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九十二章 揭幕战(下)-北宋小厨师 365bet体育注册_365bet那个是真的_365bet官网在哪

北宋小厨师

第四百九十二章 揭幕战(下)

第四百九十二章 揭幕战(下)2017-11-10 21:21:55Ctrl+D 收藏本站

????蹂躏他们的rou体?

????胡攸添了下发干的上唇,问道:“副帅,怎么个蹂躏法?”

????“马帅这个问题问的好。”

????李奇点点头,又朝着众人道:“咱们的强项是什么?当然就是副爹妈赐予的这身身板呀,这就是咱们的优势,就齐云社那些鸟人,估计被咱碰一下,就得飞了出去,所以咱们得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用身体去挤压他们,去蹂躏他们,这就是我最崇尚的暴力蹴鞠学。”

????暴力蹴鞠学。

????众人无不睁大双眼,呆呆的望着李奇。

????李奇朝着面前一人勾了勾手指,道:“你,出来。”

????那人一愣,战战兢兢的站了出来。

????“现在我就跟你们演示一遍何为暴力蹴鞠学。”

????李奇说着就朝着那人道:“刚才那张一水不是最爱那一招鸡飞狗跳么?”

????那人错愕道:“鸡飞狗跳?”

????“就是这样。”

????李奇蹦了一下,做了一个头球的动作。

????那人恍然大悟,道:“副帅,这叫佛顶珠。”

????“是吗,就这烂招式,还佛顶珠,真是对佛祖的侮辱。”

????众人见李奇连佛顶珠都不知道,心里吧嗒一下,凉了半截。

????李奇认真道:“看好,我现在就教你们如何破解他们的这一招。”他说着来到那人身旁,登时一股浓浓的汗味扑面而来,赶紧纵身后跃。

????胡攸睁大双眼。惊道:“副帅,你这是啥招数?”

????李奇看到众人脸上都是一片茫然。登时好气又好笑,道“我这叫防臭招数。你这厮以后记的得勤洗澡。”他说着又朝向马桥道:“马桥,你来。”

????马桥懵懵懂懂走了过来,问道:“干啥?”

????李奇在他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道:“记住了吗?”

????马桥疑惑道:“这能行么?”

????“我说能行就能行。快上吧。”

????“哦。”

????马桥一走近那人,登时明白李奇为何要他来了,但是谁叫李奇是老大了,他只能选择服从。憋着气贴在那人身后。

????李奇见马桥准备好了,便道:“你现在使一边那佛顶珠。”

????那人应了一声,双膝一弯,可是怎么也蹦不起来。

????众人看着那人一上一下的,均是感到非常疑惑。

????那人动了几下,朝着李奇哭诉道:“副帅,他拉着我的衣服。我使不出那一招佛顶珠啊。”

????马桥这才撤后一步,众人定眼一看,只见马桥的手死死拽着那人的衣服。

????李奇呵呵一笑道:“瞧见没有,这不就破掉了这一招佛顶珠了。”

????这---这招数也忒无耻了吧。胡攸道:“可---可是你这不符合规矩呀。”

????李奇不满的瞧了他一眼,道:“明着做当然不符合规矩,可是你可暗地里干不就行了。只要不被裁判瞧见,那就没有犯规,好在如今场上就一位裁判,只要你站的位置好,他铁定发现不了。然后再做做戏,谁知道呀。”

????众人一听。纷纷点头。

????“拉衣服这还是暴力蹴鞠学里面最基本的,还有一招也能破解这招佛顶珠,那就是踩他们的鞋后跟,我方才瞧了下,他们的鞋子都比较软,很好踩。”李奇笑呵呵道。

????这副帅的招数还真是够阴的,不过俺喜欢。

????众人低头偷笑了起来。

????李奇又道:“接下来我再教你们如何破解那一招铁拐李。”

????胡攸纳闷道:“铁拐李是什么?”

