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一十二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北宋小厨师 365bet体育注册_365bet那个是真的_365bet官网在哪

北宋小厨师

第三百一十二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第三百一十二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2017-11-10 21:17:35Ctrl+D 收藏本站

????PS:这个星期一直都在外地出差,时间很不稳定,所以未能按时发,真是抱歉,今日一章。

????“来了。”

????蔡京瞥了眼李奇,见其呆若木鸡,似乎早就预料到他会有这种表情,呵呵一笑,朝着门外道:“进来吧。”

????吱呀一声,待那女婢打开门来,只见从外面走进一位身材妙曼,风姿绰约的女子,淡妆薄施,眼横秋水,顾盼生姿,玉质凝肤,鬓似乌云绕,莲步生花,她的出现令那周围的烛火都黯然失色。

????她来到蔡京面前,盈盈一礼,朱唇微启,皓齿乍现,道:“封宜奴参见太师。”

????这女子正是封宜奴,能做到每次出场都让人觉得惊艳,偌大的京城也只有她和李师师了。

????蔡京微微一笑,摆摆手:“封娘子无须多礼。”

????封宜奴起身来,明亮的眸子忽然转向还呆在那里的李奇,浅笑道:“马副帅,别来无恙了。”语气很是淡漠。

????本来无恙,见到你就TM抱恙了。李奇微微一怔,笑道:“封行首好久不见。”

????自从上次捐款一事,李奇就再也没有见过封宜奴,忙碌的日子让他几乎把这个曾跟他有过短暂的肌肤之亲的女子给忘了,然而,今日封宜奴的突然出现,的确让他大吃一惊。

????“封娘子请坐。”

????蔡京伸了下手,待封宜奴坐下后,他又朝着李奇道:“李奇,老夫招募来的这位老师如何?”语气很是得意,如今谁能请到封宜奴,这都是一件值得吹嘘的事情。

????老师?OMG。京城最炙手可热的厅首来当老师,佛祖爷爷,别玩我了,这个玩笑真的开大了!

????李奇脑海里忽然冒出一副麦当娜穿着一身透视服装站在讲台上跟小学生上课的景象,这准个什么事啊,这女人和老师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啊,怎么看怎么怪异。这傻妞到底又要闹哪样啊!

????蔡京见李奇沉默不语。眉头一皱,喊道:“李奇,李奇。”

????李奇一怔,忙挤出一丝笑容道:“太师,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蔡京还未开口。坐在李奇对面的封宜奴忽然插嘴道:“怎么?马副帅觉得这很可笑吗?”

????日。你丫用不着这样吧。老子又不是在讽刺你。李奇没好气道:“我可没这么说。”

????蔡京也瞧出李奇神色怪异,道:“难道有什么不妥么?”

????封宜奴眼中精芒一闪,斜眼瞧着李奇。

????当然不妥啊!你娘的是不是嫌我还不够忙,故意在给我制造困难啊!这妞一来。那些公子哥还不成天往学院跑,特别是高衙内那厮,估计都会兴奋的从良跑来读书,那我还不如开贵族学院去圈钱得了。

????李奇很想把心里的这番话说出来,但是经过上次教训。他还是仔细的考虑了一番,免得封宜奴大清早的又拿银子砸他,这种事经历过一次就行了,他又不缺这点钱。轻咳一声,道:“恕我直言,封行首毕竟是一介女流之辈,去当老师恐怕有些不妥吧。”

????封宜奴轻哼一声道:“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真是虚伪。”

????李奇一挑长眉,道:“封行首这话是什么意思?”

????封宜奴不咸不淡道:“从醉仙居的酒保到七娘和红娘子掌管慈善基金会以及王姐姐出来接管醉仙居,这都是你一手安排的。你为何又不说她们是一介女流之辈?还有,你让人发的告示,也未提及不准女人来面试,由此可见,你压根就不反对女人来当老师。你扪心自问,你方才那句话是不是很虚伪。”

????操!老子是给你面子好不,别给脸不要脸,我直说吧。你又说我侮辱你,我拐着弯说吧。你又说我虚伪,我TM是里外不是人呀,真没见过这么难伺候的女人。

????李奇心里暗怒。蔡京见李奇面色不悦,忙抬手道:“封娘子,李奇也是为你着想,怪不得他。”

????看到没有,人家多么通情达理,哪像你这样。李奇没好气的瞥了眼封宜奴,又听得蔡京道:“不过李奇,以老夫对你的了解,你应该不会在意这些,不然老夫方才也就拒绝了封行首。”

