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六十章 披萨、三国应急-北宋小厨师 365bet体育注册_365bet那个是真的_365bet官网在哪

北宋小厨师

第一百六十章 披萨、三国应急

第一百六十章 披萨、三国应急2017-11-10 21:14:18Ctrl+D 收藏本站

????杀猪巷的冷清,不禁打破清晨的宁静,也正式拉开了醉仙居与翡翠轩南城霸主之争的序幕。

????辰时刚过,刚刚上涨的猪肉价,忽然来了一个急转直下。

????大量的猪肉羊肉以翡翠轩等一些大酒楼为轴心,迅速的朝着周围蔓延开来。

????大街上,随处可见一些酒保闲汉拿着些熟肉叫卖,而且这熟肉的价格跟生肉相差无几,基本上是无利可图。

????不但如此,四周的脚店以及小一点的酒楼,今日的猪肉价,也是异常的低,至于南城的价格,还要低上一两文钱。

????至于羊肉,也比平时要低。

????这下子可不得了了,那些客人们纷纷涌入各大酒楼脚店争着买肉,什么蔬菜水果都滚一边去。

????由于打战的原因,这肉价是一直在涨,可没想到这一下子降了这么多下来,那些平时舍不得买肉吃的百姓,今天也下了一次血本来买肉,生怕明天这肉价又给涨了回去。

????看来无论是哪个年代的老百姓,都免不了贪小便宜的本性,这也难怪,生活所迫吗。

????蔡敏德等人大量收购猪肉和羊肉,虽然造成了市场的混乱,但是也造福大部分小酒楼,他们虽然卖得价钱低,但是他们从翡翠轩潘楼等大酒楼那里进货的价格更低,等于还是赚,何况客人还多出了好几倍。

????如今这些大酒楼的门槛都快给人踩烂了。

????当然,醉仙居是个例外,因为没有一家酒楼愿意把肉卖给醉仙居。

????很明显,这一系列动作都是在针对醉仙居。

????但是现在还没到正午,所以客人也没有瞧出什么异样来。

????醉仙居。

????李奇正坐在休息室内,此外,吴福荣叔侄和陈阿南也在里面,他们刚才又出去打探了一番,得到了一些准确的消息。

????说白了,蔡敏德玩的就是垄断的把戏。他们先是与城内外那些规模一般的养猪户达成协议,买断他们的猪肉,然后又与汴京几大肉商签订契约,成为几大肉商的总经销商,如今凡是要买肉的,都得上翡翠轩或者潘楼。

????李奇知道,他们一定向这些肉商许诺每天帮他们卖出多少肉,虽然具体数量还不清楚。但是比以往的量,肯定是只多不少。

????这一点,李奇还真无法跟他们争,毕竟对方可是二十多家酒楼联手,钱多的都可以砸死你了。

????至于那些几天才跑来卖一头猪的小散户,蔡敏德则是忽略不计。

????总而言之一句话,肉有的是,唯独没有你醉仙居的份。

????“李哥,你是不知道。城外四周,也全是翡翠轩和其它酒楼的人,他们在哪里直接设下肉案。价钱也是非常便宜,现今城外那些酒楼脚店也全是从翡翠轩它们这里买肉。”吴小六一脸郁闷道。

????陈阿南又道:“不仅如此,我听人说,翡翠轩的菜价酒价,也降下来不少。”由于今日是特殊时期,所以他并没有跟小玉去西郊。

????吴福荣气的跳起来骂道:“这老狐狸到底是想干什么?如今这肉价,别说赚钱了,不往里面赔钱就算是好事了。”

????“亏钱倒不至于,他们进货的的价格本就比以前要低。只不过他也没有赚钱,他们若不这样卖,那他们岂不抓着一大把肉发霉。”

????李奇摇摇头,问道:“那其它酒楼的菜价和酒价有没有降下来?”

????陈阿南道:“其它酒楼除了肉价和翡翠轩一样以外,菜价和酒价倒是降得挺少的。”

????李奇笑道:“这就是了。蔡敏德他可以不赚,但是其它酒楼赔不起啊,他如今跟咱们玩的是拼硬实力啊,他很清楚自己的优势在哪,不错。不错,有点意思。”

????吴福荣拉长着脸道:“老朽可不知道哪里有意思了。”

????李奇笑道:“吴大叔,翡翠轩早出招,那咱们还可以想办法应对,但是若是他一直忍着不出招,一直吊在那里,那才叫人难受。”

????吴福荣惊喜道:“莫非你已有对策呢?”