????李奇又摆了一个POSS。

????胡攸哦了一声,道:“这不叫铁拐李,这叫拐子流星。”

????“都是拐,一个意思。”

????李奇随口敷衍了一句,又道:“这一招有一个很明显的破绽,那就是他的下盘。”

????言罢,他又在马桥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马桥为难道:“副帅,此等肮脏的招数,让我来做,这---这不太好吧。”

????“这只是示范而已,快去吧。”

????这老大太无良了。马桥叹了口气,又来到那人身后,摆出一个温和的防守姿势,可是当那人刚刚刚抬起右脚,忽然身子一斜,踉跄了几步才站稳,忙道:“副帅,他用屁股撞我。”

????“不撞你,你不就射门了吗。”

????李奇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道:“你们瞧见了没有,他这一招只是中看不中用,下盘根本不稳,只要在他身旁使点暗劲,用屁股挤他几下,他肯定连鞠都碰不到,而且你还可以用手肘去撞他,只要幅度小点,使寸劲去撞,别让人发现就行了。还有那一招如转乾坤,更是简单了,你只要用力卡住位,拉扯抱都用上,他们还如何转?还有,我允许你们骂脏话,只要不涉及家人,随便你们怎么骂,但是记住要小声的骂,别让人抓住了把柄,碎碎念总会吧,这也是一种策略。”

????众人皆是目瞪口呆的望着李奇,无耻。太无耻。这几招真是一招比一招无耻。

????李奇在他们心目中那光辉形象登时一落千丈,有的只是一种令人胆寒的邪恶气息。

????胡攸一脸担忧道:“副帅,你这么做太不妥了吧,而且皇上还在上面,要是让人发现了,那咱们可怎么向皇上交代啊。”

????李奇道:“没有什么比失败更让人接受不了的。蹴鞠吗,难免要有身体接触,这有何不妥?但是你们也要记住了,下手得有轻重,我们意在破坏他们的进攻,而非伤害他们,小碰小打就足够了,你们别一肘打的别人都起不来了,那我可得军法处置,听明白了吗?”

????“明白。”

????众人登时士气高涨。齐声道。

????胡攸见状,暗道。这样也好,要是赢了,功劳是我的,要是被发现了,罪责肯定是你背。想到此处,他登时眉开眼笑。

????李奇岂不知胡攸在想什么,但是他丝毫不在意,他可没有空闲到和这种小角色玩心机。开始指导这些选手如何使用压迫式防守,如何将这暴力蹴鞠学发挥到极致。

????李奇好歹也是熬夜看英超的球迷,什么大风大浪,红牌黄牌没有见过,对于这些基本招数,那真是了如指掌。

????不知不觉中,下半场就要开始。有人来叫他们上场了。

????“看你们的了。”

????李奇手往前一伸,见他们都不呆立原地,忙使了一个眼色,阿南那小子立刻反应过来,将手搭了上去,众人见了。这才明白过来,赶紧将手搭了上去。

????“好了,让我们去---。”

????李奇话说到一半,只一人激动的大声嚷嚷道:“让我们去打败他们。”

????“嗯?”

????李奇眉头一皱,众人立刻反应过来。嘶吼道:“让我们去蹂躏他们。”

????这话音刚落,李奇突然收回手来。摇摇头道:“你们真是太血腥了,可别把本帅算进去,我可是谦谦君子。”

????他说着整理了下衣服,朝着门口走去,边走边道:“阿南,我让你带我去上茅房,你带我来这里作甚?”

????陈阿南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跟了过去谄笑道:“大哥,真是对不起,是我带错路了。”

????“啧...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下次可别犯这种错误了。”

????“是是是。”

????胡攸等人是彻底傻了,呆呆的望着李奇飘然远去的背影,过了好一会儿才醒悟过来,不禁面面相觑。

????还有比这更无耻么?

????李奇主仆三人刚一出门,马桥就不悦道:“副帅,我觉得你这事做得忒也不光明磊落了。”

????李奇笑了笑,道:“我只是不喜欢做输家,任何事都一样。而且,你见过有行事光明磊落的商人么?”

????“夫人算不算?”

????“你太不了解夫人了。”

????......

????“微臣参见皇上。”

????宋徽宗问道:“你怎么去这么久?”

