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二十八章 魂淡!放开那个女孩。-北宋小厨师 365bet体育注册_365bet那个是真的_365bet官网在哪

北宋小厨师

第三百二十八章 魂淡!放开那个女孩。

第三百二十八章 魂淡!放开那个女孩。2017-11-10 21:17:55Ctrl+D 收藏本站

????不治之症?李师师嘴角稍稍扯动了下,苦笑道:“李师傅误会了,封妹妹身子好得紧,只是她唱完今日便不会再出来唱曲。”

????暴汗!退休就说退休吗,还什么绝唱,连个退个休都说的这么悲壮,我勒个去。

????“原来如此。”李奇讪讪笑道:“我还以为绝唱和绝笔是一个意思了,真是对不起。”

????李师师微笑道:“没事,是我没有说清楚。”

????李奇隐隐记得白浅诺曾说过,封宜奴会在今年的花魁大赛中退位。不禁问道:“对了,我听闻封行首会在几年的花魁大赛卸下上厅厅首之位,难道今日就是花魁大赛?”

????“原本封妹妹是这般打算的。”李师师轻叹了一声,顿了顿,又缓缓道:“李师傅或许还不知道,我和封妹妹都曾是樊楼的厅首,樊翁在世之时待我姐妹俩不薄,虽然他已经去世了,但是那份恩情,我和封妹妹都铭记在心,樊楼如今的情况你比我清楚,我就不多说了,封妹妹此番正是为报旧恩,故此才挺身相助,把这最后一曲献给樊翁,也希望能缓解樊楼燃眉之急,待到了花魁大赛之日,她只做一个简单的封琴仪式便可,不会想以往那般出来唱那最后一曲了。”

????李奇好奇道:“那这封琴和封笔可是一个意思?”

????这人真是奇怪,我说了这么多,他偏偏对这些事感兴趣。李师师苦笑道:“可以这么说。”

????“了解。”

????李奇点了下头,忽然一声长叹。道:“想不到封行首和我竟然是同道中人。”

????李师师黛眉一扬,疑惑道:“恕师师愚钝,不知李师傅何出此言?”

????李奇嘿嘿笑道:“都是重情重义之人啊。”

????李师师楞了下,噗嗤一笑,道:“李师傅所言甚是。”

????李奇哈哈一笑,又道:“不过话说回来,封行首此计的确是妙,比我这狗肉火锅管用多了,既然如此,封行首为何不多唱上几日了。要是能唱上个把月那就再好也没有了。”说着他又很是惋惜的叹了口气,目光却偷偷瞥了眼李师师。

????个把月?他人若能请封妹妹露个脸都高兴疯了,你倒真是够贪心的。李师师笑着摇头,赶紧杜绝他这个异想天开的想法,道:“这---这我想封妹妹决计不会答应的。”

????暴汗!唱几首曲吗,又不是不给钱,忒不讲义气了,亏我刚才还夸她重情重义,我要收回刚才说过的话。李奇呵呵笑道:“这我知道。我也只是随便说说。不过封行首的想法也挺诡异的,如今她还这么年轻。又有这么多粉丝---追随者,露个脸也能赚上几十贯,我累死累活的干恐也不及其万一,我若是她,不唱到四五十岁决不罢休,这钱忒好赚了。”

????李师师眼中闪过一抹落寞,轻叹道:“或许在你们看来,封妹妹如今是风光无限,但是其中艰辛又有谁人知晓。”

????暴汗!这不是肥皂剧里面的台词么?李奇讪讪点头。又见李师师神色落寞,便转移话题道:“这倒也是。那封行首今后不唱曲了,打算干什---。”这个“么”还未出口,他忽然紧闭双唇。

????李师师斜瞥李奇一眼,眼中闪过一抹笑意,又叹道:“封妹妹原本是想退位以后,去太师的学院当老师。可是又被你婉言拒绝了,如今她也正为这个犯愁呀。”

????日。这女人反应也忒快了吧。李奇讪讪道:“我也没有拒绝她呀,我只是让她回去等消息。”

????李师师眼中精芒一闪,道:“依你这般所言。你是打算收她?”

