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百三十七章 危险的女人(二合一大章)-北宋小厨师 365bet体育注册_365bet那个是真的_365bet官网在哪

北宋小厨师

第五百三十七章 危险的女人(二合一大章)

第五百三十七章 危险的女人(二合一大章)2017-11-10 21:22:54Ctrl+D 收藏本站

????芙蓉暖帐,几度春宵。

????清晨,一缕阳光偷偷的溜进屋来。

????“啊---!”

????李奇缓缓睁开眼来,一阵头疼让他不免发出一声呻吟,左右晃了几下头,忽然双眼一睁,似乎想起什么来似的,猛地转头朝旁边一看,见边上空无一人,又是一愣,难道是一场梦?不对呀,这梦的感觉也太真实了吧。他隐隐回想起昨夜那高潮迭起,欲仙欲死的画面,就如同身临其境一般。

????正当他想的入神的时候,忽觉胯下一阵凉意,掀开被子一看,wo操,被迷奸了!娘的,终日打雁的,还叫雁啄瞎了眼,被迷奸还不说,竟然连裤子都不帮我穿,真是岂有此理,老子无颜见江东父老了。

????但他转念一想,可是---可是她为什么这么做了,我可没有答应帮她呀。李奇面色开始变得凝重起来,凭他对耶律骨欲的第一印象,绝不是那种放荡的女人,而且他又听人说这耶律骨欲宁死不从,屡屡伤人,不禁暗道,真是怪哉,我既没有答应她,又与她不熟,除了长得帅,有钱,官居三品以外,真的没有什么了,她为何要这么做?这尼玛究竟是怎么回事呀?

????被迷奸的人总是喜欢疑神疑鬼。

????想了半天,李奇感到一阵头疼,索性不去想,吃亏是福吗,忽觉肚中一阵饥饿,叹道:“看来是昨夜消耗太大了,MD。可是---可是老子连什么滋味都没有感受到,真是亏大发了。”

????他在床上找了半天,愣是没有找到自己的内裤,暗道。不会被他拿出留恋了吧,嗯,看来这女人倒也算是有情有义。他又从柜子里找出一条短裤穿上,忽然,余光瞥见床脚下有异物。定眼一看,咦了一声,道:“那---那不是我的内裤么,怎地在这里,看来昨夜定是疯狂的一夜。”

????咚咚咚!

????突然响起的一阵敲门声,还把李奇吓了一跳。心里有些发虚,道:“是谁?”

????“副帅,是我。”

????外面传来马桥的声音。

????李奇长出一口气,随即大怒,狗日的家伙,老子昨日被迷奸了。他娘的这保镖是怎么当的。嚷道:“先等下。”随即穿好衣服,洗漱完后,打开门来,见马桥那厮一脸贼笑的望着自己,咬着牙道:“你笑甚么?”

????马桥嘿嘿道:“副帅,你昨夜睡的怎么样?”

????李奇沉声道:“你不是说有你在,别人伤不了我么。可是---可是昨晚我却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你怎么办事的啊?”

????最宝贵的东西?马桥先是一愣,随即恍然大悟,纳闷道:“此话应该是女人说才对呀。”

????李奇斜眼一挑,道:“你几个意思?”

????马桥挠挠头道:“副帅,此事你真不能怪我。”

????李奇气急道:“难道还怪我么?你可知我昨日被她摧残了多少遍么。”

????摧残?马桥登时倒抽一口冷气,随即讪讪道:“副帅,你真的错怪我了,昨夜我躺在---站在门前,听到屋内忽然动静。开口询问,你又不答我,于是我便想破门而入,正巧郓王殿下来了,他听后就让我别管。还说跟咱解释了一遍,不过咱还是一直站在门前,没有离开过。”

????是我的话,我也不会离开呀。狗日的,又是赵楷那王八蛋。李奇哼道:“我瞧你这么精神,应该是睡了一晚上才是吧。”

????马桥撇了下嘴道:“我倒是想睡,可你们动静这么大,我哪里睡得着。”

????这家伙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李奇老脸一红,轻咳一声,有些心虚道:“你可见到她?”

????马桥错愕道:“谁?”