????李奇摇摇头,道:“具体怎么办,我还在考虑之中,对了,吴大叔,你看能不能想办法,在附近的小镇上去找肉源?”

????“这点老朽也想过。”

????吴福荣叹了口气,道:“不过你有所不知,自从上次皇上为了攻辽,派王相大人来征缴军饷,结果弄得民不聊生,老百姓也是苦不堪言,周围很多肉贩都是元气大伤,到现在都还没有缓过来,自个家里连头猪都没有,更别说拿猪肉出来卖了,还有,往年辽商都会带着成群的猪羊来东京贩卖,可如今。”

????说到这里,吴福荣又是一声长叹,道:“朝廷还在不停的增税,周围小镇的那些小肉贩本来就没多少可以赚了,我们要是去找他们买肉,估计很难有谈价的余地,到时即便我们买来了肉,若是按翡翠轩这个价去卖,他们是不赚不亏,可咱们就得赔着往里面卖,卖多少就赔多少,这弄上两个月,我们哪受得了。可若是按以前的价格去卖,那些客人说不定都会来骂咱。”

????“你说的也不无道理。”

????李奇叹了口气,其实关于那些王黼征缴军饷的事情,李奇也听说过,明摆着是杀鸡取卵,导致当时许多商人都直接破产了,酒楼这行也受到很大的波及。叹道:“不过你还是叫人去看看,就当是留条后路。”

????吴福荣点点头,道:“看来也只能如此,唉,这才好了多久呀。”

????李奇笑道:“吴大叔,你没有必要如此担心,他们若是以为这样就能打垮我们,那也未免太看不起我李奇了,他如今不是赶着往外面卖肉吗,那咱们就能让他们少卖点,就少卖点。”

????“那如何让他少卖?”

????“将客人吸引到咱醉仙居来啊。”

????吴福荣郁闷道:“咱们连块羊肉没有,那些客人哪里会上咱们这里啊——莫非就是你那天下第一饼?”

????李奇笑着点头道:“那只是引诱客人来咱们店里,至于怎么留下他们。”顿了顿,呵呵笑道:“没有办法,只能请出咱们醉仙居的镇店之宝了。”吴福荣惊道:“镇店之宝?是何宝贝?老朽怎地不知?”

????李奇手向自己一指,道:“不就是我咯。”

????“你?”

????吴福荣彻底呆住了。

????就在这时。陈大柱跑了进来,道:“李大哥,大锅已经弄来了,其它的材料也都准备好了。”

????李奇起身朝着吴福荣道:“吴大叔,若是蔡敏德把米也给包圆了,那我就彻底认输了,只要有口饭这里,还怕没客人来吃么。”

????几人来到厨房。但见厨房里的一个灶上正放着一口直径约莫一米来长的大铁锅,里面还有着一块圆形的铁板。

????吴福荣惊道:“李公子,你不会打算做这么大的饼吧。”

????李奇点了点头。

????“那你这饼叫什么名字?”

????“披萨。”

????李奇嘴角一勾,又朝着吴小六他们说道:“你们听着,待会我做的时候,你们一定要在边上好好的学,待会客人来了,我就没功夫再教你们做了。”

????接下来,李奇开始制作他的天下第一饼。

????为此。他还拿出了他酿酒时候,制作的天然酵母,虽然这年头已经有酵母了。但是却不够专业化,他本来打算等到周岁宴再拿出这酵母来,然后开始逐步推广新式糕点,但是如今看来,只能提前用上了。

????唯一遗憾的是,现在北宋还没有番茄,就更别提番茄酱了,不过,反正如今也没有人吃过番茄。大可以用其它的果酱或者豆酱来代替。

????至于奶油,那还得等上几天,才能应用到这披萨上面。

????中国人的饼或者包子,喜欢把馅放在里面,就跟中国人那含蓄谦让的性格一样。而外国人比较奔放,所以这披萨饼的馅是直接放在饼上面的,作为一个新型产品,披萨能更加直观的吸引客人,而且披萨和火锅有异曲同工之妙。一块饼,可是变化出无数种口味来。

????李奇最喜欢吃的,还是墨西哥风味的披萨。

????李奇边做的时候,边跟吴小六他们讲解这披萨的做法,从和面,到调味品的制作,以及蔬菜水果的搭配的比例,毕竟披萨需要的水果蔬菜可不能随意添放的,这样口味就不能达到最佳了。