????这话听得怎么怪邪恶的。李奇赶紧纠正道:“不是我收她,是学院收她。”

????“是是是,师师一时激动说错话了,李师傅勿要见怪。那你是答应让她进学院呢?”李师师兴奋道。

????李奇摇摇头道:“现在还不知道,我们还得商量下。”

????李师师眼中闪过一抹失望,她以为这只是李奇的托辞,略带一丝自嘲道:“这倒也是,哪有学院让歌妓去当老师的。”

????李奇哪里不明白她的意思,微微笑道:“前来面试的人以前是干什么的对我们而言,的确是一份非常重要的参考根据,但是也并非绝对,我当时也已经跟她言明了,我对她的面试不满意,并非是她以前做什么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她太自卑了,这人蠢一点,倒也可以勤能补拙,但是自卑的人却很难胜任这份工作。”

????“自卑?”

????李师师笑着摇头道:“李师傅或许对封妹妹有所误解,我认识封妹妹这么多年,从未发现她是一个自卑的人,相反,她还是一个非常自信的人,这一点就连我也自叹不如。”

????“师师姑娘过谦了,若是师师姑娘来面试,那铁定是全票通过。”

????李奇呵呵一笑,忽然话锋一转,道:“师师姑娘看不出来,或许是因为你们之间的感情太深厚了。其实一个自信的人,他的一言一行都能彰显出来他内心那股强大的自信心,而封行首却是不然,也许看上去她是挺自傲的,但是一旦与她交流后,你就会发现她内心其实是非常自卑的。她之所以要把自己伪装成一个自信的女人,其目的就是为了掩盖她的自卑。”

????李师师疑惑道:“我还是不明白了,依你所言,何谓真正的自信?”

????李奇忽然用手指了指自己,道:“你看我不就知道了。”

????“啊?”

????李奇嘿嘿笑道:“像我就是那种内心非常强大的男人,当然,我性格比较内敛,或许从外表上看不出什么来,可是我那随从。那一眼就能瞧出来,不过他那种叫做过于盲目自信,也是不可取的。”

????有这么夸自己的吗?你还内敛?我这辈子见过这么多人,就属你最奔放了。李师师楞了片刻,掩唇轻笑道:“师师明白了。”

????李奇见李师师满眼笑意,知道自己又被误会了,苦笑道:“师师姑娘或许认为我是在黄婆卖瓜,自卖自夸,但是事实就是如此,这么跟你说吧。有很多人都认为厨子意味着卑贱,也有人经常在我们面前厨子来厨子去的,只要前面不加个‘臭’或者‘死’字,我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的,我本来就是一个厨子吗,这是事实,相反,我还以厨子为荣,我很喜欢这份工作。做菜也能给我带来快乐,他们的怎么想由他们去就是了。我做我自己就行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做自己?李师师听罢,皱眉沉思了起来。李奇也没有去打扰她,赶紧一杯茶灌下去,润润口,然后疯狂的吃了起来,还不忘了夹了一大碗狗肉,顺带一壶热酒,让竹馨端给外面的马桥。

????过了好一会,李师师才点点头道:“师师明白了。也只有像李师傅这般自信的人。才能写出‘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此等豁达的绝句来。”

????“咳咳咳咳。”

????“李师傅,你怎么呢?”

????“没事,没事。呛住了。”李奇一阵剧咳,呛的满脸通红,倒也正好掩盖了他的心虚,羞涩道:“师师姑娘。那---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千万别再提了,免得让人听了笑话。”

????这人一会能自己把自己夸到上天去,一会又变得如此谦虚。真是难以捉摸。李师师虽然看尽世间冷暖,各种面皮,但是她却看不懂李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她万万没有想到其实这诗是李奇抄来的,这番夸奖李奇实在是受之有愧。