????李奇乱扯道:“微臣先是去上了一趟茅房,然后又去侍卫马的休息室看望了下那些选手,给他们一些鼓励,不要计较胜利,要以平常心去面对,作为一名士兵要比别人更加懂得胜败乃兵家常事的道理,只要尽力去拼搏就行了。”

????站在贵宾席外面的马桥听到李奇这一番话,都快笑出声来了。

????宋徽宗带着一丝赞赏的意味瞧了李奇一眼,道:“你能这样想,朕甚是欣慰。”顿了顿,他又道:“要不这样,左相和齐云社的关系不浅,朕让他去给你们侍卫马说说情。”

????李奇忙道:“皇上,这万万不可呀,太尉开办这个蹴鞠大赛,其中一条很重要的理念就是公平公正公断,皇上不让皇家队在揭幕战出场不也是为了以示公平么,微臣真不希望因为微臣而坏了这规矩。”

????高俅也道:“微臣也赞同李奇所言。”

????宋徽宗见他们两个都这么说了,便也不强求,笑道:“那就依两位爱卿所言。”

????此时,侍卫马和齐云社的选手已经开始进场了。齐云社的选手依然还是一副不屑的表情,但是侍卫马的却是个个一脸坏笑,与方才那群垂头丧气的家伙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有古怪。

????和李奇接触最久的郓王赵楷觉得其中一定发生了不为人知的事情。

????随着几声锣鼓声,下半场正式开始了。

????虽然比赛早已经失去了悬念,但是张氏兄弟的粉丝依然热情高涨,卖力的替偶像加油。

????这一次轮到侍卫马开球了,球刚一开出来,那五号直接带着球朝着前场推进,张一山似乎对这比分还不满意,冲了过来想在前场将球截下,若是上半场,估计那五号面对对方的王牌就直接选着传球了,可是这次他却选择过人,但见他屁股一扭一扭,身子一点也不矜持的就往张一山身上靠,看上去两人是缠绵悱恻。

????忽然。那五号一个简单的转身就轻易的过了张一山,带着球朝着前场奔去。

????而张一山则是双手捂住肚子站在原地。一脸痛苦的表情,随即又愤怒的朝着裁判怒吼道:“他动手打我,你没有瞧见么?”

????裁判果断的摇摇头,没有搭理他,跟着鞠跑了过去。

????“怎么回事?”

????这突然的一个变故让宋徽宗都站起来了。

????李奇茫然道:“不知道呀,兴许是张小哥中场休息的时候吃了些不干净的东西,闹肚子疼吧。”

????那五号过了半场见又上来一名防守人,直接将鞠吊传给前场的一号。

????齐云社的一名后场赶紧上来阻截。可是意外再一次的出现了,当齐云社那名后场球员抢在一号前面跃起的瞬间,突然往前栽去,踉跄几步,险些栽倒在地,只见他双脚一黑一白,原来是一只脚穿着鞋子。另一只脚只穿着袜子。

????观众席上立刻响起了一片哗然。

????侍卫马的一号轻易的控制球权,两名前场面对对方一名后场,直接一个二过一,顺利将球射入龙门。

????这下可不得了了,全场开始欢腾起来了,侍卫马的支持者憋屈了一个上半场。如今可真是拨开云雾见天日,歇斯底里的怒吼,发泄心中憋屈许久的怒火。

????“兀那贼厮踩我鞋子,你为何不判他犯规?”

????齐云社那名后场拿着鞋子就跑到裁判门前,咆哮了起来。

????那名裁判依然还是摇头道:“我怎地当裁判的用不着你来教。我若看见了,自然会判他犯规。你快生将鞋子穿好。”

????“哎哎哎,二位莫要生气,一点小事,算了,算了。”

????“不是,他明明就是偏袒侍卫马---嗯,你过来干甚么?”

????齐云社那名后场说到一半,发现过来劝架的正是踩他鞋子的那厮,登时恼羞成怒道:“无耻之人,这笔账我迟早要跟你算,你等着。”

????他说着便转背离开了,一瘸一拐的走了两步才发现自己还拿着鞋子,单脚蹦跶了几下,将鞋穿了回去。

????那一号朝着裁判咧开嘴笑道:“叔,你甭理他,他这是在帮自个找借口。”

????叔?那名裁判面露苦笑,挥挥手让他回去。

????这尼玛还真是一群演员啊。李奇看到场上的状况,大大的捏了一把冷汗。

????李邦彦怒道:“侍卫马的人分明就是在耍---。”

????这话刚一说完,忽听得赵楷惊呼道:“他们那是在做什么?”

????李邦彦赶紧闭嘴定眼一看,只见侍卫马的人一个盯着一个,这球还未开出来,就一个劲的往对手身上挤。这还了得,当即喝道:“这那是在蹴鞠,分明就是在打架呀,成何体统,成何体统。”

????王黼笑吟吟道:“太尉,难道不允许这么做么?”