????吴小六等人面对大敌,自然不敢怠慢,听得极其认真。

????过了好一会儿,这快最大的披萨就进到锅里面了。

????接着李奇又让吴小六等人自己动手做,他在一旁指导,当然,他们做的可没有李奇那么大,直径也就是三公分见长,毕竟那块大饼只是用来吸引顾客的。

????教完后,李奇见时辰也差不多了,来到大厅,让人将那块写着“天下第一饼”的横条给挂出去,打开门准备营业。

????“李大哥,桌子和那啥木头已经准备好了。”陈阿南走到李奇跟前道。

????李奇瞪了他一眼,道:“什么叫那啥木头,那叫醒木,记住了吗?”

????“对对对,醒木,我记住了。”

????“叫人抬到二楼去。”

????李奇说着刚一转身,就瞧见白浅诺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七娘,你怎么来了?”李奇笑道。

????白浅诺焦急道:“李大哥,我今早听说对面的翡翠轩连同其它的酒楼买光了市集上所有的猪肉羊肉,这是不是在针对你们?”

????想不到她的嗅觉还挺不错的。

????李奇点点头,道:“你这就是为这事而来?”

????白浅诺点了下头。

????李奇嘴一瘪道:“我还当你是来找我的了。”

????这人什么时候能正经点。白浅诺白了他一眼,道:“都这时候了,你还跟我开玩笑。”

????李奇呵呵笑道:“人家愿意花这钱,我还拦的住么,放心吧,醉仙居没有那么容易垮的。”

????白浅诺一喜,道:“莫非你有应对之策了?还有,门前那横幅上写的‘天下第一饼’又是怎么回事?”

????李奇笑道:“那只是一个临时应付下,具体该怎么做,我还在想,对了,待会你可得尝尝这饼。这饼跟那眉开眼笑可是有相似之处的。”

????“真的。”

????白浅诺见他满脸的自信,心里倒也不担心了,道:“那我可得好好尝尝,对了,王姐姐了?她现在怎么样呢?”

????“在后院休息了。”

????李奇叹了口气,道:“你还不了解你王姐姐么,恐怕就是天塌下来了,她也不会动容的。最多就是出些馊主意。”

????“你这人,老是爱说王姐姐的坏话,我不理你了。”

????白浅诺说着就朝着后院走去,走到一半,忽然停了下来,转过头来狐疑的看了眼李奇,道:“你额头上?”

????李奇心头一惊,一手捂住额头,讪讪道:“这个。挠痒挠的。”

????“挠痒?”

????白浅诺黛眉轻皱,道:“你这人怎地这么不小心。”

????“失误,失误。你快去找夫人吧。”

????“哦。”

????白浅诺走后,李奇也回厨房去了。过了一会儿,醉仙居的客人逐渐的多了起来,都在谈论这天下第一饼,看来那条幅比低价的猪肉羊肉还要来的吸引人。

????正当李奇在厨房忙的时候,一个女酒保突然来到门口,叫道:“李师傅,洪公子和高衙内来了,他们叫你出去下。”

????这两货也来凑热闹了。

????李奇点点头。洗了下手,便出去了。来到大厅,只见高衙内洪天九以及那周华胖子带着五六个闲汉正在向一个女酒保询问着什么。

????“李大哥,你真不够兄弟的。”

????洪天九一见李奇来了,就冲上前来。埋怨道。

????李奇诧异道:“什么意思?”

????高衙内斜眼一瞪,道:“哎,李奇,咱们好歹也是你们醉仙居的黄金会员,你们弄个啥天下第一饼。为何不叫人来邀请我等。”

????洪天九点头“就是,就是,要不是三郎告诉我,我都还不知道了,要是错过了这天下第一饼,那可得遗憾终身啊。”

????这也要邀请?靠!我哪有这么多人啊。

????李奇挤出一丝笑容,道:“你们放心,我们这几天就卖这饼,别的还都不卖了,你使劲给我吃便是了。”

????话刚落音,忽听得门外传来一个非常有磁性的声音,“李兄,别来无恙了。”

????李奇转头一看,神色一楞,惊喜道:“赵兄,你咋也来了。”

????来人正是赵郓,紫袍金带,依然帅的是一塌糊涂。

????这赵郓是李奇来北宋这么久,唯一一个帅的能让他感到有些小小压力的男人。

????赵郓哈哈一笑,道:“怎么?我就不能来了吗?”

