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七十七章 古代大片-北宋小厨师 365bet体育注册_365bet那个是真的_365bet官网在哪

北宋小厨师

第二百七十七章 古代大片

第二百七十七章 古代大片2017-11-10 21:16:52Ctrl+D 收藏本站

????这姓何的虽然只是一个药铺的掌柜,但是却非常有钱啊,这后院的规模都快赶上醉仙居的后院了,但见七八穿红装的女婢匆匆来回行走,一副喜气洋洋的景象。

????高衙内见这一切,脸上罩着一层寒霜,嘴角扬起一抹冷笑,径直朝着中间那间大屋子走去。

????那些下人虽然不认识高衙内,但见这一伙人面sè不善,又见胡攸也跟在后面,不敢去拦他们,几个机灵的立刻赶去通报何郎中。

????高衙内还未进屋,见侧屋里走出一中年男子了,眼大嘴,一对招风耳,留着一撮山羊胡,焦黄的脸皮皱巴巴的,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哟!妹夫,你怎地又来了,你方才不第二百七十七章 古代大片是不来了吗?”

????那中年男子见胡攸,还稍稍楞了下,走了过去了,瞧了眼高衙内等人,见他们个个身着华丽,笑道:“这几位是---?”

????“啪!”

????胡攸见此人,气满脸通红,直接一耳光扇的那人鼻血横飞,怒喝道:“你这蠢货,可把老子给害苦了,竟然敢骗我去帮你高衙内的干妹妹,我看你是活腻了,还不快去把人给我请出来。”自己动手,总比外人动手好。

????那人被这一耳光扇懵了,呆呆的望着胡攸。

????高衙内冷声问道:“你是何青,何郎中。”

????那人捂着脸点了点头。

????“我妹妹张润儿呢?”

????“什---什么?娘子怎地多出一个哥哥来了?”

????“混蛋。”

????胡攸又是一耳光,扇的何青晕头转向,道:“这位乃高太尉之子,高衙内,你这厮还快行礼。”

????“高太尉?”

????何青吓得双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他这才意识了自己闯下大祸,哭喊道:“衙内饶命啊,衙内饶命啊!”

????高衙内淡淡道:“我妹妹了?”

????胡攸又是一脚踢在何青的胸第二百七十七章 古代大片口,道:“你还不把人请出来。”

????李奇见这一幕,都快笑出声来,尼玛的,好歹也是自己的大舅哥呀,出手用得着这么狠么,高衙内再牛x,也不可能真的把你这马帅怎么样啊,真是大难临头各自飞呀。

????何青痛苦的呻吟了一声,急忙命人把张润儿带出来,这头又一个劲的磕头向高衙内求饶。

????高衙内也不制止他,抬着头,眯着眼,霸气十足。

????很快,张润儿从旁屋走了出来,但见她身着一件新娘服,头戴金叉,樱唇嫣红,jīng致的脸庞在胭脂的映衬下,艳丽无比,妩媚动人,也难怪何青会费这么大力气去她出来。

????柴聪眼中一亮,笑道:“衙内,你这个干妹妹倒生的挺俊俏的。”

????“这还用,你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妹妹。”高衙内得意道。

????“哥哥。”

????张润儿虽然身处狼窝,但是心里却踏实的很,走高衙内面前,盈盈一礼,乖巧的叫道。

????这一声“哥哥”差点没把何青给叫晕了过去,心中那最后一丝希望也彻底破灭了。

????“妹妹,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什么委屈?”高衙内关切道。

????“多谢哥哥关心,我没事。”张润儿摇了摇头道,她在这里呆了还不一个时辰,再刚才她根本没有反抗,何青让她穿喜娘服,化妆,她都一一照做,更何况还有马桥这个高手在暗中保护,可谓是照顾周全,怎么可能有事。

????“那好,那好。”

????高衙内心里也清楚,点点头做做样子,然后叫道:“陆千。”

????“人在。”

????“你先带润儿下去休息会。”

????“是。”

????陆千行了一礼,然后带着张润儿外面去了。

????张润儿的离开也预示着一场人间悲剧即将上演,能让京城四公子其中的三个再加上李奇合谋对付一个人,这还是头一遭,何青这辈子也算是值了。

????待张润儿离开后,高衙内倒也不急着动手,朝着胡攸道:“马帅,你这事该如何处理?”