????李奇瞪了他一眼,道:“就是那女人啊。”

????马桥哦了一声,道:“前不久那鸟人带人将她带走了。”

????“你为何不叫醒我?”

????“是那女人让我别叫醒你的。”

????“看来你是除了我的话以外,谁的话都听。”李奇一翻白眼,叹了口气,又道:“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

????马桥微微一怔,忙道:“哦,那纥石烈勃赫来了,说要见你,如今在正在前院里。”

????“靠。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地不早说。”

????李奇猛地瞪了马桥一眼,然后快步朝着前院行去,心里却在嘀咕,他来就是因为耶律骨欲还是谈判的事呢?

????来到前院,里面除了几个下人以外就纥石烈勃赫一人,李奇走上前拱手道:“纥石烈先生,让你久等了,真是抱歉。”

????纥石烈勃赫哈哈道:“官燕使客气了。”

????二人寒暄片刻,李奇问道:“纥石烈先生此番前来可是为了那天下无双的事宜?”他见赵良嗣不在,自然以为纥石烈勃赫不是为公事而来。

????“这倒只是其次。”纥石烈勃赫摆摆手,又道:“其实我今日是奉命前来。”

????李奇诧异道:“奉命前来?”

????纥石烈勃赫呵呵道:“你不用紧张,其实是皇上听闻你做的那什么奶油蛋糕很好吃,于是想趁着你如今在这里,想请你做上一道奶油蛋糕让皇上他尝尝鲜。”

????奶油蛋糕?李奇微微皱眉,道:“但是做奶油蛋糕需要许多材料,不是说做就能做的。”

????纥石烈勃赫呵呵道:“你需要什么只管吩咐便行了。”

????“那我至少需要筹备三日。”

????“无妨,无妨。”

????奇怪?这谈判都还未结束,阿骨打兄怎地忽然想起这奶油蛋糕来了,高人行事果然让人看不懂。李奇心中疑惑不已,但还是点头道:“行,我抓紧准备下。”

????此事谈完后,纥石烈勃赫又拿出一幅地图给李奇,二人就天下无双运送一事又再深入探讨了一遍,然后二人去了一趟铁匠铺,让人赶制一个烤箱出来。

????等到李奇回到驿馆时。已经傍晚了。

????今晚那女人还回来么?李奇躺在床上,双手枕着头,满肚子的疑惑,昨夜发生的一切仿佛就是一场梦,如今能替他解释这一切的也只有耶律骨欲了。

????过了一会儿。咚咚咚,期待了已久的敲门声终于响起来了。

????李奇反射性的跳下床来,迫不及待走上前将门打开来,只见马桥站在门前怪异的呵呵一笑,然后让到一旁。

????果然,那龟公又在带着耶律骨欲来了。而耶律骨欲此时却是低着头,似乎有些害怕面对李奇。

????李奇不等那龟公说话,手朝着耶律骨欲一指道:“你进来。”

????用得着这么着急么吗?马桥惊讶的望了李奇一眼。

????那龟公露出一脸淫笑,赶紧让人将耶律骨欲脚下的镣铐打开来。

????耶律骨欲还犹豫了一下,才进到屋内。

????李奇将门一关,坐在床上。怒瞪耶律骨欲一眼,开门见山道:“你昨夜为何那么做?”

????耶律骨欲沉默片刻,抬起头来,道:“对不起大人。”

????“别说这些,我想要一个解释。”李奇哼道。

????耶律骨欲黛眉轻皱,道:“原因我昨夜已经说过了,我想大人救我出去。”

????李奇双手一摊。郁闷道:“我也已经说过了,我帮不了你,你这分明就是在故意为难我呀。”

????耶律骨欲忽然激动道:“只要大人愿意帮我,就一定能帮我。”

????李奇被这妞气的都快抓狂了,怒极反笑道:“好好好,那你告诉我,我怎么帮你?”

????耶律骨欲深呼吸一口气,缓缓道:“昨日下午有一个狗官来到浣衣院命我前来伺候你,我当时不愿,他又说他们皇帝挺看重大人。只要我能伺候好大人,就将我送给大人你。”

????李奇无语道:“就只是这样?”