????李奇笑道:“哪能呀,你能来我自然开心,不过你也是的,这么久才来一趟。”

????赵郓歉意的笑道:“不好意思,家中出了点小事,所以一直未能前来捧场。”说着他又朝着高衙内道:“衙内,你也来了。”

????从赵郓进来到现在,高衙内一直望着他发呆,如今才反应了过来,点头笑道:“哥哥,你咋也来了。”

????哥哥?

????李奇面色一惊,道:“你们认识?”

????赵郓笑着点头道:“我和衙内从小就认识。”

????高衙内点头道:“是极,是极。”

????李奇狐疑的瞧了他们一眼,心里甚感疑惑,这高衙内见了赵郓,怎么一下子变得老实了起来?

????正当李奇疑惑不解的时候,忽听得赵郓笑道:“李兄,想不到这三副绝对,这么快就被人对出来了。”

????一提起这个,李奇心里又把那大官人给诅咒了一遍,讪讪道:“我大宋有才之士数不胜数,这三副也算不上什么绝对,如今被人对出来,也是情理之中。”

????“算不上绝对?”

????赵郓抬着头,望着那三幅对子,摇头笑道:“你可知对出这三副绝对,花了多少功夫?”

????李奇一愣,道:“难道赵兄认识这对出下联之人?”

????赵郓也是一愣,打了个哈哈,道:“听说李兄最近又推出了许多佳肴,我今日可得好好尝尝,对了,还有那道开水崧叶。”

????日!大客户啊!可是——你来的还真不是时候。

????李奇忍着眼泪,道:“赵兄,你今日还须尝那些作甚。留着胃口,试试我新弄出来的披萨饼,岂不快哉。”

????“披萨饼?”

????赵郓一愣,道:“莫不就是门口挂着的那天下第一饼?”

????“不错。”

????李奇点头道:“这饼比之那鸳鸯锅,更加美味,更加多样化,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

????“这我倒要尝尝看。”

????赵郓笑着点了点头。

????“李大哥,那啥时候才有吃啊。”洪天九心里着急呀。

????李奇微笑道:“很快。你们稍坐,我先去厨房看看。”

????过了一会儿,待客人来的都差不多了,李奇终于走厨房走了出来,后面跟着吴小六等人,但见他们手上还抬着一块铁板,铁板上面放着一块直径都快一米长的圆饼,大饼上面是橙黄红绿,五彩缤纷。煞是诱人啊!

????大厅里登时响起了一片哗然。

????众人纷纷起身,直盯盯的望着那大饼,流水是哗啦哗啦的往肚子吞。

????这是不是天下第一好吃的饼。目前还不得而知,但是绝对是天下第一大的饼。

????此时白浅诺也站在了三楼,看到这饼,心里又想起了眉开眼笑,都还没吃,心里就感到一阵甜蜜,微笑的注视着李奇。

????“李——李奇,这——这是饼么?”高衙内冲了过来,O着嘴巴。惊诧道。

????乡巴佬。

????李奇微笑的点点头,然后叫吴小六他们把饼放在正中间的桌子上,然后朝着众人拱手道:“感谢各位的前来捧场,今日小店隆重推出一种新式的烧饼,名为披萨饼。我家夫人特喜欢这种饼。所以她将每年的今日定为披萨日,由于今年是第一个披萨日,所以小店将会连续七日都卖披萨饼,不过大家请放心,每一天的口味绝不会相同。但是过了这七日,想要再吃这披萨饼,那可就得等到明年这个时候了,若是各位喜欢吃的话,可千万别错过这个机会了。”

????“披萨日,有趣,有趣。”

????洪天九眉开眼笑的点头说道。李奇扫视众人一眼,见他们脸上都是一副馋嘴相,根本没有把早上杀猪巷的事情与醉仙居联系在一起,立刻向吴小六等人打了个眼神,后者立刻拿出刀来,划开那张大饼。

????又听得李奇道:“我家夫人为了报答各位对醉仙居的厚爱,所以这块饼是提供给各位免费品尝的,大家请尽情享用。”

????一块块三角形的披萨饼放入盘内,而后由酒保端给各位客人。

????洪天九和高衙内接到饼就往嘴里塞,一脸享受,两人瞬间就把盘中的饼给消灭干净了,又急忙从吴小六手中夺来两份。

????赵郓吃了也是一个劲的点头,道:“这面饼外酥内松,软度适中,而且又是柰香,又是葱香,还有果酱留齿,比其它的饼要好吃多了。”

