄就怎么弄,但是一定要承当后果,遇事得先想后果,要有承当责任的意识,而且,你们打打闹闹,不要去打扰百姓,否则的话,就会影响到你们的父亲,毕竟是先有民,才有官的。

????其实赵楷人这人还是比较豁达的,不拘于小节,什么打架的,他也不在意,但是百姓律法,这两样,你们不能去碰,因为这是他的利益了,你们年少轻狂可以,但是伤害了他的利益,他也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PS:求365bet体育注册_365bet那个是真的_365bet官网在哪,求推荐。。。(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365bet体育注册_365bet那个是真的_365bet官网在哪,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