????耶律骨欲点了下头。

????李奇感觉自己快疯了,气急道:“你脑子是不是坏了,别人随口一句话他就信了,万一他坑---骗你的。又或者我讨厌你,你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耶律骨欲坚决道:“只要有一线生机我都要试一下,反正留在这里我也是生不如死,迟早也会给他们糟蹋。”

????她说的也有些道理。李奇叹了口气,语气缓和了几分,道:“就算是这样,你也可以跟我明言,或许我会答应你,至少用不着迷---迷晕我呀,你一个人享受,这忒也不公平了。”

????什么我一个人享受?耶律骨欲脸上微红,但是语气却是十分坚决,道:“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一旦他们将我押往上京,那我就再也不可能逃出来了,所以我---我才会那么做,冒犯之处,还请大人见谅。”

????最后的机会?李奇神色一愣,皱眉瞥了眼耶律骨欲,讪讪道:“其实---其实是我占了便宜才是。”顿了顿,他显得有些犹豫,道:“耶律姑娘---。”

????“大人叫我骨欲就行了。”

????李奇想想也对,两人都有了最深沉次的交流,叫耶律姑娘是有些见外了,道:“骨欲,这么跟你说吧,假如你说的是真的,到时我可以答允收下你。但是,假如那人是骗你的,我真的也没有办法带你走,毕竟你的身份很特殊,希望你也能明白我的苦衷。”

????不可否认,耶律骨欲的确给了李奇一种很特别的感觉,但是还没有到那种能为了她能够不顾一切的地步,毕竟她不是白浅诺,不是季红奴,二人根本就没有什么感情。

????耶律骨欲颔首道:“骨欲明白,即便大人没能带我走,我也不会后悔,更加不会怪大人。”

????李奇嗯了一声,转移话题道:“对了,你昨夜是用什么什么香迷晕我的?”

????耶律骨欲只感脸上一阵发烧,道:“幽云香。”

????李奇小声念了一遍,问道:“这也是他们送给你来对付我的?”

????耶律骨欲摇摇头道:“其实是他们用来对付我的。”

????李奇啊了一声,道:“那你---。”说到这里,他脸色显得有些怪异。

????耶律骨欲见面色怪异,立刻反应了过来,忙道:“大人请放心。我这身子除了我丈夫以外,就---就大人你看过,这幽云香如今对我一点用都没有。”

????李奇好奇道:“哦?难道这幽云香只对男人有效?”

????耶律骨欲摇了摇头,眼中一片凄然。

????“难道你事先服了解药。”

????“也可以这么说。”耶律骨欲说着忽然缓缓抓着右边的裙边,缓缓拉起。

????她又想故技重施?李奇一时间心里很是挣扎。究竟是否该拒绝呢?但是当耶律骨欲将裙子提到大腿以上时,只见在她的右大腿外侧有一块圆锥形疤痕,很深,像似发髻造成的,让人看得是触目惊心。

????耶律骨欲道:“对付这幽云香唯有的办法就是疼痛,只有疼痛才会让自己变的清醒。自从那次以后,这幽云香对我便无用了。”

????天啊!这女人到底是怎样挺过来的。李奇将头撇了过去,不忍再看,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何她会牺牲如此大的代价,也要逃离这里。转移话题道:“那你昨天是什么时候对我用了这幽云香?”

????耶律骨欲道:“我是先将幽云香涂在身子上。”

????李奇一呆,苦笑道:“你这计策真是太精妙了。我算是服了。对了,你今日没有再涂吧。”

????耶律骨欲摇摇头。

????“不行,我得检查一下。”

????清醒的时候上是一回事,被迷晕了再上又是另一回事,李奇不得不谨慎处理,他说着就把脸凑了过去,准备检查检查。

????可是。当李奇的脸凑过去时,耶律骨欲忽然面色大变,瞳孔紧缩,惊叫一声,抬腿就是一脚踢去,砰地一声,听得一声闷哼。只见李奇捂住胸口蹲了下来,痛的都快说出不话来了,脸都涨成紫红色了,日...这女人的力气咋这么大。

????“对不起。对不起。”耶律骨欲这脚刚出,登时又是一脸慌张,正准备上前扶起李奇。

????忽听得轰的一巨响,门从外面被人踢开来。

????只见马桥站在门前虎躯一震,大喝道:“住手。”

????“我---。”