????看来俺那洒脱不拘一格的形象已经众人皆知了,这也不能怪他们,都怪我太过于出色了。

????“太师说的不错,我的确不反对女人来咱们学院。”

????李奇说这话的时候还忐忑的瞥了眼封宜奴,果然如他所料,封宜奴此时是满脸鄙夷之色。操。算你赢了行不,老子TM就是一个虚伪的人。话锋一转,又道:“不过,老师的职责是教书育人,可不是那么容易当的,必须得全身心投入进去,甚至你的一言一行都得谨慎再谨慎,因为有很多孩子都在看着你,若是做的不好,那就是误人子弟,这罪过可就大了,而封行首平时这么忙,根本不可能时时刻刻待在学院里,这样可当不好的老师的。”

????“嗯,你说的也有些道理。”

????蔡京稍稍点头,又向封宜奴递去两道询问的目光。他前面还真的没有考虑太多,只觉得能请来封宜奴当老师,这是一件多么值得炫耀的事情,而且他学院的名气也随之大涨,这太符合他那好大喜功的性格了,如今听了李奇的话,才发觉自己有些欠考虑了。

????封宜奴微笑道:“关于这点马副帅大可放心,年底的花魁大选,我将会退下来,到时我就能向马副帅说的那样,全身心的投入到学院里面去。”

????日。你丫还真够坚决的,为了当这个老师连所有歌妓梦寐以求的东西都能舍弃,我算是服了。李奇很不理解封宜奴的想法。

????“哦?”

????蔡京一听封宜奴将会退下厅首之位,不禁大吃一惊,道:“封娘子,此话当真?”

????封宜奴点点头,道:“千真万确,宜奴怎敢欺瞒太师。”

????蔡京叹了口气,道:“若真是如此,那老夫岂不是很难再听到封娘子那天籁般的声音了。”

????封宜奴颔首歉意一笑。

????“李奇,你如何看?”蔡京询问道。

????她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怎么样。若是我拒绝她,你待会又说我不给你面子。李奇淡淡道:“太师,您是这学院的掌舵人,这些事自然是您说了算。”

????封宜奴忽然起身,在太师面前行礼道:“太师。宜奴觉得办学院乃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所以宜奴希望能够按照规矩来,堂堂正正的进到学院里,若非如此,恐以后落人话柄。给太师增添麻烦,还请太师答应宜奴。”

????蔡京诧异道:“你的意思是?”

????封宜奴转头朝向李奇,正色道:“我希望也跟其他人一样,由马副帅面试我,若是我真的实力不济。那我也不会勉强。”

????蔡京微微一楞,又朝着李奇问道:“李奇,你看如何?”

????嘿。老子放你一马,你还找上门来,真当我是个软柿子啊!李奇嘴角一扬,给了封宜奴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但是后者立刻放出三百瓦高强电压,差点电的李奇不能自已,赶紧收摄心神。笑嘻嘻道:“我没意见啊!”

????既然他们俩没意见,蔡京自然也不会反对,点头笑道:“那行,就按你们说的去做吧,话说回来。老夫也想瞧瞧李奇是如何招募老师的。”

????封宜奴似乎有些迫不及待了,转头朝着李奇问道:“马副帅,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蔡京忽然一抬手道:“且慢,李奇今日忙了一下午。如今都还没有吃饭,不如这样吧。咱们还是吃完再说吧。---对了,李奇,厨房里正好一块牛肉,你---。”

????李奇赶紧打断他的话,道:“太师,您方才吃了烤鹌鹑,想必已经很饱了,待会我就做一道鱼头豆腐汤,帮太师消化下。”

????蔡京一愣,眼中闪过一抹火光,但是他也知道,就算他用刀架在李奇脖子上,李奇也不会做牛肉给他吃的,到时只会争的面红耳赤,最后屈服在李奇的强权下,在封宜奴面前丢人,浑浊的眸子难得转了转,笑道:“也好,也好,老夫还没吃过这鱼头豆腐汤了,想必一定非常美味,只是---只是封娘子也在这里,就这一道汤菜是不是太少了。”

????老家伙,跟我玩这套?做梦去吧。李奇哪里不知道蔡京的意思,这菜一旦上座了,他哪能时时刻刻的顾着蔡京。微一沉吟,心中已有对策。转头望向封宜奴,见其一脸古怪之色,暗想,难道方才她在门外偷听?这样也好,让她知道蔡京是压不住我的,免得以后在我面前嚣张。笑道:“封行首,你喜欢吃牛扒吗?”