????就在这时,楼下忽然变得喧闹起来了。

????不要说一定是封宜奴来了。二人同时起身来到窗口,但是二人又非常有默契的选着靠边站,二人似乎都不想让人见到自己和对方在一起。相视一笑,又同时把目光射向窗外。

????只见楼下八个女婢开道,中间是一位身着白色锦缎长袍的绝色美女,那修长婀娜多姿的身材,倾城的面貌,淡漠的眼神让楼下客人全都呆住了。

????与后世巨星不同的是,封宜奴身边并没有什么保镖,只有一些女婢和樊楼里面的一些闲汉护在左右,但是却无人敢上前骚扰她,或许众人对她的尊重是其中一个原因,但是李奇知道,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如今站在他面前的这位美女。

????片刻寂静过后,整个樊楼仿佛炸开了锅,众人纷纷行礼示好,也不知道何时高衙内等人来到了一楼,拨开众人,跟着封宜奴的脚步,嬉皮笑脸的在说些什么,但是至始至终都是他们在自言自语,封宜奴是一语不发,朝着里面那个用白布盖着的台子上走去。

????谁TM说古人含蓄了,人家可是奔放的很啊!李奇看到此光景,登时冒出一头冷汗。

????封宜奴似乎跟后世那王小姐一样,不怎么爱在大庭广众面前开口说话,盈盈一礼,然后便坐下,女婢们立刻把琴放上,另外,他的乐师团队也纷纷准备了起来。

????众人倒也不急,毕竟此等美女光看着也舒服啊,整个大厅就没一个人手中是拿着筷子的,皆是用那灼热的目光直视着台上那位大美女。

????水都烧干了。李奇看到自己的狗肉火锅倍受冷落,心里是拔凉拔凉的。

????半响过后,正当李奇等的都开始打哈欠了,忽听得楼下传来“咚”的一声,一个天籁之音缓缓漂浮上来。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封宜奴这第一首歌正是李清照所写的那首《红藕香残玉簟秋》。要说起这首词,她还是从李奇口中得知的。

????一曲毕。

????琴音绕梁,众人皆是沉醉其中无法自拔。特别是高衙内那厮,坐在一楼最显眼的位置上。傻傻的望着封宜奴,那眼神蕴含着无穷无尽的爱意。李奇只是扫视了高衙内一眼,就快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没想到封妹妹已经为这首词谱好曲了。”李师师眼中一亮,瞥了眼李奇,又道:“李姐姐的才华真是令我辈望尘莫及。”

????李奇听得心里倍舒坦,笑嘻嘻道:“师师姑娘,恕我冒犯,我绝对认同你的观点。清照姐姐的词可以堪称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他这话倒也并非毫无道理,若是后有来者的话。那李清照就不会被称为千古第一才女了。

????李师师见识李奇对李清照那狂热的崇拜,倒也不以为意,微微笑道:“那依李师傅高见,封妹妹唱的如何呢?”

????“很好,很好。”李奇点头道,心里却在思念李清照,也不知道清照姐姐行到哪里了,一切是否安好。

????李师师楞了下,她原以为李奇能够填词谱曲。自当会给出一番专业性的评论,没想到就简单的两个字概括了。又瞧李奇一副漫不经心的表情,她真不知道李奇是衷心的赞叹,还是随口敷衍。

????这时,琴音再起。

????“梦入江南烟水路,行尽江南,不与离人遇。睡里销魂无说处,觉来惆怅销魂误。欲尽此情书尺素,浮雁沉鱼,终了无凭据。却倚缓弦歌别绪。断肠移破秦筝柱。”

????那天籁之音清脆平缓,轻柔温婉,与这首词相得益彰,将这词中幽怨惆怅,表达的淋漓尽致。就连李奇这个外来人都快沉醉其中了,可见封宜奴的歌声是多么的美妙动人。

????此首词乃是晏几道的《蝶恋花.梦入江南烟水路》

????既然是绝唱,封宜奴自然不会是敷衍了事。又一口气连唱了三首,众人听得是大呼过瘾,周华胖子更是听得口水横流,十足一副猪哥的模样。

????但是美好的时刻总是短暂的。

????封宜奴一连唱了八首后。终于从琴弦上撤下了双手,站起身来,或许是因为她太投入了,当她起身的时候,双腿有些发麻,身子一斜,一旁的丫鬟柔惜赶紧扶住她,这才稳定住身形,但还是惹得众人一阵惊呼。