????马桥见李奇都快趴在地上了。哪里还给耶律骨欲解释的机会,右脚飞起,将面前一个凳子踢向耶律骨欲。

????耶律骨欲见自己无意伤了自己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心中登时万念俱灰,怨气愤怒委屈瞬间爆发了出来,面色变得狰狞起来,通红的双目厉色一闪,右脚高抬,一个劈腿,啪的一声,那凳子立刻变成四分五裂。怒视着马桥,仿佛要与其同归于尽一般。

????这若是换做他人,或许还会感到一丝的胆怯,但是马桥可是一个二愣子,见她如此嚣张,登时恼羞成怒,一个小碎步,冲上前,左掌横撇过去。

????耶律骨欲身子一低,顺势左腿扫出,攻向马桥的下盘。

????马桥纵身跃起,双拳猛然击下。

????耶律骨欲没有想到这人的身手竟然能恁地迅速,头上袭来一阵强劲的拳风,深知这一拳用手是挡不下来,灵机一动身体向后倒去,大喝一声,双脚向上直踢。

????砰。

????耶律骨欲质感双腿一阵酸麻,心中是叫苦不迭,但也强忍着一口气,体内的潜能已经被愤怒给激发出来了,一个鲤鱼打挺,起身就直接冲向李奇,眼中却尽是绝望。

????马桥见这女人竟然能挡住他这一击,心中惊讶无比,虽然他没有使劲全力,但是除了他师妹以外,还从来没有女人能够挡住他这一击,即便是男人也少。身子一斜,闪躲过去,右手倏然探出,抓住耶律骨欲的后领,左拳扬起。

????耶律骨欲身子仿佛一下子定住,没有任何抵抗,似乎在等待马桥这一拳。

????死对她而言或许真是一种解脱。

????“马桥,住手。”

????就在此时,李奇忽然捂住胸口站了起来。

????马桥一愣,收起拳来,对待这么一个可怜的女子,他哪里能下的了手,松开耶律骨欲,忙走上前,关切道:“副帅,你没有事吧?”

????日。当然有事呀,疼死我了。李奇直起腰板,反正踢都踢了,如今说什么也得打肿脸充胖子,道:“我这么强壮的男人岂会轻易被人打倒。那只不过是挠痒痒罢了---咳咳咳。”

????马桥见李奇一脸痛苦,眼神变得有些迷茫了。

????耶律骨欲见李奇出声阻止马桥,心中又燃起了一丝希望,忙道:“大人,对不起。我绝不是故意,方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说到后面,语音变得哽咽起来。

????李奇摆摆手道:“你不用再说,我明白,是我太莽撞了。不过你这一脚倒也踢醒我了。”可以想象的到,耶律骨欲在这里的日子是如何熬过来的。她有这种反应也在情理之中。李奇说着又朝着马桥道:“马桥,你先出去。”

????马桥担心道:“这---。”

????李奇笑道:“放心吧,有你在这,她如何敢乱来,方才那只是一个误会,你先出去吧。”

????“原来是一个误会。我还当会有这么大的胆子竟敢在我眼皮子底下作祟。”马桥骄傲的点了下头,道:“那行,我就先出去了。”

????这家伙什么时候才会知道天外有天的道理呀。李奇心里暗叹一声,点了点头。

????马桥怒视了耶律骨欲一眼,威慑她一下,然后才转背出去了。

????李奇缓缓坐在床上,略微喘着气。瞧了眼耶律骨欲,见其一脸忐忑之色,微微一笑,道:“放心吧,我真的没有怪你,而且我很理解你刚才那一脚。”说着他拍了拍自己边上的位子笑道:“坐。”

????耶律骨欲一愣,面色显得有些犹豫。

????李奇笑道:“怎么?你昨夜那么疯狂,今日怎地又如此害羞了。”

????耶律骨欲想起昨夜那些画面,登时满脸通红,但还是走了过去坐在了李奇身边。

????李奇嗅了两下。见她身上没有了那种奇香,这才放下心来。

????这一小动作并没有逃过耶律骨欲的双眼,嘴角扯动了几下,险些笑了出来,小声问道:“大人。你方才说我刚才那一脚踢醒了你,是什么意思?”