????封宜奴一愣,点头道:“我无所谓。”

????牛扒?

????蔡京下意识的抹了下嘴,胃液急速上升,他可是非常喜欢吃牛扒的,兴奋过后,他忽然恍然大悟,立刻明白了李奇的用意,这牛扒可是每个人一盘,不是大家一起吃,到时即便上菜了,他也只能干瞪眼了,心里怒骂,你这小子真是不厚道,给老夫吃豆腐,自己就吃牛肉,真是岂有此理。

????李奇看到蔡京那副痛苦的表情,心里暗自偷笑,起身道:“太师,我就先下去了。”

????两人斗智斗勇,每一次都是蔡京输的一败涂地,这让他又是苦恼,又是无奈,没好气的挥挥手,连张口的心思都没有。

????李奇和封宜奴不约而同的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李奇和蔡勇来到厨房,首先是把那个给蔡京做烤鹌鹑的厨子给抓了出来,这厨子名叫牛大威,擅长烤肉,不过名字虽然很霸气,但是人却很胆小,李奇知道这事怪不得他,蔡京若是不吩咐他做,他也不敢做,但是如今也只有拿他开刀了,淡淡道:“明日你就不用再来了。”

????那人一听,当场跪下,求饶道:“李师傅,李师傅,你就饶了俺这一回吧,俺---俺知道错了,你就饶了俺这一回吧,俺以后再也不敢了。”

????到太师府当厨子,平时吃的好,而且工资高,比其它地方好多了。他自然不想走。

????其余人见蔡勇没有做声,知道蔡京肯定也答应李奇这么做了,纷纷低头不语。

????但是李奇依然还是不为所动,道:“对不起,你必须离开。”

????一旁的蔡勇见李奇没有饶他意思。叹了口气。一挥手,两个下人立刻上去把牛大威给拖了出去。

????李奇扫视其余人一眼,当着蔡勇的面沉声道:“我再说一次,以后必须按照我制定的菜单去做菜。若是太师想吃其它的,那你们也得先通知我,知道吗?”

????“知道。”众人齐声答道,不敢有一丝的质疑。

????李奇忽然小声向蔡勇道:“蔡管家,太师的学院以后肯定也需要厨子。我看就把那牛大威安排到那里去吧。”

????蔡勇楞了下,随即明白过来,笑道:“原来你已经替他想好了后路。”

????李奇笑而不语。

????***************

????半个时辰后,餐座上,蔡京低头看了眼自己碗中那几块豆腐,又瞧了眼李奇和封宜奴盘中那红彤彤香气四溢的牛扒,郁闷的都快哭了,可是当他尝过那汤后,发现味道非常鲜美。这让他心里稍微平衡了一点。

????封宜奴虽然和李奇看不对眼,但是她对李奇做的这块牛扒是毫无免疫力,吃的比谁都欢。

????李奇如今可是没有精力去关注这些,他真的饿死了,不一会儿。那块巨无霸牛扒就被他消灭了一半。

????饭后,李奇与蔡京封宜奴几人来到了前院,李奇还是坐在正上方,蔡京坐在一旁旁听。封宜奴则是坐在今下午数十位面试者坐过的椅子上。

????李奇露出那职业微笑道:“贵姓?”

????“封宜奴。”

????李奇笑道:“封娘子,现在请你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

????封宜奴这辈子可从未面过试。也没做过自我介绍,好在她是歌妓出生,出的了众,心里也不紧张,道:“东京人氏,家主东城。”

????我叫你简单,也没叫你这么简单,算了,还是我一个一个问吧。李奇微笑道:“年龄?”

????“这个也要问?”

????李奇笑道:“请你尊重我的职业精神,也希望你能郑重的对待这次的面试。”

????封宜奴见他不像是在故意戏弄自己,内心挣扎了一番,才道:“二十九。”

????“家中有些什么人?”

????封宜奴黯然道:“我是一个孤儿。”

????李奇歉意道:“对不起。”

????封宜奴万万没想到李奇会对她说‘对不起’,不禁瞧了他一眼,见其脸上表情依然还是一丝不苟,暗道,这难道就是他方才说的职业精神?道:“没有关系。”

????李奇眼中闪过一抹赞色,道:“请问封娘子以前是做什么的?”