????胡攸自然知道高衙内的xìng子,谁要惹了他,迎接你的必将是噩梦,令人恐惧的程度可能只亚于那个外表单纯,但是骨子里却是非常yīn险的王宣恩了。他如今只求能够自保,赶紧和何青撇清关系,抱拳道:“这厮虽是我的大舅子,但是他欺骗我去捉拿衙内的干妹妹,陷我于不义,所以一切全凭衙内吩咐。”

????高衙内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伸出手拎起何青,冷笑道:“你这厮胆子倒是挺大的,竟敢打我妹妹的主意。”着他将何青推倒在地,命令道:“给我打。”

????“衙内饶命啊!”何青大叫一声。

????但是话音未落,几个腰粗膀大的闲汉撸起衣袖冲了过来,抡起硕大的拳头,对着何青是拳打脚踢。

????身经百战的洪天九歪着头瞧着又是这般打法,甚感无趣,他这鬼灵jīng一向比较喜欢创新,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忙道:“哥哥,有道是冤有头,债有主,我瞧他们这种打法不对路子呀。”

????暴汗!打法不对?

????李奇心头一惊,这魔王又想做什么?心里不禁替何青捏了一把冷汗呀。

????高衙内一听,知道洪天九定是又想出什么整人的点子了,急忙举手叫道:“先别打。”然后朝着洪天九道:“九,你认为该怎么个打法?”

????洪天九故作沉思了一番,道:“哥哥,你听是不是这么个理,偷东西的人,应当剁去双手,这样他不能偷东西了,乱嚼舌根者,应该掌嘴,这样他不能话了,若是强逼女人做妾的,这个---哎呀,我不好意思。”

????所有人听罢,同时把目光放在了何青的胯下。

????你他娘的脸皮比老子还厚,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李奇登时倒抽一口冷气,暗道,这九还真够狠的,莫不是要让何青断子绝孙?不对呀,昨天好像没有安排这个情节啊。

????胡攸心头一凛,毕竟家中还有一个母老虎在,想要替何青求情,却又怕惹祸上身,只能站在那里干着急。

????高衙内嘿嘿一笑,道:“有道理,有道理。”着他朝着一闲汉打了个眼sè。

????那闲汉二话不,用力一脚踩在何青的命根子上。

????“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后,何青直接昏死了过去。

????哇!好血腥呀,好刺激啊!

????李奇头一偏,仿佛听见了蛋碎的声音,背后冷汗涔涔,他今rì才知道为何别人对这京城四公子敬而远之,真tm恐怖呀,不过他对何青却是一点同情都没有,这种人废了更好,免得又去糟蹋那些良家妇女。

????牛皋也挺兴奋的,恨不得自己冲上去踩那一脚,他向来嫉恶如仇,对付这种人,恨不得除之后快。

????胡攸心中不忍,悄悄走李奇身边,道:“副帅,你当看在我的面子上,向衙内求求情,这要多踩几脚,这人真废了。”

????想要我帮忙,行,不过他听不听我的,那另了。李奇哦了一声,走上前,虚情假意道:“衙内,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这般做,实在是有悖伦常,我看此事这么算了。”

????“对对对,润儿姑娘如今安然无恙,这蠢货也受了惩罚,衙内,你网开一面吧。”胡攸急忙附和道。

????洪天九呵呵笑道:“李大哥,你用不着担心,我这里还有灵丹妙药,待会保准没事。”

????灵丹妙药?

????李奇惊诧的望着洪天九。

????高衙内好奇道:“啥灵丹妙药?”

????洪天九嘿嘿笑道:“是陆千身上带的那药啊,待会我们喂他吃点,知道他那玩意有没有坏掉了。”

????秃鸡散?

????李奇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名字来,登时感觉背后yīn风阵阵,敢情这九还留有后招啊!何郎中啊,何郎中,这可是你妹夫让我求情的,你可不能怨我呀。

????高衙内眼中一亮,大喜道:“对呀,上次咱们商量着个男的来试试这玩意,这次正好有现成的在这里,好好好,按你的办。”

????胡攸完全听不懂他们在什么,傻傻站在那里,见高衙内唤来一闲汉,在耳边吩咐了几句,那闲汉听罢,立刻飞奔了出去,看的出,他也挺兴奋的。

????牛皋也搞不明白,偷偷的朝着李奇问道:“副帅,他们是想干什么?”