????“哥哥,这你还得看是谁做的,李奇这人虽然啰嗦了点,但是厨艺还是没得说。”高衙内满嘴披萨,含糊不清的说道。

????至于其他的客人,都是满脸享受,一个劲的点头称赞这饼,不该就是这分量太少了,不够过瘾,而那块大饼,也早已经给瓜分完了。

????正当这时,那些酒保纷纷上前来,开始想大家推荐这披萨饼了,目前李奇还只制作了两种口味不同的披萨饼。

????众人一听,二话不说,一样来一份。

????几乎没桌都是这样。

????高衙内这一桌更是不得了,一人一样两份,先吃过瘾再说。

????赵郓见了,也是苦笑的直摇头,左右望了望,忽道:“咦?李兄到哪里去了?”

????“是啊,方才李大哥还在这里了啊。”洪天九也是诧异道。

????忽听得,二楼传来砰的一声巨响。

????众人一抬头,但见里李奇正站二楼的一张长桌后,一手拿着一个木块,一手拿着一把鹅毛扇,微微摆头,摆了一个十分帅气的姿势。

????洪天九楞道:“李大哥,你站那么高干什么?”

????靠!这高吗?

????李奇险些被洪天九气的把醒木扔向他,轻咳一声,缓缓唱了起来,“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鱼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一曲唱尽多少英雄情怀。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依靠在三楼木栏上白浅诺,痴痴望着李奇,炙热的目光渐渐变得狂热了起来。

????楼下的客人们都已经傻了。

????“好!李兄,唱的好,好一个‘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赵郓第一个反应了过来,登时起身拍手赞道,脸上是豪气万分。

????众人也都醒悟了过来,纷纷拍手叫好。

????洪天九更是跳到凳子上,大声嚷嚷道:“好!李大哥,唱的真好听,再唱一遍呗。”

????“哎,李奇,这又是红娘子教给你的啊!”高衙内一脸惊喜道。

????靠!这厮还真是惦记上了红奴了,看来以后还得防备这小子。

????李奇脸上不露声色,扫视了众人一眼,心里乐开花了,果然不愧是四大名着,这才一个开头,就把这些人的胃口给掉上来了,哈哈!爽!看来我这第二步棋又是走对了。

????大家又开始起哄,让李奇再唱一遍,刚才李奇说唱就唱,很多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汗!老子又不是来参加郁闷男生的。

????李奇轻咳一声,朗声道:“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周末七国分争,并入于秦。及秦灭之后,楚汉分争,又并入于汉……时有宦官曹节等弄权,窦武陈蕃谋诛之,机事不密,反为所害,中涓自此愈横。”

????作为一个八零后,小时候这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可是最佳玩伴,看了一遍是又一遍,爱不释手,李奇虽不是说能一字不漏的背出来,但是一些经典的故事情节,那还是张嘴就来。

????众人见李奇并没有唱了,而是说起故事来了,听的是更加认真了,整个大厅内,就只能听见李奇一个人的声音。

????这三国演义写的那叫一个棒。里面的故事,是一环扣着一环,一个比一个精彩。

????从李奇讲完桃园三结义后,众人开始进入了状态,情绪也跟着故事在拨动,当李奇说到曹孟德献宝刀时,众人是紧张万分。

????又听到李奇说道关云长斩华雄时,众人又是鼓掌喝彩,洪天九立刻就把关云长当做了自己偶像,白净的脸庞是激动不已啊。

????就连吴福荣那老货也终于离开了柜台,站在楼下听了起来。

????一些刚进来的客人,见连个迎接的酒保都没有,不明其理,刚准备那习惯性的叫嚷,就被无数道警告的目光给瞪了回去,灰溜溜的自己找了张桌子坐下,不到一会,也听的入神了。

????如今整个醉仙居里面,就属李奇最清醒了,他一边瞧着天色,一边激情四射的说道:“有道是人中吕布,马中赤兔,此人骁勇善战,头戴金冠,身着红锦百花袍,肩披兽面吞头连环铠。手持方天画戟,坐下嘶风赤兔马,以一人之力,与那刘关张三人大战了一百来回合,却仍不落下风,就在此时。”

????砰地一声。

????李奇一拍醒木,喝了一茶水,才道:“欲知详情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