????封宜奴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光芒,心里十分挣扎。李奇正色道:“了解每位面试者过去从事什么工作,这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还望封娘子如实回答。”

????反正他们都知道,我为何要顾忌。当到此处,封宜奴彻底放开了,抬头正视李奇,答道:“歌妓。”

????李奇点点头,道:“那请问你每个月赚多少?”

????“不一定。”

????“那就大概说一个数吧。”

????“七八十贯吧。”

????“这么多!”

????李奇微微一笑,道:“虽然我们学院老师的酬劳还没有定下来,但是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连你以前赚的一成都不到。”

????“我来此并非为了钱。”

????“那你为何想来我们学院当老师?”

????“因为我不想再当歌妓。”

????“哦?能否说说原因?”

????“天下间没有那个女子愿意做歌妓。”封宜奴嘴角挂这一丝自嘲的笑容。

????一旁的蔡京听了,脸上也出现一丝动容,稍稍点了下头,又带有责怪意思看了眼李奇,示意他不应该问的这么直接,殊不知在后世面试的过程,了解面试者以前从事的工作以及为何离职的原因是非常重要的。

????李奇微笑道:“如此说来,你已经厌倦了你以前的工作。”

????“很早以前就厌倦了。”

????“那你的优势是什么?或者说你认为你能教那些方面。”

????“简单的教认字,或者音律舞蹈以及乐器方面我都能教。”

????“嗯。最后一个问题,你有没有想过,以你的名声来我们学院当老师,将会遇到别人不曾有的困难,也会对我们学院造成很大的困扰,列如,那些平时仰慕你的公子哥来我们学院看你。还有那些士大夫也有可能对你,甚至整个学院口诛笔伐,遇到类似情况,你将会如何处理?”

????蔡京眉头一皱,目光中也流露一丝担忧。假如李奇现在告诉他。不愿录用封宜奴,他或许连想都不想,就会答应下来,因为他可是亲身体会过那些士大夫的厉害。

????封宜奴面对这个问题。也沉吟起来,隔了半响,她摇摇头道:“我有想过,但是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李奇点点头,道:“好了。我的问题问完了,你有什么要问的吗?”

????封宜奴直视李奇的双眼,一字一顿道:“请你诚实的回答我,就以我刚才的表现,能否合格?”

????“不能!”李奇不假思索道。

????果然如此。封宜奴皱眉道:“能告诉我原因吗?”

????李奇一本正经道:“首先,从始至终你都不曾对我报以微笑,这是非常不礼貌的表现,而你的一言一行直接关乎到你以后的学生,其实仅凭这一点。就可宣判你出局了;其二,你来我们这面试老师,并非发自内心喜欢这份工作,而是因为讨厌以前的工作,这是一种逃避的现象;其三。当我们谈到你以前从事的工作的时候,你表现的非常自卑,要知道一个自卑的人是无法胜任任何工作,其实一个女人能有这种成就。应该感到骄傲才是;最后,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时。你自己明显早已经意识到问题所在,但是你却在不知如何解决的情况还是要来面试,这是一种很不负责的行为,会让我怀疑你另有企图。综合上述四点,你并不是适合这份工作。”

????蔡京也稍稍点头,表示非常赞同李奇的话,而李奇这场别开生面的面试也让他从中学到很多。

????封宜奴满脸落寞,站起身来,行了一礼,黯然道:“多谢你如实相告。”

????“不用谢。”

????李奇也站了起来,拱手道:“其实你方才的表现也有可圈可点的地方。”

????封宜奴一怔,递去两道询问的目光。

????李奇笑道:“其一,对于一个女人而言,你能坐在这里,光这份勇气已经非常不容易,其二,你的才艺的确非常让人动心,当然,这还是无法弥补你的弱点。”

????蔡京起身道:“那你的意思是?”

????李奇给出了官方回答,“这我还得仔细斟酌下,过几日后再另发通知,这次面试就到此结束了,封行首,你可以走了。”

????封宜奴复杂的望了李奇一眼,片刻,她才道了一声谢,然后朝着蔡京行了一礼,便告辞了。她走了刚一会儿,李奇也离开了太师府。

????刚回到秦府,陈大娘就告诉他,白浅诺正在等他,于是他便先去到了前厅。

????此时白浅诺正独自一人坐在那里看书,见李奇来了,急忙起身迎过去道:“李大哥,你回来了呀。”

????“嗯,陈大娘说你有事找我,是什么事?”