????封宜奴摆了下手,示意自己可以站稳了,柔惜这才松开手,退到一旁。封宜奴向大家行了一礼,微笑道:“多谢大家前来捧场,今日就到此为止,谢谢。”

????众人不知这是她的最后绝唱,又见她唱的连腿都麻了,而且满脸疲态,都纷纷起身拍手叫好,无一人要求她再唱一首。

????封宜奴又施一礼,道:“宜奴告辞。”说着她便带着柔惜朝着楼上走去。

????由于封宜奴以前曾是樊楼的厅首,所以楼上有她专有的休息室,故此大家也没有多想,纷纷目送她上楼,而桌上的火锅早已火灭汤尽了。

????李奇笑道:“看来我也要告辞了。”

????李师师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倒也没有挽留,笑道:“李师傅慢走。”

????“告辞。”

????李奇一拱手,然后转背出去了。

????刚一出包间,李奇就楞住了,这---这是神马情况。只见马桥那厮正坐在一张小桌子旁,桌上放着一狗肉火锅,旁边还有一个小火炉,火炉上放着一壶好酒,他一边吃着狗肉,喝着美酒,还能听到封宜奴那天籁之音,这真是人生一大享受啊。

????马桥见李奇出来了,赶紧起身笑呵呵道:“副帅,你咋就出来了,为何不多坐坐?”

????李奇微微一怔,指着那火锅道:“你这些东西是从哪来的?”

????马桥道:“我叫的呀?”

????“你叫的?”

????李奇一翻白眼,他这辈子还头一次见到这么牛X的跟班。不禁笑道:“谁让你叫的?我不是让人给送了一碗狗肉么?”

????马桥委屈道:“那一碗哪够呀,我瞧你这一会又不会出来,又不好去打搅你,只好自己解决了。”

????“嘿。你丫还真够自觉的。”李奇无语的望了他一眼,问道:“你知道这是哪里么?”

????“这是樊楼呀。”

????“那你可知你这顿饭须得多少钱么?”

????马桥摇摇头道:“这我就不省的了。”

????李奇被这厮给气乐了,道:“操!你丫吃东西都不问价钱的吗?”

????马桥理所当然道:“有副帅你在这里,我何须还去管那些琐碎事,而且方才那掌柜的对我挺好的,时不时还派人上来问我需不需要酒,不过我都拒绝了。”

????由于李奇可是帮了樊楼的一个大忙,那掌柜的自然不会怠慢他的人。

????“你这还叫拒绝?”

????李奇恨不得揣这厮一脚,他倒不是担心钱的问题,只是他感觉自己这个老大当的太窝囊了。又想到封宜奴马上上来了,用手指了指马桥,道:“行行行,你能耐,你有本事,这笔账我待会再和你算,你可记住了,这酒可不是我让你喝的。”说着他便抬腿朝着后楼梯走去。

????马桥一听李奇最后那句话,面色一紧,坏事了!哪还顾得上美酒狗肉,急忙追了上去。正当他准备求饶之时,李奇忽然收住脚步,目光朝着南面那包间方向射去。马桥转头一看,也楞了下,只见封宜奴在来这边的道上被人给堵住了,双方似乎还在口舌之争。但是由于那个位置恰好是个死角,只有李奇这个角度方能瞧得见,而这五楼本来就没什么客人,所以除李奇马桥以外并无其他人瞧见。马桥道:“哦哟,封行首似乎遇到麻烦了。”

????“我看见了。”李奇淡淡说了一句,便抬腿走了过去,刚走过一个转角,就听得有一男声怒道:“你无非也就是一个卖笑的歌妓,我家主人请你进去叙话,那是抬举你了,别不识好歹。”

????糟了。李奇一听这话立刻加快了脚步。可是依然还是晚了一步,只见封宜奴扬手就是一耳光,那男子似乎没料到封宜奴敢动手,听得啪的一声,挨了一个结实。

????那男人恼羞成怒,一手抓住那封宜奴的右手,扬手就准备还她一个,李奇赶紧叫道:“住手。”与此同时,马桥如豹子一般窜了出去,抓住那男子手,惊诧道:“大哥,你还是不是男人,这你都下得了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