????李奇邪恶的笑道:“待会你知道了,但是这人是铁定费了。”

????牛皋楞了下,难道这还不算废了?

????高衙内面sè一下变得温和了起来,朝着下人吩咐道:“把这家伙抬进去,轻点,我留着还用了。”

????痛昏过去的何青万万没有想另一出悲剧正在他身上上演。

????那些闲汉七手八脚的将何青抬进了他的卧房,直接扔在床上,昏迷中的何青还发出了一声闷哼。

????洪天九忽然又道:“哥哥,咱们都是一些大男人,咋知道这灵丹妙药底有没有用,你是不?”

????高衙内一拍掌,道:“对呀,那你该咋办?”

????洪天九兴奋抬了几下眉头,道:“哥哥,这家伙这么好sè,肯定养了几个妾,咱们不妨借一两个来试试。”

????高衙内面sè一喜,刚点了下头,谁想李奇突然站了出来,阻止道:“九,你别玩的太过分了,他的妾又没得罪你们。”

????洪天九嘴一瘪,道:“我而已,李大哥,你不行那算了。”

????高衙内见李奇站了出来,也不好多什么,兴致稍稍有些受影响,改口道:“李奇的不错,咱们要以德服人。”

????“嗯?”

????李奇转头惊讶的望着高衙内,狗rì的,这不是我的口头禅么。

????胡攸见李奇是真心在帮自己,心里是感激万分,可是他万万没有想,李奇这是别有用心,他真不是善良的人,特别是对待这些恶人。

????不一会儿,陆千端着一锅黑漆漆的汤走了进来,朝着高衙内谄笑道:“衙内,药弄好了。”

????高衙内问道:“你放了多少?”

????“您没吩咐,我干脆把一包都放进去了。”

????李奇猛吸一口气,一包?那还不得玩出人命来。

????高衙内点点头,兴奋道:“行行行,多放点才能见效快吗,快去喂他喝。”

????“哎。”

????只见两个闲汉,一个掰开何青的嘴,一个拿着药水望里面倒。

????“咳咳咳咳。”

????这一大碗chūn药倒了进去,登时把何青给呛醒了过来,下体一阵疼痛让他是呲牙咧嘴,人也清醒了过来,惊惧看着陆千道:“你---你们喂我喝了甚么?”

????陆千善意的笑道:“何郎中,你莫怕,我家衙内见你昏过去了,不忍再伤害你,于是叫我等熬了一碗灵丹妙药给你喝。”

????高衙内嘿嘿一笑道:“你马上会感受这药的奇妙之处了。”

????何青听高衙内的笑声,不禁打了一个冷颤,虽然他不知道自己喝的底是什么,但是脸都吓成了青紫sè。

????这古代的chūn药可是纯品啊,不带防腐剂的,药效来的飞快,不一会儿,何青感身上燥热,一个劲的扯着衣领,嚷道:“好热,好热。”下体渐渐有了反应,可是那玩意刚刚还受了重创,这一下子疼得何青是在床上滚来滚去,意识也开始变得模糊了。

????陆千几人见状,急忙躲得远远的。

????高衙内兴奋道:“有反应了,有反应了。”

????牛皋见何青这般模样,登时明白了过来,心中暗呼一声糟糕,朝着李奇声道:“副帅,他喝的可是chūn药?”

????李奇无奈的点了下头。

????“坏了呀。”

????“什么意思?”