????李奇呵呵笑道:“你难道不觉得这件事很奇怪吗?这燕京城内什么女人没有,为何会偏偏选中你来伺候我。而且你想想看,你在这里可没有少犯错误,甚至屡屡伤人,若是金国皇帝很看重我,他还会派你来伺候我么?是,你长的的确是漂亮,但是我相信金国皇帝也不会冒这个险,万一你真的伤了我,就像现在这样,那他岂不是得不偿失。”

????耶律骨欲眉头紧锁,沉思半响,忽然眼眶一红,哽咽道:“那---那他们岂不是骗我的,我---我是不是不可能跟大人离开了。”

????李奇摇摇头道:“不,恰恰相反,他们一定会让你跟我走的。”

????耶律骨欲又是一呆,错愕道:“这是为何?”

????李奇叹了口气,道:“因为----如今的你就仿佛是一颗危险的种子,你心中不仅痛恨金国,而且还痛恨我大宋,更为可怕的是你心里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报仇,这你不用否认,我是你,我也会这样想。”

????顿了顿他又继续说道:“假如我带你回大宋,那无疑是一次大冒险,因为怨恨已经在你心里萌芽,一旦你做出丝毫偏差的事,你身边的人必将会受到牵连,而宋辽金三国的之间的关系又十分复杂,其中利害关系相信你比我更加清楚。”

????耶律骨欲没有否认,黛眉轻皱道:“如此说来,这是有人故意为之?”

????李奇点头道:“不错,很明显是有人想把你这颗危险的种子埋在我身边,辽国已经不可能死灰复燃了,他们也根本不用顾忌你,你对他们的作用也仅仅就是一个女人罢了,就算你没有连累我,他们也不只不过是失去了一个女婢罢了,但是若是如我前面所说,那他们可就大赚了,这就是以小博大,换做任何人,估计他都会这么做的。咳咳咳,不过你的力气还真大,要是你刚刚那一脚踢死我了,那他们可就笑歪嘴了。”

????耶律骨欲见李奇脸上痛楚不像是装出来的,满脸歉意,伸出手来。

????李奇面色一紧,闪躲开来,紧张道:“你想干什么?”

????耶律骨欲羞涩道:“我来帮你揉吧。”

????咦?这倒是一个不错的注意。李奇点点头道:“那行吧,不过你可得轻点哦。”

????耶律骨欲嗯了一声,柔荑直接穿过李奇的衣裳,李奇只感觉胸口传来一丝冰凉,不禁吸了一口冷气,享受道:“真是舒服,可以稍微再大力一点,对对对,就是这样,哦---买噶地。”

????耶律骨欲听到李奇的呻吟,耳根都红了,偷偷瞥了眼李奇,暗道,这人真是让人看不懂,方才还一番正经,分析的头头是道,如今却又像一个浪荡公子,到底那一个才是真正的他。她想到此处,心中忽然生出几分怯意来。

????或许未知才是最让人害怕的。

????“大人,安排这一切的人可是大人的仇人?”

????“仇人倒也谈不上,我以为对手更加合适。”

????言下之意,无非就是告诉耶律骨欲他知道是谁人安排的。但是他没有明说,耶律骨欲也不敢多问。

????“那---那大人还会带我走吗?”

????耶律骨欲挣扎了许久,才忐忑的问出这句话来,或许是她心里十分害怕,所以她轻轻将头靠在了李奇的肩上,静待李奇的答案。

????李奇呵呵一笑,一手搂住她胳膊,自信道:“他们若敢送,那我便敢要。都说温柔乡是英雄冢,但是他们并不知道我李奇是美人冢。”

????此话一出,耶律骨欲绷紧的身体一下子软了下来,瘫倒在李奇怀里,娇喘吁吁,一双美目含着泪水怔怔望着李奇,不知是喜还是羞。

????李奇低下头来,四目相对,心中一荡,片刻,他忽然一笑,拍了拍她还伸在自己怀里的柔荑,笑道:“你肯定很久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了吧,今晚就好好睡上一觉吧。”

????耶律骨欲微微一怔,眸中泪光盈动,低头道:“谢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365bet体育注册_365bet那个是真的_365bet官网在哪,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今天两章一起发。。。求365bet体育注册_365bet那个是真的_365bet官网在哪。求推荐。。。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