????白浅诺狡黠的笑道:“今天去面试的人多么?”

????“还行啊,怎么呢?”

????“那有没有一些特殊的人去面试?”

????李奇皱了眉头,道:“七娘,是你让封宜奴去面试的?”

????白浅诺见被看穿了,轻吐了下香舌,忐忑的点了点头。

????“你为何要这么做?”李奇疑惑道。

????白浅诺见李奇面色不悦,忙道:“李大哥,是不是封姐姐又惹你生气了?”

????李奇笑道:“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哦。”

????白浅诺嘟了下嘴,道:“记得上次你跟我说老师难找,而我又帮不了你,正巧昨日我碰到了封姐姐,她告诉我,她今年将会退下厅首来,封姐姐的才华我是知道的,于是我便想请她去学院帮你。”

????“她就这么答应你呢?”

????白浅诺忐忑的瞥了眼李奇,讪讪道:“不---不只是这样,她答应我,其实是想躲避一个人?”

????“谁?”

????“王相。大哥,你是不知道,王相其实一直都想让封姐姐去给他当侍妾,而且王衙内也一直去找她。”

????暴汗!父子争女人,这真是一大新闻啊。李奇楞了下,道:“不是有师师姑娘在护着她么,她还需要怕什么?”

????“原本是这样的,但是如今王相深得皇上的信任,封姐姐担忧给李姐姐惹麻烦,所以---所以---。”

????“所以她就想借蔡太师来当她的保护伞,蔡太师虽然如今闲赋在家,但是他是大臣之中少数不惧怕王相的人,在加上蔡大爷和蔡二爷,王相虽然权倾朝野,但是他也不会因为一个女人跟蔡太师翻脸。七娘,这都是你给出的注意吧。”李奇瞥了眼白浅诺道,心里暗想,原来还有这么一层意思在里面。

????“大哥,你真聪敏,什么都瞒不过你。”白浅诺嘻嘻一笑,又道:“那你答应了她么?”

????李奇摇摇头道:“还没有,不过七娘,以她的身份是还不适合当老师,这一点你应该清楚吧。”

????白浅诺撒娇道:“大哥,你一定有办法的,你就帮帮封姐姐吧。”

????李奇叹了口气,道:“再让我考虑考虑吧,你也知道,我与王相以前就有过节,要是因为这事再触怒他,我以后的日子也不好过。”

????白浅诺忙道:“所以我才让封姐姐避开你,直接去找蔡太师,这样一来,你便能置身事外了。”

????“你考虑的倒是挺周到的。”李奇没好气道。心里暗想,这妮子真是深得乃母之风啊。

????白浅诺嘻嘻道:“那你是答应呢?”

????李奇还是不敢妄下决定,道:“七娘,这里面牵扯到了多方利益,你就让我再考虑考虑吧,我保证,我一定慎重考虑下。”

????白浅诺眼中闪过一抹失望,但是也没有多说,嗯了一声,忽然想起什么来似的,道:“哦,大哥,你让周家绸缎庄做的衣服已经送来了,如今正在红奴那里了。”

????“哦?”

????李奇大喜,忙道:“走,我们现在去看看。”

????“可是红奴妹妹已经睡了。”

????“啊---?”

????李奇讪讪一笑,道:“那---那就明日再去看吧。”

????白浅诺黛眉轻皱,略带一丝担忧道:“大哥,你真打算借这次化妆舞会,向皇上请求将那怪异的服饰用在禁军上面么?”

????李奇点点头道:“对啊,有什么不妥吗?”

????白浅诺略一沉吟,道:“大哥,皇上封你为副都指,其实只想安排一个虚职给你,但是你才刚上任就想改革,这势必将会引起众人的注意,王相也可能会出来阻扰你,而且你直接请求皇上,马帅也会不高兴的,大哥,你看这事是不是还得在仔细斟酌下。”

????李奇眉头紧锁,考虑了一番,道:“你说的有道理,是我太想当然了。”

????白浅诺道:“其实---其实有一个人或许能够帮到大哥。”

????李奇忙道:“谁?”

????“高衙内---。”

????“七娘,你是想逗大哥开心吧,不过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白浅诺摇摇头,道:“不是,我说的是高衙内的爹爹,高太尉。”

????“他?”

????李奇眉头一皱,陷入了沉思当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