????高俅苦笑道:“没有这说法。”他说着一脸古怪的瞥了眼李奇,可是后者正在吃糕点,似乎没有瞧见。

????张一山见后场球都开不出来,一个虚晃,朝着后场跑去,招手道:“这里。”

????他的队友毫不犹豫将球传了过来,但此时那五号也跟了上来,两人又开始肉搏战,你争我夺,不过这张一山还真有点料,面对这一米八几的大个子,竟然没有失去位置,实在是难得。

????可是意外再一次的出现了,只见张一山身子向上耸动了一下,连球都没有碰着,眼睁睁的望着球朝着越过头顶。

????观众席上登时响起了一阵惋惜,甚至有人大喊道:“张一山你在做什么?”

????这实在是让人大跌眼镜。

????随后赶到的侍卫马另一名后场牢牢控制住了球权。

????“你这鸟人,忒也无耻了,竟然拉我衣服。”

????张一山这下彻底火了,大骂一句,极不理智的伸手推了那五号一下,只见那五号就如断了线的风筝向后飞了出去,砰地一声,摔在了地上。

????这---这怎可能,我刚明明就没有用什么力呀,就算我用尽全力也不可能推他摔那么远。张一山不可思议的望着自己的双手。

????“哎哟...我的手断了。”

????那五号立刻在地下打滚叫喊哭诉柔弱,当真是泪声俱下。无所不用其极。

????“干什么?你怎地能动手打人。”

????“要打架,俺们可不怕你们。”

????“是啊。你这人恁地粗鲁。应该要将其赶出去。”

????侍卫马的一群军痞大步冲了过来,纷纷对找张一山理论,但是却无一人上前询问队友的伤情。

????在观众台上看到这一切的李奇,心里一个劲的大骂,你们群蠢货,搞什么呀!真是浪费了那厮恁地逼真的演技,气死老子了。

????这时,齐云社的人也赶了过来。纷纷围在张一山身边。

????“你们干什么?别动手动脚。”

????“你们这是恶人想告状,方才你这厮踩我鞋子,如今又拉一山的衣服,此等下三滥的手段,真是卑鄙之极。”

????场面一下子变得混乱起来了。

????宋徽宗都站了起来,看的云里雾里,道:“好好地。怎地就动起手来了,出什么事呢?”

????李奇也走了过来,纳闷道:“是呀,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不管怎么样也不能动手呀。况且如今那齐云社领先这么多,真是令人费解。”

????高俅嘴角扯动了几下,道:“微臣立刻派人下去询问。”

????“不必了,且看看再说。”

????赵楷忽然来到了李奇身边,用手肘捅了他几下。小声道:“这都是你安排的吧?”

????李奇忙道:“殿下,这话可不能乱说。我可是清清白白,什么事都不知道。”

????赵楷眨了眨眼睛,仿佛说信你才怪。

????这时,那名裁判也赶了过来,沉声喝道:“你们干什么?都给我住嘴。”

????这年头的裁判可都是相当有声望的人。两边人马怒哼一声,立刻分开来。

????那名裁判又跑到那五号身旁问道:“你怎么样呢?”

????侍卫马这群野兽终于想到了自己的队友还躺在地上,赶紧围了过来,一个个装的是焦急万分。

????“熊四哥,你怎么样呢?”

????“哎哟,俺的手,俺的手。”

????“叔,兀那厮好生狠毒,熊四哥与他无冤无仇,那厮竟然将他伤成这样,这种人若还留在场上,天理难容,你应当将其赶出去,以儆效尤呀。”

????张一山怒道:“放你娘的屁,老子就是轻轻推了一下他,他分明就是故意装的,你可别轻信他们,这厮方才又是用手打我肚子,又从背后拉我衣服,应该要将其赶出场才是。”

????“张一山,你给我住嘴。”

????裁判怒喝一声,感觉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道:“你说的我都没有瞧见,但是我可是亲眼见到你推他的,你还有甚么好解释的,如今我给你一次警告,倘若再犯,必将将你赶出场外,另外,我宣布侍卫马加上一分。”

????熊四哥眼中一亮,哭喊立刻停止了,这尼玛太值了,副帅果然是神机妙算。边上一人见他露馅了,赶紧踢了他一脚,后者立刻反应过来,又开始呻吟了起来,但是语音中却夹带了一丝喜悦。

????张一山感觉莫大的冤枉,还想找那裁判理论,边上的张一水轻轻拉了下他,小声道:“哥,别说了,我瞧这事不简单。”

????张一山转头疑惑的瞧了眼弟弟。

????那裁判又朝着熊四哥问道:“你还能继续踢么?”