????牛皋郁闷道:“副帅,这人既然已经喝了chūn药,那一定要个女子给他,不然xìng命堪忧啊!可是这样做,不是害那些无辜的人么。”

????等你,晚了。

????李奇耸耸肩道:“这我也没办法呀,不过你也用不着担心,他可是有妻室的。”

????牛皋一听,兴奋道:“对呀,副帅,俺知道这鸟人的婆娘也不是个啥好东西,甚至比这鸟人还歹毒些,经常愚弄百姓,周围人都称她为蛇蝎夫人,咱们要不唤她来,反正他们已经是夫妻了。”

????还用你,我早知道了,我今rì是要把这一对恶妇恶夫给除了。李奇心里泛起一丝冷笑,嘴上却为难道:“好吧,如今也只有这个办法了。”着他便走胡攸身旁声道:“马帅,我看衙内给何郎中喝的是chūn药,若是不个女人来,恐怕他xìng命不保呀。”

????胡攸早已经看出来了,心里一直在骂高衙内忒狠毒了,但是他又不敢多什么。懊恼道:“这我也省得,但你如何是好啊。”

????李奇道:“如今只有请何夫人出来帮忙了。”

????胡攸眼中一亮,又皱了下眉头,道:“可是我怕衙内不肯啊!”

????“我去跟他吧。”

????“行,那你快去吧。”

????李奇点点头,朝着高衙内道:“衙内,九,你们要是不个女人过来,我怕会闹出人命啊!”

????高衙内不悦道:“方才九要,你又不肯,算出了人命,那也得怨你啊。”

????怨我?李奇没好气的瞧了他一眼,道:“好好好,怨我,怨我,如今你快叫人把他夫人叫来吧,记住,是何夫人,其他人算了。”

????洪天九大喜,点头道:“甚好,甚好,快点去吧。”

????不一会儿,那何夫人被抓来了,一中等货sè,是那种看一眼知道泼妇的女人。

????何夫人惊恐的看了几眼高衙内等人,浑身是一个劲的哆嗦,方才她可是吓得躲在房里不敢出门。

????高衙内挥挥手笑道:“妇人,你男人误喝了chūn药,你快去救救他吧。”

????“我---我不---。”

????“你这婆娘好生啰嗦,衙内叫你去,你去。”

????一闲汉冲过来,抓着何夫人的头发拖过去扔床上。

????“不要啊!---你这天煞的,快放开老娘,啊---!”

????何青如今已经是yù火焚身,那张早看厌的面孔如今对他而言如同仙女下凡一般,一个饿虎扑食的动作,压了上去,双手暴力撕开何夫人的衣裳,登时露出胸前一抹雪白的chūnsè,还别,这何夫人的胸围倒是挺可观的。

????“哇!”

????一阵惊叹声响起,大家纷纷都惦着脚尖看,连胡攸也看的双眼发直,想必他没少幻想这何夫人。

????唰唰唰。

????何青三下五除二把他婆娘给脱了jīng光,那何夫人毕竟是女流之辈,如何能抵挡的住,只得大声的哭喊,希望能够叫醒自己的丈夫,但是在秃鸡散面前,这一切都是浮云。

????高衙内等人看的目不转睛,这年头可没有a片看,他们虽然都不是雏鸟,但是这现场直播,那还是第一次看,虽然男女主角长得不咋样,但是贵在新颖啊,反正看看也无伤大雅。

????李奇看了个开头,感觉有些太暴力了,他还是比较喜欢唯美的画面,摇摇头,走了出去,牛皋也跟了出来,他虽然痛恨这对夫妻,但是看这一幕心里还是有些不落忍。一出门朝着李奇道:“副帅,你能不能把高衙内他们也叫出来,这样做实在是有伤天理。”

????李奇倒不觉得伤什么天理,道:“若不是高衙内他们出手,如今在床上恐怕是张润儿了,这一切都是他们自的,怨不得他人。”

????牛皋一想这些,登时恨咬牙切齿,要知道当初他可没少在这夫妇面前低声下气,差点连官都丢了,一股怨气腾地一下冲了上来,道:“副帅的不错,这种人应该得这种报应,俺也要进去看,好好羞辱他们一番。”

????“哇靠!这种借口你也能的出来,佩服,佩服,不过别太为难自己了,这种货sè看的都恶心,改rì我请你上凤栖楼几个好的。”

????“几个俺可受不了,一个行了。”牛皋摇摇头道,这年头逛jì院跟后世的打篮球一般普通,除了太监,哪个男人没去过。

????“你也可以叫其她的在旁边看呀,又不要你付钱。”

????“这俺可不喜欢,还是免了。”

????“啊--啊--不要啊---!”TXT下载。

????里面的浪声一浪高过一浪,是不知道是痛苦的叫声,还是痛快的叫声。!!!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