????身旁几名队友赶紧拉他起来。熊四哥痛苦的晃动了几下肩膀,好像煞有其事,感激道:“谢谢叔的关心,这点痛俺忍的住。”

????那裁判狐疑的瞧了他一眼,但也没有多说,道:“那就继续比赛吧。”心里也觉得这比赛的气氛有点怪异。

????与此同时,侍卫马那边又在升起一个灯笼。

????比分一下子来到了十比六。

????观众见了,是喜忧参半,有些嚷着不公平,有些嚷着这惩罚太轻了。

????但是观众的争吵,这裁判可就管不了了。

????比赛继续进行。

????齐云社的人如今也明白了过来,知道如今耍帅是行不通的,这必将是一场苦战。

????从刚一发球,两边人马开始进行了最原始的肉搏,汗水四射,砰砰砰的肌的碰撞声不绝于耳。

????那熊四哥一边与张一山争抢位置,一边碎碎念道:“就你这身板跟你大爷玩。哼,你大爷蹴鞠的时候。你还在喝你娘的奶了。”

????“你说甚么?你这鸟人方才一定是装的。”

????“是啊,俺就是装的,那便怎地?谁叫你个蠢货上当,俺不耍你,俺耍谁?”

????“你---你无耻。”

????“比你好。身无几两肉,面无血色,肯定是房事做多了,你还是省点力气回家陪浑家吧。免得在这里丢了人,还得被浑家赶下床。”

????“你---。”

????张一山正欲回嘴,忽听得左前方的张一水喊道:“一山。”转头一看,只见张一水将球传将过来。

????几乎是同一时间,后面忽然响起了一个阴森森的笑声,“小心了。”

????张一山浑身一颤,下意识的转头过来。忽觉眼前一花。

????“哈哈,我截到了。弟兄们,该是咱们反攻的时候了。”

????熊四哥甩开膀子,鼓着肌肉如推土机似的往前冲去。

????张一水见哥哥竟然被人截了,纳闷道:“哥哥,你怎地---?”

????张一山懊恼道:“别说了。快回防。”

????侍卫马的进攻没有什么章法,也没有技巧,更加没有配合,靠的就是身体,个个都架起双臂。肌肉鼓鼓,将防守人挤在身后。替熊四哥开道。

????这种贴身肉搏似的战术,齐云社的人根本就无从适应,结果可想而知,侍卫马再进一球,差距只有三球了。

????观众席上叫骂声欢呼声就此起彼伏,震耳欲聋。

????好家伙,没有让我失望。李奇轻轻松了口气,如今可算是挽回一点面子了。

????李邦彦见自己最爱的蹴鞠竟然变成野兽之间的对抗,拍着桌子怒道:“岂有此理,岂有此理,侍卫马那群匹夫,真是欺人太甚,他们这分明就是在侮辱蹴鞠,皇上,微臣请求立刻叫停这场比赛。”

????王黼笑呵呵道:“这怎么能行,侍卫马虽然做法不雅,但是并没有违反规则,师出无名,皇上也不好轻易叫停比赛。”

????高俅也道:“若是轻易就停止比赛,看客们也不会罢休。”

????“几位爱卿勿要争论了,这比赛看着也挺有趣的。”宋徽宗呵呵一笑,转头朝着李奇问道:“李奇,这就是你的制胜法宝吧?”

????李邦彦也反应了过来,道:“步帅,本相知道你想赢,但是用这种手段,恐令人难以服气。”

????靠!胜者为王,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知道,你娘的还是回去踢球吧。李奇委屈的叫道:“皇上,微臣什么都不知道呀。”

????宋徽宗似笑非笑道:“那朕干脆叫马帅来问个明白。”

????日。那蠢货一来,一准露陷。李奇讪讪道:“皇上,微臣突然想到了,可能是因为微臣方才那几句激励之言过当,导致他们如今是血性过剩,以至于出现这种状况。”

????李邦彦没好气道:“那你可真是激励的得当呀。”

????宋徽宗岂不知这一切都是李奇安排的,但是他也不想细究,呵呵一笑,道:“其实早在汉朝时,当时的蹴鞠是应用在军队训练上面,就跟如今这样,李奇只不过是返璞归真罢了,这也没有什么不妥的。”

????众人见宋徽宗公然为李奇开脱,哪里还敢说半句,忽听得又是一阵阵欢呼,赶紧把目光转向场内。

????原来侍卫马又进球了。

????侍卫马那群痞子见这一招奏效,那是更加变本加厉,拉扯抱,骂脏话,装柔弱,场面是异常的火爆,双方的火药味也越来越浓了。

????那名裁判也知道侍卫马这边有猫腻,所以也留了些心,不过,虽也判了侍卫马这边几次犯规,但是后者根本就不当一回事,该怎么踢还是怎么踢,只是会把动作做的更加隐蔽一些。

????一股强大的压迫感让齐云社选手心情也变得浮躁起来,这运动竞赛,心里一旦发生变化,那么接下来就一系列连锁反应,战术失败,脚法也变得凌乱了起来。

????侍卫马趁势追击,一连又打入两球,比赛的最后关头,比分竟然平了。

????齐云社下半场是一个球都没有进,这可是让人始料未及呀。

????虽然博彩那边输赢以定,但是现在场内的观众们哪里还会记得那些,全神贯注的盯着场内,他们如今在乎的只是这场比赛的输赢。

????眼看那香就快要烧完了,张氏兄弟如今反倒是冷静了下来,两人交流了一番,准备踢这最后一攻。

????宋徽宗李奇等人也都纷纷站起观看。

????全场是鸦雀无声。

????张氏兄弟先是回到后场接应,待球一发出,他们二人分别从左右两边朝着前场狂奔而去,论速度,侍卫马可无一人能及,防守人很快就被他们甩在身后。

????齐云社其他选手在后场直接连续两脚传导,球在脚下停留时间不超过一秒,这也就给侍卫马的防守带来了很大的压力。然后又将球传向前场。

????球的落点不是张一山,而是张一水的前方。

????张一水一跃而起在空中用脚尖轻轻触碰了下鞠,便将球控制了下来。

????这时防守他的人也赶了上来,可是这一次张一水没有任何停留,用脚踝固定住鞠,顺势一个转身,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结舌。

????防守他的人刚刚落好位就被他甩在身后。

????日。拍武打片呀。李奇面色一惊,心里不住的念道,快拦住他呀。比赛到了这最后关头,谁也不想输。

????张一水过掉那人后,眼前一片空旷,心中一喜,待进入了射门范围内,他一个旱地拾鱼,准备射门。

????就在这紧张的时刻,左侧突然响起一声雷鸣般的大喝,“你休想射门。”

????一道黑影宛如乌云遮日。

????原来熊四哥已经放弃了张一山,朝着张一水奔将过来,眼看拦不住了,情急之下他竟然直接朝着张一水扑了过去。

????“空中飞猪?”

????李奇惊叫一声。

????这一百八十斤的体重扑过来,确有一丝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气势,张一水哪里见过此等防守招数,整个人都吓呆了,双眼透着恐惧。

????那些观众们更是惊得都快把拳头塞进了嘴里。

????“不要啊。”

????眼看熊四哥就要把扑在了张一水身上,忽然边上又飞来一道身影,直接从空中将熊四哥击落下来。

????砰的一声巨响。

????“一水,快射门啊。”

????张一山听得哥哥的叫喊,登时反应了过来,抬脚欲射。

????哐哐哐...

????一阵锣鼓声响起,比赛结束了。

????“哎哟,你娘的快点起来,俺的腰都快给你压断了,你就不能轻点么。”

????接判

????“你以为俺想呀,你这要是真扑了上去,那肯定会判咱们输。”

????原来扑过来的那道黑影,正是一号,他见比赛马上就要结束了,若是熊四哥将张一水扑到在地,那裁判肯定会直齐云社加一分,所以才奋不顾身的将熊四哥拦截下来。

????PS:两章一起发。(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365bet体育注册_365bet那个是真的_365bet官网在哪,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求365bet体育注册_365bet那个是真的_365bet官网在哪,求推荐月底了不投也浪费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